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千金记+番外(上)作者:石头与水

时间:2018-05-16 00:13标签: 穿越时空 布衣生活
文案 在这个年代,女人讲究三从四德。 其实,哪怕宋嘉言是穿的,她也没自不量力到满肚子的愤世嫉俗、男女平等。 宋嘉言所向往的,一直都是在家从父,靠着父亲的权势地位,安安稳稳的过着剥削者的大家闺秀的生活,然后再依靠着父亲,嫁一个好男人;出嫁从夫,
 
文案
 
在这个年代,女人讲究三从四德。
其实,哪怕宋嘉言是穿的,她也没自不量力到满肚子的愤世嫉俗、男女平等。
宋嘉言所向往的,一直都是在家从父,靠着父亲的权势地位,安安稳稳的过着剥削者的大家闺秀的生活,然后再依靠着父亲,嫁一个好男人;出嫁从夫,嫁个好男人,一辈子富贵平安,余愿足矣。
 
我觉着,任何年代,女人与男人一样,都是历史与生活的构成者与推动者,而不是附庸者。说女人是附庸的,当真傻X。
会用《千金记》的名子,是因为这篇完全是女人的故事,各种各样的女人。在历史中,人们习惯用“千金”来形容女孩、代表女孩。
本文是作者所写的文,文中所表现的是作者的思路,态度,与看法。
文章结构,行文内容,都是作者所设计,作者不会因为任何评论而改变行文思路!
 
本篇既非爽文,亦非种田,慎入!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布衣生活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嘉言 
 
晋江编辑评价
 
魂穿的宋嘉言睁眼便要面对一个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尴尬处境,小算盘满腹的继母,聪明绝顶的狐狸爹、以及重男轻女的老太太。
随着年纪的增长,宋嘉言得到了狐狸爹和老太太的认可,甚至与继母握手言和,宋家大宅一片安稳,直至宋嘉言谈婚论嫁。
爱我的,和我爱的,谁是良人……
本文自宋嘉言少时写起,层层推进,笔触精妙,见解独到。
由从夫篇写至从夫篇,且看亲情、爱情、权势之间如何跌宕起伏,成就壮丽人生。
 
 
 
  第1章 吃Nai,新婚,婆媳
  
  宋嘉言记忆开始于她周岁那一年,当然,一般小孩儿周岁还在喝Nai,怎么可能有记忆。这样说,宋嘉言自然不是一般的小孩儿。
  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或许是那一日宋府阖府的热闹喜庆唤醒她忆起前世的种种。
  当然,她的前世与这个世界无关。
  前世今生暂可不提,那啥,不知跑哪儿去忘了喂她Nai喝的Nai娘,能不能有点儿职业道德啊?
  你妈,她已经大半天没有喝过一口Nai了,肚子咕咕叫有没有?饿死了有没有?
  一直没人来给她喂Nai吃,宋嘉言饿的眼冒金星,万般无耐之下,她一撇小嘴儿,哇的一声,涕泪四溅。抱她的丫头翠蕊顿时慌了神,与边儿上一个婆子道,“万妈妈,您老去瞧瞧,楚妈妈哪儿去了。这一个大早上了,大姑娘连一口Nai都没吃上呢。看看,都饿哭了。”
  万婆子动了下屁股,却是未离开屁股下的椅子,哼一声,道,“不必猜的,楚Nai妈肯定是去帮着Cao持新太太进门儿的事了。不然,她今儿个怎么没露面呢。昨儿我就听管家媳妇们念叨,说新太太进门儿,事情忒多,婆子丫头都不够使呢。你没瞧见,咱们院儿里的丫头也被喊去了七七八八呢。”
  天大地大,吃Nai最大。
  宋嘉言一听说没Nai喝了,顿时更加饿了,于是,她嚎哭抗议不止。
  翠蕊一直用臂弯悠悠的晃着宋嘉言,侧脸对万婆子道,“再怎么说,新太太也是咱们大姑娘的亲姨妈呢。您老去找一找楚妈妈吧。看大姑娘哭成这样,一会儿给新太太知道,都是咱们做奴婢的无能。”
  万婆子懒懒的起身,唧咕着骂,“遭瘟的楚Nai妈,这会儿就迫不及待的去拍新太太的马屁了。”
  翠蕊悄悄的叹了口气,温温柔柔的与宋嘉言说话,“大姑娘,一会儿咱们就跟喝Nai了啊,别哭了啊……”
  万婆子出去好一会儿,方骂骂咧咧地端回一盏糯香软烂的米粥,“楚Nai妈不知道哪儿去了,大姑娘这也一周岁了呢,能吃些汤饭了。喂大姑娘喝些米粥吧,我看着厨房熬的,软软的,也好克化。”
  翠蕊没说什么,一手接过万婆子手里的软米粥搁在手畔的矮几上,舀了半勺,细吹去热气,待温度适宜,此方往宋嘉言嘴里送去。宋嘉言早饿的眼睛要往外放绿光了,见有米粥送到嘴边,立刻张嘴狼吞虎咽的吃了。
  她足足吃了小半碗,才心满意足的打个饱嗝,闭着眼睛,有些昏昏欲睡。
  翠蕊道,“还得麻烦妈妈去要些温水来。大姑娘刚哭过,这一睡,明天若是眼肿了,咱们带着大姑娘去给新太太请安。新太太要问起来,咱们可怎么说呢。”
  万婆子又嘀嘀咕咕、满肚子抱怨的出去使唤小丫头们打水去,宋嘉言心下很是不满:当她没闻到么?刚刚万婆子身上明明有烧Ji的味道,不定有没有去找Nai娘呢。说不定是万婆子自己跑厨房去偷吃了JiRou,才顺道给她端回了一碗米粥。
  温度恰好的毛巾软软的拂过她小小的脸儿,翠蕊轻手为宋嘉言擦过脸,见宋嘉言正睁着两只黑葡萄似的眼睛看着她,翠蕊微微一笑,对万婆子道,“大姑娘可不就是饿了么,看,吃饱了多乖啊。”
  万婆子哪里有心思去看被裹成布包包的宋嘉言,她伸长肥脖子往外巴望了两回,咂着嘴里的烧Ji残味儿,叹道,“今天府里忙做一团,估计咱们的饭也要晚了。”尽管在厨房啃了两只Ji腿,还是饿啊。
  翠蕊往桌子上一呶嘴,道,“桌上那些糕点,妈妈若是饿了,先垫补些。”
  万婆子笑,“蕊姑娘也吃些吧,午饭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翠蕊一笑,接了一块儿糕,与万婆子细细的吃了起来。
  宋嘉言闭着眼睛,听翠蕊与万婆子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话,如今宋府最大的大事莫过于娶新太太过门的事。故此,翠蕊与万婆子大约也是围绕着这件八卦来念叨。
  宋嘉言很快弄明白了,她这一世的生母在生她时难产过世了,如今过门的儿的是她生母的庶妹,也就是她的姨妈。她还有个哥哥,养在老太太身边。
  宋嘉言正听八卦听的津津有味儿,宋嘉让来了。
  翠蕊与万婆子忙起身行礼,喊他,“让哥儿,你怎么来了?”
  宋嘉让一张漂亮英武的小脸儿,不过,脸色臭臭的,宋嘉让道,“我来瞧瞧妹妹。”他往榻间被裹的严严实实的布包里看去。此时,宋嘉让不过三四岁的模样,一双眼睛漆黑明亮,也稚气十足。他看一会儿,伸手摸了摸妹妹嘟嘟的小脸儿,装模作样,学着大人的样子,Nai声Nai气的问,“妹妹吃Nai了没?”
  翠蕊与万婆子忙道,“大姑娘吃过东西了。”
  瞧翠蕊与万婆子的恭敬态度,宋嘉言心道:看来,这个养在老太太身边的哥哥还是挺有地位的。
  宋嘉让坐在宋嘉言躺着的榻上,四下望一眼,问,“楚妈妈呢?怎么不见她?”
  翠蕊忙道,“今天府里忙活,缺人手,楚妈妈跟着去搭把手。”
  宋嘉让臭着脸道,“你们院子里难道没有别的闲人,怎么非叫楚妈妈去,万一妹妹饿了,还要现找Nai妈子不成?”
  翠蕊还没敢说楚妈妈一大早就不见了呢,万妈妈劝道,“大爷莫气,我这就去找楚Nai妈回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