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清宫:舒妃传(五)作者:萌律儿

时间:2019-02-20 10:44标签: 宠文 甜文
会没落下去的。 你笑什么?谷沃贺的眼神微红,觉得舒云的一起本该是她的。 我笑你们,连这些都没有弄清楚的,当年的事情,你们都没有听说过?近视觉得你们从老宅搬出来,就是委屈你们了?舒云觉得面前的母女真实好笑。 难道不是!谷沃贺的脸色y-in沉下来,舒
会没落下去的。
  “你笑什么?”谷沃贺的眼神微红,觉得舒云的一起本该是她的。
  “我笑你们,连这些都没有弄清楚的,当年的事情,你们都没有听说过?近视觉得你们从老宅搬出来,就是委屈你们了?”舒云觉得面前的母女真实好笑。
  “难道不是!”谷沃贺的脸色y-in沉下来,舒云怎么能强词夺理,“我们这次过来,和你说的事情,我相信你肯定能办到。”
  “不做,你们求得事情,我一律不会你会的,你们应该问问库伦,当年的事情到底是什么,真正的嫡脉是谁?”舒云冷笑起来。
  库伦夫人和谷沃贺连事情都没弄清楚,就前来找她。
  “你.....”库伦夫人听到舒云所说,心里担忧起来,难道,她真的是偏听偏信了?
  不!
  库伦夫人赶紧把心里不祥的预感压下去,库伦怎么可能与她说假话呢。
  “我看库伦应该没与你说实话,知道侧夫人为何得宠吗?”胤禛听了尹德赫的话,开始着手调查起来了,发现了库伦与其父做了不少的事情。
  当年,董鄂妃发上了尹德赫这一脉一样,顺治听了董鄂妃的挑唆,最终犯下了过错。
  “当年,我的玛法是舒舒觉罗氏的族长,由于像皇帝觐言,才被贬为了包衣旗,当然这里面有一人策划的,像当时受宠的董鄂氏来回,这个就是侧夫人的玛法。”舒云听到了胤禛调查的消息,整个人都不好了,“那时,你们这一脉还是庶支,为了家族的利益,能让十几口子嫡支被变为包衣,如今,我们没有对你们动手,已经算是客气了!”
  话音落下,库伦夫人和谷沃贺二人面面相觑,不敢相信舒云所说是真的。
  “不.....可能!”谷沃贺明白,舒云所说就是事实,她硬挺着后背,希望能让额娘反驳。
  “所以,我们家只是拿回了当年被算计的一切,玛法饮恨而终,我从小就被谷沃贺奚落,你们小人得志,现在,居然还想从我这里拿到什么好处?”舒云冷哼道。
  谷沃贺愕然了,自己享受的都是舒云本该得到的。
  “这些都是长辈们的事情了,现在,你亏欠的是我们,那些与我们有关吗?”库伦夫人听了,直接说着自己的委屈。
  舒云并没说话,坚定的看着面前的母女。
  “你们若是不服气,我手书一封,让阿玛和额娘来解决吧,毕竟,你是长辈,我没办法来处置您的!”舒云看了素言一眼,她就直接去了书房。
  片刻后,舒云从书房里出来,手里拿了一张信封,直接交给了张德胜,让其呆着母女去舒舒觉罗氏的府邸。
 
 
第489章 舒舒觉罗夫人的到访
  次日的下午,舒舒觉罗夫人递了牌子,从福晋那边请安后,才来到了舒云的院落。
  “额娘,你们昨日见到库伦夫人和谷沃贺了吗?”舒云的脸上露出了无奈。
  “嗯,你阿玛让我今日,无论如何都要见你一面!”舒舒觉罗夫人看着舒云,“这是你阿玛给你的信....”
  舒云拿着信,快速的看着,发现里面写着该如何来应变。
  “谷沃贺到底怎么了?为何突然与我感兴趣?”舒云觉得好奇怪,谷沃贺的自尊心很强悍,若是碰到了类似的事情,肯定不会出现在她的面前的。
  反常为妖!
  舒云琢磨了一晚上,还没弄明白,胤禛听了舒云的小抱怨,不厚道的笑起来,非说等到见到尹德赫父子,一定要帮着舒云问清楚。
  “大选的第二轮被撩牌子了,回到家里,不知道谁传出,他们一家得罪过四爷,买很多准备上门求亲的人,也纷纷却步了,有些更是准备观望起来。她出阁的事儿也就直接耽误了下来了。”舒舒觉罗夫人直接说道。
  舒云听了,犯了嘀咕:“谁会这么做?”
  舒舒觉罗夫人瞧着舒云略带迷茫的眼神,心里暗叹,四爷真的把她护着了。
  “不清楚,后来,他们与觉罗氏的人接触,说是能进了四爷府邸最好,若是进不了的话,也能别的府邸进的。”舒舒觉罗夫人对她们感到了懊恼,居然是想把舒云从宠妾的位置上拉下来。
  觉罗氏......
  舒云半眯着眼睛考虑着,若是没有预料错误,这一家子应该是福晋的母亲找的吧?
  “额娘,我对外面的消息不灵通,没有想到,会给家里惹了这么大的麻烦。”舒云的脸上挂着歉意的笑容,“爷那边我会说的,您就放心吧。”
  “好,舒云,你的身体怎么样?前段时间,听说四福晋又杖毙奴婢了,还大过年时候做的?”舒舒觉罗夫人看着殿内只有她们母女,压低了声音说道。
  舒云颔首:“只是略有惊吓,吃了袁御医的安神汤,感觉好了很多,现在,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
  舒舒觉罗夫人安心了:“以后,若是身体不舒服,需要什么样的药材,你可以直接让人传话回家,现在,我们都进京了,与你刚选秀进了四爷府邸时候不一样了。”
  “好,额娘,你没说,那母女二人被我送回去,不会一路上都在骂我吧?”舒云想听八卦了。
  舒舒觉罗夫人瞧着疏运的小模样,不仅乐呵起来,不论在外面,舒云的身份如何的改变,在她的面前,还是与以前一样,发现了好玩的事情,就恨不得刨根问底了。
  “是啊,一直在骂你!”舒舒觉罗夫人想起昨日的混乱场面,她都觉得头疼,幸亏,尹德赫父子在家,否则,她还真的不清楚该如何处理了。
  “额娘,那母女两人就这样,进府生怕我拒绝,居然给福晋递牌子。”舒云最讨厌这样的要写了,福晋与她不对盘。
  这对母女明显是想给她下马威,看来,谷沃贺的心思还真的不少呢。
  “什么?她们是直接递牌子去了四福晋哪里?”舒舒觉罗夫人恼火了,库伦夫人做法,不是让人说舒云的闲话吗?
  “对,而且福晋还让石榴说,库伦夫人是担忧我不见她们,所以,才递牌子去了福晋那里。”舒云觉得好笑,她凭什么见这两个人,她们的举动,让舒云不舒服了。
  舒舒觉罗夫人的脸色y-in沉下来,尹德赫还说,一定要问清楚舒云,那对母女是怎么进的了四爷的府邸的,尹德赫总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了,舒云不是招惹是非的。
  她接到了这对母女请安的消息,第一反应该是不见,而不是见面。
  即便,舒云不喜欢谷沃贺,希望能在她的面前摆谱。
  “阿玛如何与库伦说的?”舒云看着舒舒觉罗夫人,自家已经被库伦一脉毁的差不多了,现在,他们这一脉必须要重新建立威信,不论是在朝堂,还是在舒舒觉罗这一脉,他们都需要杀j-i儆猴。
  “还不是让他约束好自己的夫人和女儿,可被惹祸了,舒云,你和那对母女说什么了?她们看库伦的眼神,不像以前了?”舒舒觉罗夫人也好奇起来,只要库伦在,库伦夫人和谷沃贺都是一脸开心,昨日,她们母女的眼眸中,却没有了这一感情。
  “呵呵,只不过告诉给她们,当年的真相....”舒云乐呵起来,“她们被母女被觉罗氏的人迷惑,我还能不说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