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嫁给昏迷的世子之后+番外 作者:满天猩

时间:2019-03-13 19:38标签: 宫廷侯爵 甜文
文案: 路尹尹重生了。 她这回选了侯府那个昏迷在床迟迟不醒的世子。路尹尹看着昏迷在床上的俊俏少年郎,狠狠吻了上去,与他在大婚当日圆 原以为他躺着什么都不知道,自己反正时日无多,纵情享乐也就享了。 然而第二日她听到太医说,世子好似受了刺激,恢复
文案:
      路尹尹重生了。
      她这回选了侯府那个昏迷在床迟迟不醒的世子。路尹尹看着昏迷在床上的俊俏少年郎,狠狠吻了上去,与他在大婚当日圆
      原以为他躺着什么都不知道,自己反正时日无多,纵情享乐也就享了。
      然而第二日她听到太医说,“世子好似受了刺激,恢复得快多了。世子妃莫担忧,世子其实什么都知道,他听得到,感觉得到,你寸步不离地照顾他,他都记在心里呢!”
      路尹尹笑容呆滞,“是,是吗?”
      “控制不住寄几”的路府大小姐x傲娇武力值MAX世子爷
      架空言情,通篇胡扯,请考据党放过我。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路尹尹 ┃ 配角:禁止人身攻击 ┃ 其它:
     第1章 忍无可忍
 
      1.3  
      天色渐渐地黑了下去,房内寂静无人。
      路尹尹正在摸黑涂抹药膏,房间内她连个蜡烛都不敢点。
      外面突然传来一个人的脚步声,她吓得手一哆嗦,装着药膏的白瓷瓶“嘭”地一声落地碎了。
      外面那人脚步顿了顿,接着步伐加快,脚步声一声大过一声,摆明了是要来兴师问罪。
      “奴婢见过瑞王殿下。”那脚步声顿在门口,只听得一翠翠生生的声音给他请安。
      路尹尹又惊又惧,她靠在床脚,惊恐地看着门口,不敢出声。房间内只听得到她沉重的呼吸声,而她自己,还能听得到她急促的心跳声。
      “咚--咚--”路尹尹按住自己的胸口,可她的手也在发抖。
      借着月光,能看清楚她秀丽的脸庞,她的杏眼又亮又有神,嘴唇粉粉嫩嫩,可她此时额头上有不少的汗珠,眼睛更是死死地盯着门框,像是被猛兽盯上的猎物,她又是害怕又是惊恐。
      “翠儿,几日不见,你是越发娇俏了。”瑞王在门口与那丫鬟搭话,他的腰间若有若无地扫过翠儿的胸脯,说话的语气也是勾人心魄。
      瑞王李赐哲,生得一副纨绔子弟的皮囊,又痞又俊的样貌勾得京城中不少闺秀茶饭不思。他属于那种初见时便能使人眼前一亮的公子哥,头一次见他的人都说他是真真的人中龙凤,光光是样貌,就能在京城中作为不少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被瑞王这样看着,丫鬟翠儿有点飘飘然了,她故作娇羞,扭了扭身子,娇嗔道,“殿下~路姑娘好难伺候嘛!又不让人碰又脾气大,奴婢可真是花了心思伺候她,她都不带看奴婢一眼的!”
      “翠儿。”李赐哲的手摸上她的脸颊,勾着她的下巴,靠近道,“你是两天前王管家才买进府的?”
      “嗯,奴婢是头一道被买进来做丫鬟…还…还是清白之身!”她涨红着脸蛋,往李赐哲那边凑了凑。
      听着外面一男一女的交谈声,路尹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捂住了耳朵。
      果然,接下来就是“嘭!”地一声闷响,翠儿的头被瑞王按在了墙上,狠狠地砸了上去。
      房内的路尹尹身子被吓得一哆嗦,手不小心碰到了白瓷瓶的碎片上,暗红的小血珠就从手心上冒了出来。
      李赐哲狠辣地捏着翠儿的脖子,将她拎了起来,不顾着翠儿的呼喊,笑的又癫狂又疯魔,“贱人,你以为自己是谁,本王眼珠子瞎穿了才看得上你,死一边去!”
      他将翠儿狠狠甩在地上,接着便一脚踹开路尹尹的门,怒吼着,“人呢!死了吗!连个蜡烛也不点!”他一脚踢翻椅子,在房内推推踩踩,终于他踢到了路尹尹的脚。
      “哟,在这儿呢?躲本王干什么,本王又不会吃了你。”他一把拎起路尹尹,把她按压窗户旁,接着月光,他用手指划过路尹尹的脸颊,叹了句,“美人就是美人,脸上这么多伤还这么楚楚动人,你可让本王怎么下得去手。”
      路尹尹不敢动,只能闭着眼睛。可她鼻尖闻到了一股酒味,这下路尹尹的心凉了半截,果然瑞王接下来就按着她的脑袋,又将她狠狠按在桌上。
      “路尹尹,你和外面那个小翠是一个货色,只想着攀上我的荣华富贵一步登天,贱人!”他的酒气越发大了,路尹尹身上有红红紫紫的淤青,眼下怕是又要添新伤。
      瑞王又是狠狠将她一推,路尹尹被她推到在了地上,正是刚才瓷瓶碎裂的位置,她被推得一头压在碎片上,额头上又多出了新的血珠。
      “喂,你知道本王今日为何饮酒吗?你的妹妹,今日嫁人了,请本王去喝酒。路远难那个老东西,居然把你妹妹嫁给太子!他是看着本王过得不顺遂,索性站到太子那一边去了吗?!”
      瑞王随手扔了个花瓶砸向路尹尹,还好她眼疾手快在地上滚了一圈,没砸到她。
      李赐哲迷迷糊糊的,又过来捏着她的头发,道,“你也是个可怜人,两年前我势头正好,你爹非要将你塞给我,现在太子如日中天,你爹又嫁一个女儿给太子,无论我们谁做皇帝他都是国丈爷,打的一手好算盘啊!”
      “你知道你爹方才说了什么吗?他说你活不过十八!今日不就是你十八生辰?!”瑞王捏着她的脖子,“你这个药罐子,看着病恹恹的,本王看着就来气!”
      路尹尹浑身一颤,双手捶打他的手臂,想让他松开自己的脖子。
      “哟,还敢反抗?”李赐哲又要加大手上的力度,路尹尹眼见着就要被他掐死,强烈的求生欲使她奋力挣扎,双腿不停踢动。头一次,她对着李赐哲,拔出头上的银簪,哆嗦着一把将它赐向瑞王胸口。
      她又狠又快,可惜力道太弱,簪子没c-h-a进去多深,就被李赐哲一把拔了出来,他反手就是一个耳光,骂到,“贱人!谁给你胆子刺杀本王!”
      “是你逼我的!”
      往常路尹尹总是软弱不堪,可今日她反而一反常态,只见她点上蜡烛,将烛火放在他们两人之间,双方的面容都被对方看得一清二楚。
      路尹尹脸上遍布淤青,她罕见地穿了一身大红色的罗裙,往日向来淡妆的脸上如今涂抹上的厚厚的脂粉。可在淤青的衬托下,她的脸只显得更加惨白且渗人。
      “我活不过十八,不只是路远难知道,路家上上下下包括嘟嘟都知道!李赐哲,你个疯子!除了打人,你就是个一无是处的窝囊废!”路尹尹说话几乎是声嘶力竭,她藏在袖子里的左手在不住地发抖,可她依旧挺直腰身,让人看不出半分不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