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仙人球娘娘不好惹 作者:春深君

时间:2019-03-11 21:00标签: 宫廷侯爵 宫斗
一句话文案: 匡越:你竟然教唆别的女人来攻掠朕?你不知道朕的心很小,能塞下你就不错了吗? 虞幼白:乖,s_ao话回家说(拎走) 正常版文案: 作为一株被渴死的仙人球,这次脸真是丢大了。 老天可能是觉得她死的有点太憋屈,竟然给她换了个人身。 还是个小
一句话文案:
匡越:你竟然教唆别的女人来攻掠朕?你不知道朕的心很小,能塞下你就不错了吗?
虞幼白:乖,s_ao话回家说(拎走)
 
正常版文案:
作为一株被渴死的仙人球,这次脸真是丢大了。
老天可能是觉得她死的有点太憋屈,竟然给她换了个人身。
还是个小美人!等等,这是传说中恶毒女配的剧本?!
可是,做一个安静喝水平静吃瓜的美女子不好吗?
小美人虞幼白自此开始了自己后宫的狂喝水,闲吃瓜人生。
别人争宠,她喝水;别人宫斗,她喝水。
成为虞幼白的第一日,多喝水。
受到皇上匡越青睐的第一日,多喝水。
等到女主将整个后宫和皇上的心,尽握手中时,“阿越,给我倒杯水”
匡越:哼,女人,朕不要面子的吗?(危险的靠近)……说,加不加蜂蜜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宫斗
搜索关键字:主角:女主:虞幼白、男主:匡越 ┃ 配角:…… ┃ 其它:不想当皇后的仙人球不是好娘娘
 
 
第1章 (捉虫)
 
“成何体统!速速将你家娘娘扶起来!”御花园中,气急败坏的成康帝匡越,看着正撅着屁股蒙头往土里钻的女人,脸上红一阵儿白一阵儿难看的紧。
 
  这是虞幼白眼瞧着自己失宠,想出的新苦r_ou_计吗?
 
  他匡越平生最见不得这些蝇营狗苟的东西,这个女人看来是真的无药可救了。
 
  “娘娘,您快出来吧,娘娘——”
 
  羽书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正在感受泥土芬芳的虞幼白猛然肩膀一抖,目光有一瞬的呆滞。对了,她现在好像是个人。
 
  捏了捏自己温热的手臂,没错。
 
  酝酿了一下,虞幼白讪讪的从土坑里退出来,故作淡定的拍了拍身上的土,还冲着一脸y-in沉的匡越摆了摆手,咧着嘴笑了一下,“我没事,没事”。
 
  谁管你有事没事?冷哼一声,匡越懒得跟她废话,一个眼神示意,两旁的宫人突然上前,将虞幼白架住。
 
  “怎……怎么?”
 
  “虞常在身为后妃,御前失仪,罚你禁足一月,往后无朕旨意,不得再出现在朕的眼前。”
 
  说完这番话,满以为虞幼白会像往常一样泪眼朦胧,觍着脸求宽恕。但是这次,待匡越转过脸,看到的却是虞幼白一脸受用的表情,竟然还虚伪的点了点头。
 
  呵,欲擒故纵,此等雕虫小技,他七岁时就能运用自如了,真是班门弄斧不自知,蠢妇。一甩衣袖,匡越身后的銮驾也随着暴怒的皇帝陛下退出了御花园。
 
  “娘娘,怎么办,这次皇上怕是真的生气了。”
 
  “他还假生气过?”
 
  “娘娘——”
 
  羽书无奈的上前扶住她家娘娘的手,“我们自会回去,就不劳公公们了。”
 
  身为虞幼白身边最为得力的大宫女,羽书虽然随着主子落难了,但是气势上还是半分不输人的。
 
  那几名太监互相瞅了几眼,虽说脸色为难的往后退了几步,但是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怕是要亲眼看见她与她家娘娘踏进关雎宫的大门才算完。
 
  “你听说了吗?前几日关雎宫那位,又想出新招儿来吸引皇上的注意,但是没想到这次还是昏招,把皇上气的拂袖而去,还下了永不召见的旨意,真是偷j-i不成蚀把米,啧啧啧”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当时我的小姐妹可是恰巧经过御花园,全都瞧见了,我跟你说……”
 
  这样的对话,在整个嘉国皇宫的各个角落中明目张胆的上演着。
 
  而她们口中的那位,此时正在关雎宫中毫无自觉的呼呼大睡。
 
  关雎宫,轻岚殿
 
  “娘娘,该用膳了”
 
  仿佛没有听见羽书的轻唤,虞幼白整个人继续缩在略有干硬的棉被中呼吸浅浅。
 
  “娘娘,您这是怎么了?”放下手中的托盘,羽书担心的拔开被子的一角。可别是又烧上了。
 
  “水,水呢?浇水……”
 
  “您说什么?”羽书也不知道自家娘娘到底是怎么了,自从那接连几日的高烧退了之后,她家娘娘说话就颠三倒四的,有时她都觉得陌生的很。而且她还总是做出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举动来,就像上次在御花园里,她竟然刨了个坑将自己的头埋了进去,现在阖宫上下谁人不知关雎宫的虞常在,为了让皇上多看她几眼,竟然想出在御花园中钻土坑的苦r_ou_计。
 
  只有她知道,她家主子平日里是最爱干净的,若是衣角上沾染上米粒大小的泥点子都要重新换衣。且更别提是在她家主子最为在意的皇上面前这般失仪了。
 
  因为她家娘娘先前做的那些事,皇上早就看她家娘娘不顺眼了,如今正好找到一个由头发落。
 
  先前只是位份被降成了答应,如今是直接连皇上的面都见不到了。这可如何是好,满面的惆怅,羽书拿起青瓷杯子,往里面倒了些茶水。
 
  “娘娘,这是水”
 
  听到羽书的几声轻唤,被子中的人儿才缓缓的探出头来。一张素面朝天的脸,因为最近这段时日病中过度消瘦,本来就巴掌大的脸,双颊又陷进去几分。
 
  加上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子颓唐的气息。但饶是如此,也难以掩盖她的骨子里散发的风华。
 
  她双目骨碌碌的转着,眼中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小巧挺拔的鼻尖上一颗小小的朱砂痣静静的趴在那里。但嘴唇因为缺水,有些干裂发白。
 
  待她看到羽书手上的水时,眼中顿时j-i,ng光大盛,整个人的光彩与刚刚那个邋遢无神的女子判若两人。
 
  “快,拿,拿过来”
 
  对于能够说话,女人显然还有些不能适应,确切的说,对于如何做一个人,她还有些不太适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