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造反不如谈恋爱+番外(下)作者:赵十一月

时间:2019-02-20 19:34标签: 甜文 爽文
设置粥棚等赈灾抚民....... 孟其昌能到这个位置,便是撇开心计城府不论,单说口才也是极好的。且他昨日里便熬了半宿打腹稿,这时候说起事情来也是有条有理,处处都有依据凭证,还真是寻不出半点的错漏来。 反正,太子是没听出什么错漏,听着孟其昌手底下安排
设置粥棚等赈灾抚民.......
  孟其昌能到这个位置,便是撇开心计城府不论,单说口才也是极好的。且他昨日里便熬了半宿打腹稿,这时候说起事情来也是有条有理,处处都有依据凭证,还真是寻不出半点的错漏来。
  反正,太子是没听出什么错漏,听着孟其昌手底下安排的井井有条,他也不由露出笑容,赞了孟其昌一句:“倒是有心了。”
  孟其昌见状,越发觉得这位太子殿下是个好糊弄的,紧接着便道:“底下粥棚今儿也是开着的,那些灾民虽是背井离乡可如今也得安饱,无不称颂圣恩。殿下若是有闲,倒可出去走一走,听一听底下的民声,待得来日回京也能与陛下转达一二。”
  这话果是正好说到了太子心头——他其实就是来走个过场,按着傅修齐的话来说那就是:出席一下慈善晚宴,刷一刷脸和名声。不过,若是能就地见上几个灾民说上几句话,等回朝与皇帝说起来自然也有话题,显得自己是出过力、用过心的。
  孟其昌这头主动递了梯子,太子心里不由暗赞了一声:果然是个知事的。
  太子心里满意了,面上也不由露出笑容,这便要就着梯子点头应下,忽而听得门外传来淡淡的女声——
  “总督大人劝皇兄听听民声,也不知自己可是听了?”
  厅中原就静的很,此时忽而听见这声音,诸人都不由顺着声音抬眼看向门外,心里亦是极诧异的:因着今日几位大人同来与太子请安说事,门外还守着许多侍卫,按理来说这个时候是不该有人能闯进来的。
  那女声颇是脆嫩悦耳,好似玉石相击,犹如清涧泉声。诸人闻声便知对方年纪应是不大,待得抬眼去看,果是看见门口处有一个穿着翠色衫裙的女孩,正快步往这里走来。
  那女孩头上梳着鸦黑双髻,一张小脸本就白莹莹的,此时被鸦黑的鬓发与身上的翠色衫子一衬,更显雪白娇嫩,几乎胜过了春日翠枝上的雪色花苞。她生得也好看,五官秀美,形貌可爱,尤其是一双水眸,乌黑明亮好似会说话一般。
  只是,此时她一张小脸却似凝霜,抬眸看向孟其昌时,目光更是冷彻至极,犹有肃杀之气,仿佛是和孟其昌有什么大仇似的。
  太子先认出了人,见对方这样直接闯进来还贸然c-h-a嘴政事,难免觉得自己面上挂不住,面色也冷了下来,不免斥了一声:“皎皎!”又道,“你若有事,令人进来通传一声便是了,怎么可以这么直接闯进来!”
  诸人见着是个小女孩,心里也已有了几分底:这约莫就是早前传闻,随太子一起出来的二公主了。如今听得太子开口,果是如心里猜到的那样。
  姬月白咬了咬牙,勉强压下心里的不快,还是先上前去,低头与太子见了礼,嘴上语气还是略软了一些:“我是有事要来与皇兄说,心里有些急,一时脚快便没叫人通传了。”
  太子见妹妹服软,略缓了一口气,随即又想起姬月白适才的言语无礼,紧接着便道:“你这一大早的是打哪儿来,竟是一肚子的y-in阳怪气——孟大人原也是在这儿好好说着话,偏你一进来就这样夹枪带棍的?还不快与孟总督道个歉。”
  孟其昌哪里敢叫公主给他道歉,连忙道:“殿下,殿下......实是不必了,公主想来也是一时情急......”
  姬月白听到孟其昌的声音,不由又抬起眼看了对方一眼。
  她水眸清透,黑白分明,清凌凌好似一汪寒泉,这样近乎冷漠的看着人,便好似往孟其昌的脸上浇了一捧的寒泉水,竟是叫人浑身一阵儿的透凉,不知怎的暗暗打了个寒噤。
  孟其昌立时便想起昨日下人来报的事情:对了,昨日二公主是出了门的,她该不会是在外头听到了什么.......想到此处,孟其昌面色虽是不变,可额上却已不觉浸出一层薄薄的细汗,越想越是汗涔涔的,只强自镇定的想着应对之策。
  就在此时,忽而听得姬月白一声笑——
  “我是该与孟总督道个歉,怎么能直接问他听没听底下民声呢?”她俏脸凝霜,一双乌眸凝睇着孟其昌,一字一句就像是磨刀一般,轻缓而又冷诮,“或者,我该问一问,孟总督明知道外头有那么多灾民惶惶无依、朝不保夕,夜里真能安眠?”
  不待孟其昌擦汗应声。
  姬月白却忽而又是一笑,这一笑间仿佛冰雪初融,天光乍现,叫人不由怔然。偏偏她口中吐出的字句却更胜过了霜锋冰刃:“哦,看孟总督这眼下乌青,想来也是没睡好?”
  孟其昌几乎被姬月白堵得说不出话来,心里却是又气又恼 :他眼下就算有乌青,那也是昨夜里筹备应对太子,熬夜熬出来的,哪里就是这位二公主说的这样了?!好在,似孟其昌这样宦海沉浮多年的人,便是气恼也不过是一瞬而已,他很快便又回顾神来,思量着要如何应对。
  要说起来,孟其昌还真是个能人。他自是不敢与姬月白这位公主硬顶着,索性便一撩袍角,推金山倒玉柱的跪倒在太子面前,竟是半点也不怕在这些个同僚面前丢脸。
  他话未出口一双老眼便已红了竟是未语先泣,哽咽着与太子说道:“殿下,公主说的那些事,老臣实是半点也不知道.......”说到这里,不由又滚下泪来,“公主这样说,臣都不知该从何辩起了。“
  太子本就有些个吃软不吃硬,心里不喜欢姬月白这出场方式,再看姬月白这咄咄逼人的模样,更是不喜。故而,此时看见老臣跪倒在地,泣泪横流,不由也是软了心肠,当即便要伸手去扶孟其昌起来,口上道:“孟大人还是起来说话。皎皎她,她也是........”
  太子见孟其昌一把年纪还哭得这样可怜,再看看自家这个板着脸“死不悔改”的妹妹,简直都没脸替自家妹妹开脱,直接便侧过头去与姬月白道:“你先下去。”
  其实,若依太子心意,他倒是有心要叫姬月白给孟其昌道个歉——自家这个小妹妹简直是叫皇帝给惯坏了,平日里就颇有些个娇蛮任性,今日更是半点规矩也不懂。
  可,看姬月白现今这一戳就炸模样,跟前又站着好些个大臣,太子也怕再惹出什么事来.......所以,他也不耐烦当着这些人的面强压姬月白,只想着先把姬月白打发了回去,安抚了孟其昌这位老臣,回头再教训姬月白便是了。
  偏偏姬月白却是个半点不退的:“我说了,我是有急事要与皇兄说。”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只有一更了,给大家一个晚安的抱抱,早点休息mua! (*╯3╰)
 
 
  第128章 阳谋
 
  姬月白也不是不知道太子的脾气, 她选在这个时候,用这样近乎强硬无礼的方式出现在这里,正是因为她太了解太子的脾气了。
  虽然,太子平日里对左右态度平和,对成国公这些长辈颇为尊重,对张瑶琴这位发妻十分敬爱,对叶侧妃这些人也是体贴怜爱,可这都无法掩饰他的本质——他本质上就是个自私凉薄到极点的人。
  比如前世, 北蛮第二次入关, 都快打到京城了, 这位才登上皇位不久的新帝却从没想过天子守国门这样的事情,更不必提调兵遣将来抵御北蛮,他只一门心思的想着迁都南下, 送女求和.......从头到尾, 他就只想做一个粉饰太平的富贵天子, 不想与北蛮拼命, 不想管那些麻烦事, 更不愿意去做一个昃食宵衣的中兴之主。他只想把眼前的事情应付过去——哪怕国破家亡, 他也得享受到最后一刻。至于死后, 管他洪水滔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