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御宠医妃/且把年华赠天下(1)作者:姒锦

时间:2017-12-27 13:48标签: 天之骄子 宠文 宫廷侯爵 医师
内容介绍: 女军医穿越咋混? 一个牛逼的女军医穿越成了愚蠢的女人又咋混? 夏初七,21世纪特战队天才女军医,古医世家传人。一朝穿越,前身竟是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当废柴惊艳逆袭 那皇长孙毁她婚、黥她面、杀她亲、还娶她堂姐如何处置乎? 这事好办!
 
内容介绍:
  女军医穿越咋混?  
  一个牛逼的女军医穿越成了愚蠢的女人又咋混?  
  夏初七,21世纪特战队天才女军医,古医世家传人。一朝穿越,前身竟是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当废柴惊艳逆袭——  
  那皇长孙毁她婚、黥她面、杀她亲、还娶她堂姐…如何处置乎?  
  这事好办!她就夺他储位、砸他龙椅、抢他江山、还睡他皇叔。  
  咦?好像睡了他腹黑冷傲、嗜杀成Xing,还狠戾无情的皇叔,不算占大便宜?  
  那她就拽了皇叔握有重兵的遮天大手,一起拉开这段皇图霸业的序幕——  
    
  【一句话简介】:这是一个现代穿越女妙手回春、巧解迷案、玩转美男、拆穿Yin谋阳谋的复仇之旅。也是一个在古人碗里抢饭吃的现代女,勾搭了一个酷拽狂帅屌炸天的王爷,再一起金戈铁马脚踩山河并混得风生水起的爱情故事。  
    
  【搞笑小剧场】  
  “王爷,我们做朋友一起御敌吧?”夏初七笑眯眯地问。  
  “不用。”某男很冷漠。  
  “王爷,我们做朋友一起夺储位吧?”  
  “不行!”某男很傲娇。  
  “王爷,我们做朋友一起打天下吧?”  
  “不需要!”某男很严肃。  
  “王爷,我们做夫妻一起困觉吧?”  
  某男终于挑了下眉头,“好。”  
  夏初七咬牙切齿,“老狐狸,你想算计我?行,做我男人你且记好了。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死人,不许看别的女人,不许想别的女人,不许碰别的女人,你这从头到脚,哪怕一根头发丝儿都属于我。否则……”  
  “否则如何?”  
  “王爷,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注①】:本文一对一,一生一世一双人。  
  【注②】:宠溺无限接地气,架得很空莫考据!    
  【注③】:姒锦没有写过古代言情,第一次开古言坑,请妹纸们多多捧场。跟着我的脚步,让我牵着你的手,一起从繁华靡丽的现代都市,步入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享受更加刺激恣意的人生。  
  
  (最关键:简介无力,正文为主!——收藏最乖!) 
==================
  
  ☆、第001章  史上第一渣穿(求收藏!)
  
  夏初七从没有想过,会在那一天穿越了。
  更没想过,还穿成了一个伤风败俗的女人。当她被人捆了双脚像尸体一样从祠堂里拽出来丢在稀泥地上时,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痛!
  浑身都痛!
  身上像被十万根钢针打过孔,五脏六肺都几乎移了位。
  “夏Cao,你个小娼妇儿,老娘撕了你的皮。”
  破旧古朴的祠堂外头,挤满了穿着粗布衣衫梳着发髻的古装村民在看热闹。那叉着七八个月孕妇腰的年轻女人,衣裳炫丽,钗环满头,骂咧声儿却十分粗俗高亢——
  “你个不要脸的贱小Yín 儿,天没擦黑就拦了我家兰秀才在村东头,哭着喊着要跟了他来家。我呸!癞疙宝想吃天鹅Rou,我这样的家门你攀得上吗?小浪蹄子,沉河都便宜你了,活该卖到窑子里去千人骑万人跨……”
  夏初七惊愕得久久没法儿回神。
  这也太不科学了!
  她好端端一名红刺特战队的中尉女军医,不过在相亲了99+1次不成功之后,找朋友占色批了一个八字问姻缘,又缺德地抢了她家一面桃木雕花的古董小镜来“添桃花”,怎么莫名其妙就穿了?
  “转世桃花,凤命难续”——这是占色给她批的八个字。
  凤命?狗屁的凤命!
  即没有养眼的阿哥,也没有帅气的龙子龙孙,亏得她一肚子的宫斗技巧、宅斗秘籍,结果却穿在这个不知道哪朝哪代的封建农村,难不成老天成心让她玩……村斗?
  算了,好女不吃眼前亏!
  酝酿一下,她挣扎着挤出僵硬的笑脸,牙齿在寒风中敲得咯咯作响。
  “我说,各,各位,冷静点儿,听我说——”
  “说个囚根子!再多一句,老娘就缝上你这Sao蹄子的嘴!……你几个过来,给我往死里打!”
  范氏哪肯善罢甘休?
  仗着他爹是清岗县令,虽说只是个小妾生的庶出女儿,在村子里也向来横行霸道,气焰猖獗,即便这事不合理不合法又能如何?骂咧声中,几个横眉绿眼的妇人,抓了夏初七的头发就拽起来,往死里踹在她腿窝儿。腿间吃痛,她身不由己跪在了泥地上,滚了一身的泥浆子,身体与坚硬冰冷的地面摩擦,痛得五脏俱裂……
  场面一时混乱不堪。
  这时,一个大块头男人挤进了人群,抹着泪扯开了几个打骂的妇人,“噗嗵”一声重重跪下,护在了她面前。
  “族公饶命!呜!饶命啊!我Cao儿是好人!她冤枉!她是好人!”
  “兰大傻子,做绿王八你不亏心啊?瞧你捡回来的小娼妇,臭狗屎的样儿,囚根子的盘儿,还敢觍着脸来勾搭我家兰秀才,我呸!”
  “求求你们了!拉我去沉河吧……呜……范家嫂子,饶过我Cao儿罢!”
  “你个臭傻子,还不滚开——”
  看着不停在泥地里磕头的傻大个儿,听着周围不太和谐的杂乱声音,夏初七不由得怒火中烧。
  可惜,哪怕她前身本事再大,这副倒霉催的身子却实在病得不轻。
  双拳难敌四手,如何脱得了身?
  不多时,在几个女人的大力拉扯踢踹下,她被塞进了臭气熏天的竹编猪笼子。
  吐出憋在胸口的浊气儿,她扒拉着猪笼上的竹篾,YinYin地眯起了眼。
  “一个!”
  “二个!”
  “三个!”
  “四个……”
  范氏一脚踢在猪笼上,“小贱妇,你在做什么?”
  凝视着头顶上的妒妇脸,夏初七咬紧打颤的牙关,笑得诡秘。
  “老子向来睚,睚眦必报。数清了你们,做,做鬼……”
  啪的一声儿,一团稀泥拍过来,透过猪笼直接糊在她嘴上……
  她瞪圆了眼睛!
  河边,风寒水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