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我总能找到更好的下任/美色撩人[快穿]+番外(下)作者:珊瑚树(4)

时间:2018-07-20 12:56标签: 甜文 快穿
撩开车帘,他下车,绕过回廊,一眼就看到坐在院子里的女孩。 昨天大雪,院子里一片素白,院子中央一棵苍劲的大树伫立,树下是汉白玉的小方桌,周围摆着四个石凳。 她坐在石凳上,桌上铺满了红豆,一群侍女小厮在围
  撩开车帘,他下车,绕过回廊,一眼就看到坐在院子里的女孩。
  昨天大雪,院子里一片素白,院子中央一棵苍劲的大树伫立,树下是汉白玉的小方桌,周围摆着四个石凳。
  她坐在石凳上,桌上铺满了红豆,一群侍女小厮在围着在挑豆子。
  姜嵃:“……”
  这冰天雪地的,她不怕冷吗?
  “呀,这颗好,大小刚好合适,也够圆……”
  她软软的惊呼一声,把红豆不知道按到了哪儿,接着回眸,看到自己立刻笑了起来。
  姜嵃微晃了一下神,笑容明媚,叫人恍惚间以为雪澌冰消,大地春回,连身体都似乎暖了一些。
  她抱着手里的东西嗲嗲的叫了一声“皇叔”。
  “皇后娘娘。”
  姜嵃走过去微微欠身,权当行礼了。
  他目光落到她手上,是一枚雪白的骰子,用雪捏得四四方方,上面嵌着红豆,颗颗圆润,大小匀称,还挺j-i,ng致。
  可惜那双手却被冻得通红,看着有些刺眼。
  念念举起手里的东西,软软道:“皇叔,送给你。”
  姜嵃当然知道那句话,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他刚想拒绝,念念就又笑嘻嘻的接道:“不许拒绝哦,这是我们的定情信物。”
  !
  周围低眉顺眼的侍女小厮瞬间j-i,ng神。
  难道皇后娘娘和咱们王爷有一腿?
 
 
第88章 皇后出墙记
  姜氏皇族都有一双标配一般的褐色眼睛,只有姜嵃是例外。
  他瞳色浅淡,泛着铁灰,乍一看去像某种冷血动物的竖瞳,当他面无表情盯着人看的时候,叫人浑身发冷。
  这也是他被人攻讦身世有问题的重大依据之一。
  然而此刻被他冷冷盯着的念念却全无反应,依旧笑得灿烂明媚,托着雪骰子的手固执的伸着,既无尴尬,也无不耐。
  姜嵃张嘴想说什么,可呼吸太急,凛冽的冷空气倒灌入喉咙,刺激喉管,激得他忍不住咳了起来。
  他穿着黑色绣金色龙纹的蟒袍,腰缠玉带,像一株顶风立雪的竹,被厚重的酷寒压弯了腰。
  周遭的人见他咳嗽,连忙涌上来,披大氅的,递手炉的,簇拥着他快步进屋。
  念念眨眨眼,哦,对了,姜嵃出生时先天不足,尤其畏寒,按照现代的说法是对冷空气过敏。
  可他气场太强,眼神冷硬锋利,毫无一丝病人的孱弱,如果不是突然咳嗽起来,念念都快忘了他是个病人了。
  她想了一下,不会是因为她的碎片,他身体才这么差的吧?
  姜嵃进了屋,温暖潮s-hi的空气安抚敏感的气管,这才慢慢止住咳嗽,挥手让周围的人都下去,目光扫过周围,问:“皇后娘娘呢?”
  管家躬身答:“皇后娘娘不进来……说是到了屋里,她给您做的咳咳……”偷了姜嵃一眼,见他没什么表情,这才小心翼翼接道,“……定情信物就融化了。”
  姜嵃一张嘴,差点又咳出声,硬生生忍下去,道:“请皇后娘娘进来。那骰子……想个办法也带进来。”
  管家:“是。”
  盏茶功夫后,念念捧着暖匣进来,笑嘻嘻道:“皇叔,这个法子好,夏天可以放荔枝。”
  姜嵃没出声,虚虚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念念坐到他对面的炕上,把暖匣放到案上,打开,笑眯眯的看着。
  里面赫然是个古代版的“小冰箱”,匣子中间用玉板隔了一个小空间出来,雪骰子就放在里面,周围全堆满了敲碎的冰块,只要及时更换外面的碎冰,雪骰子永远都不会融化。
  姜嵃并不接话,只问:“皇后娘娘可有要事?”
  “当然有啊。”
  念念把暖匣推到他面前,“我来送皇叔定情信物。”
  这就是她的要事?
  姜嵃差点又咳出声,深吸口气才道:“皇后慎言。此物还是送与陛下好。”
  念念:“皇叔真的不考虑和我合作吗?”
  姜嵃用沉默作答。
  念念泄气,“好吧,皇叔把这东西收下我就不提合作的事了。”
  眼见姜嵃还要拒绝,念念歪着头笑,“本宫赐予皇叔,皇叔要抗旨吗?”
  姜嵃到嘴边的话只得咽了回去,拱手:“谢皇后娘娘赏。”
  念念这才满意。
  侍女送了汤药过来,姜嵃端过,见念念直勾勾的盯着看,笑了一下低头喝了一口。
  药味很苦,他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样子还挺惬意,好像在品茗。
  念念托着腮看着,手指轻轻扣着桌面,道:“皇叔,我想请你帮个忙。”
  姜嵃咽下口中药汁,道:“不敢。皇后娘娘有何吩咐。”
  念念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红唇翘翘,眼睛亮闪闪的,透着勃勃兴致。
  姜嵃下意识觉得不好,这副模样和昨天她说要废了姜宇平时一模一样。
  念念:“皇叔应该听说了,宫里两个后妃有喜,一旦出生就是皇长子或者皇长女,可中宫却无子……”
  姜嵃微笑,原来如此,想借他的手帮她整肃后宫吗?
  他低头,借喝药掩饰嘴角的冷嘲,不知道是在嘲笑她的愚蠢,还是在嘲笑自己差点上当。
  念念还在继续:“……自从我父亲过世,姜宇平就再也没在中宫留宿过,我想要孩子也没办法,可我自己也生不出来呀……”
  温热的药汁进入口中,苦涩难言,他却早已习惯,从记事开始,他就常年伴随着汤药。
  这三十年来,他吃药比吃饭都多……
  “所以,”念念做了总结,“皇叔给我一个孩子吧。”
  “噗。”
  药汁瞬间呛入气管,饶是淡定如姜嵃也被她吓到了,手帕连忙掩住口鼻,剧烈的咳嗽起来。
  侍女也被念念这番话吓到了,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赶紧上来帮他把药碗拿开。
  一阵兵荒马乱。
  念念笑盈盈的看着,因为剧烈的咳嗽,姜嵃常年苍白的脸绯红一片,咳出了泪,眼眸水润,让他整个人多了几分暖意。
  他微微喘息着回视念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给……给她一个孩子?
  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他心脏急促跳动,砰!怦!怦!不知道是太过震惊,还是方才咳嗽的影响。
  不过一瞬间而已,姜嵃就冷静了下来,她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兴味盎然,像是在蚂蚁洞里灌水的坏孩子,欣赏窝里的蚂蚁狼狈的四处逃窜。
  姜嵃已经不再用混淆皇室血脉是重罪这样的话来劝告她了,她连废了皇帝这样的话都说得出来,混淆血脉又算什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