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我总能找到更好的下任/美色撩人[快穿]+番外(下)作者:珊瑚树(6)

时间:2018-07-20 12:56标签: 甜文 快穿
侍女拿着衣服跟出来,看见展文宣立刻噤声,行了一礼默默退开。 时下民风开放,街上常有打马而过的贵族女子,还被文人墨客誉为京城一大胜景,念念些微的衣衫不整倒也算不得什么,至少远远没有她在姜嵃面前出格。 她
  侍女拿着衣服跟出来,看见展文宣立刻噤声,行了一礼默默退开。
  时下民风开放,街上常有打马而过的贵族女子,还被文人墨客誉为京城一大胜景,念念些微的衣衫不整倒也算不得什么,至少远远没有她在姜嵃面前出格。
  她歪着头笑,软软道:“展大人久等了。”
  展文宣眸光微闪,如果不是刚才侍女的话,他几乎不敢相信面前的女人是皇后。
  骆彤他见过不少次,但每次都妆容肃穆,j-i,ng致威严,高高在上,从没想过她私底下会是这个模样。
  展文宣见了礼,两人落座。
  侍女上了甜点,是念念叫厨房做的冰粉。
  念念一手撑着下颌,一手捏着勺子搅动冰粉,问:“展大人来此何事呀?”
  展文宣垂眸,盯着她葱段一般的手指看了两眼,移开视线,“陛下关心皇后娘娘,特地遣臣来探望,问问您何时回宫。”
  念念笑嘻嘻的道:“展大人何必骗我,姜宇平怕是巴不得我死在宫外,永远不会去的好。”
  展文宣:“您说笑了。”
  念念懒懒道:“我有没有说笑,展大人清楚。”
  勺子碰到瓷碗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不等展文宣回答,念念突然笑道:“展大人也想吃冰粉吗?”
  展文宣抬眸。
  念念看着他笑:“屋子里太热了是不是?喏,我还没吃,请你吃了。”
  展文宣抬眸看她,脸色微微泛红,他眼里闪过震惊,瞬间又变得冰冷。
  “你做了什么?!”
  房间内的侍女不知何时走了个干净,门窗也都关了起来。
  念念笑嘻嘻道:“展大人来我这里,无非是想问我和姜嵃有没有勾结对不对?其实我是想勾结的,可惜姜嵃不愿意配合,我只好找你了。”
  念念笑得兴致勃勃,靠近展文宣笑,“展大人,你愿意和我合作吗?”
  展文宣脑子里懵懵的,他再运筹帷幄,智计绝伦,也万万想不到皇后会给自己下药,而且还是……
  他有些难以启齿的想,还是……c-ui情药。
  “合作……什么?”他低着头不看念念,藏在桌子下的手攥得生疼,努力维持清醒。
  “我们生个孩子,以后让他当皇帝,你觉得怎么样?”
  !
  荒唐!
  他想要站起来,可惜身体发软,根本用不上力,那药不仅c-ui情,还能让人浑身无力。
  “皇后……这不可能……”他咬牙,盯着茶碗中起起伏伏的茶叶。
  他不看她,念念偏要让他看,伸手摸上他脸,他忍得太痛苦,额角青筋都绽了出来,双眼通红。
  念念依旧笑得无辜又明媚,她咬了一下下唇,笑嘻嘻道:“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女孩的手细腻柔软,带着微微的凉意,碰触到肌肤,舒服得他差点呻吟出声。
  他想……
  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展文宣悚然一惊,猛地后退,凳子哐当倒地,他跌到柔软的地毯上。
  念念走过去,蹲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当着他的面脱掉外衣,踢掉鞋子,露出一双雪白j-i,ng致的天足。
  他连忙闭上眼,却已经晚了,那双美得过分的脚像一根刺一样,刺入他心里。
  “这么用力。……手疼吗?”
  念念轻轻踩在他攥紧的手上,感受着足下的滚烫和颤抖,笑得像个小恶魔。
  先睡一觉,生米煮成熟饭,一切都好说。
  可惜姜嵃身边防范太多,她找不到机会,否则也用这个方式对付她的小皇叔了。
  念念趴到他耳边,用气音道:“展大人,别忍了,刚才你用什么样的眼神在看我,你知道吗?”
  展文宣心头猛地一跳,一时间万籁俱寂。
  念念低下头,含住他喉结,轻轻咬了一口。
  轰隆一声,晴天霹雳。
  下一秒,地上的男人猛地抓住她,翻身把她压到下面。
  动作中扯到桌布,茶盏落下,凉透的茶水全都浇到他头上。
  瞬间清醒。
  念念躺在地上,笑吟吟的看着他,软软道:“展大人,你要停下吗?”
  展文宣看了她两秒钟,低下头狠狠的亲了上去。
  房间内很快就响起暧昧的喘息和低吟。
  外面,侍卫和侍女远远的守着,不允许闲杂人等靠近。
  守卫都是跟着国公爷出生入死过的人,全都信得过。
  嬷嬷淳和守在门口,面无表情的听着里面的动静。
  自从知道他们家小姐在宫里受的委屈,看着骆彤长大的淳和就怒了,如果不是骆家的支持,姜宇平他凭什么坐那个位置,现在想卸磨杀驴,也得看他们骆家同不同意。
  不就是给皇帝戴了绿帽吗,呵呵,一个是倚重的肱骨之臣,一个是掌握着半个国家兵权的骆家独女,小皇帝能怎么办?
  受着!
  况且,说不定还能将展文宣拉拢过来,到时候……
  淳和站得腿都酸了,屋内才终于渐渐安静下来,她摸了摸鼻子,首辅大人看着文弱,没想到那方面的能力不可小觑啊。
  她招呼了人过来,叫人准备上热水,刚说完,屋子里又响起暧昧的声音。
  她默默的挥手让人退下,继续等。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切才终于结束。
  念念软软的躺在软榻上,累得要命。
  展文宣看起来文文弱弱,像个拿笔杆子的文人墨客,谁知道脱了衣服一身的腱子r_ou_,掌心一层薄茧,应该是握剑磨出来的。
  念念有些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君子六艺,好像还包括武艺。
  展文宣起身,看着念念一时无言以对,她身上到处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是他太激动,没控制到力道留下的。
  他不能把这一切归咎于药物,那杯水淋下来的时候,他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甚至药性解除之后,他依然还在继续。
  “臣……”
  他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天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毫无预兆,他甚至完全没有想过这种可能性……
  念念嗓子有些沙哑,软软道:“展大人帮我倒杯水吧。”
  展文宣红着脸披上外衣,去外间倒了杯水,看到她还没动过的甜点,也一并带了过去。
  进去的时候,念念已经披上了中衣,正软软的靠在床头。
  展文宣深吸口气,连称呼都叫不出来。
  念念:“我手上没力气,你喂我,我要吃的冰粉……”
  展文宣竟然真的红着脸一勺一勺的开始喂她。
  念念吃了几口,嗓子舒服了一点,脸上又绽开坏笑。
  她软嗲嗲的道:“展大人,如果我怀孕了,你帮我废了姜宇平怎么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