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庶得容易+番外(四)作者:怀愫

时间:2017-12-19 18:55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宅斗 宫斗
☆、第204章 软米饭 三朝回门,明潼是带了一车的礼回来的,郑家送的回礼是按着亲王例减等的,这还是头一代文定侯,他娶长公主为妻,长公主又为他生下儿女,那点子宅门破事儿不说,长公主的儿女却是正正经经圣人的外孙外孙女儿。 那时候文定侯郑家还正风光,
☆、第204章 软米饭
    
    三朝回门,明潼是带了一车的礼回来的,郑家送的回礼是按着亲王例减等的,这还是头一代文定侯,他娶长公主为妻,长公主又为他生下儿女,那点子宅门破事儿不说,长公主的儿女却是正正经经圣人的外孙外孙女儿。
    那时候文定侯郑家还正风光,太祖皇帝便有一句说话,说郑家子孙皆嫁娶皆以亲王制,这句却是说话不错,可这话却叫写进了起居注里,是有根可寻的。
    长公主的儿女确也是按着这样嫁娶的,后来虽一代不似一代,家里送的定亲礼回门礼便过得些,也无人指谪,换作别家有个这么牛气的祖宗,又哪一个不照着办?
    郑家随车送来的礼,便比明蓁那会儿减上几分,却也很可观了,收了那许多嫁妆好处不说,颜连章还拉了郑家往那船运生意里头参上一股,不过一季就见着千把两银子出息,怎么看这个儿媳妇怎么如意,郑夫人因着明潼是她说回来的,在郑老侯爷跟前很是拿乔几日。
    郑家人都是一个德Xing,好色,那房里头小妾通房塞了满院子,若不是郑夫人厉害,还不翻了天去,她却把那些个都教训的服服帖帖,哪个敢作反,捎手卖出去。
    纪氏在家里提心吊胆等得三日,婚后第二日就送过一回礼来了,看着礼品成色也知道女儿叫郑家满意的很,可当娘的心里怎么不急,只盼着真个见着女儿的面,亲眼看一看她过的好不好。
    回门礼先拿锦盒托一百两银子过来,还有杂色丝绢二十四疋,羊一对,酒二十酒,俱用红绿绢销金的盖袄盖住了,这些东西也一并记在礼单子上头,余下的果品壶瓶酒注等物,也都是金的,除了金的成套,还得有银的一套漆器一套,只这些个金子银子,于郑家就是一大笔的花销。
    可这些个东西抬出来,哪个不说郑家富贵,那外头的说书故事,太祖皇帝可是把金矿银矿都给了郑家的,怪道这样有钱,街头巷尾走街串巷的货郎,开脚店的婆子焌糟,走商的客人,见着这些个东西抬过来,俱都站住了看。
    闲汉小童知道颜家办喜事,三日前送嫁拿了一回钱,如今算着日子要回门了,早早就在巷子口就等着派钱了,混着生果喜糖扔出来的铜钱直往怀里兜。拿这钱也是有讲究的,若是三五个一道喊些吉利话,喊得响亮些,那撒钱的管事婆子便往这里多扔几把,一路都能听见早生贵子百年好合的话来。
    明潼坐在车中,郑衍今儿不曾骑马,陪她坐着,握了她的手,满眼皆是笑意,明潼十几岁离家,二十多岁回家,如今算起来到跟上辈子差不多,在这门里见着各样糟心事体,可出得这门便又无时无刻不想着娘家了。
    “就快到了。”马车颠得一下,明潼坐着一晃,郑衍顺势搂了她的肩头,明潼抬眉冲他一笑,她的眉毛,细细修成两弯柳叶儿,去了凌厉,一动一笑都显得温婉起来。
    郑衍每回来之前,明潼都要修去眉毛的棱角,把自己描画成个画中佳人,对着郑衍使小Xing子是成的,偶尔滋意一回也是成的,可他骨子里爱的,还是顺从的女子,譬如杨家姑娘,上回他丢了她的荷包讨明潼欢心,回来了却又补了一个给她。
    郑衍的院落,除了原来侍候他的人,头一个来拜山头的,便是他那个收用过的丫头,明潼也不接她的茶:“这事儿还能问过母亲的。”吃她一口茶不打紧,要紧的她可不能给自己定下名份来。
    明潼这话传到郑夫人耳朵里,便是她知情识趣,少女嫩妇的不敢就手接过事去,这才是郑夫人喜欢的儿媳妇样子,这个丫头又无孕,郑衍如今一片心思在明潼身上,瞧着也并不看那丫头的模样儿,还想打发了去,明潼却捎手拦了:“她也侍候的广泽许多时候,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
    那丫头晓得抬通房无望,立时就投了城,把院子里头那些个弯弯绕绕俱说给明潼听了,里头就有这杨家的狐狸精是怎么巴望着要作妾的。
    这个丫头也有自家心思,进门一个主母再怎么也越不过去了,可再进一个身家清白的妾,便显不出她“头一个”的不同来,杨家姑娘原来同她相争的时候,抢了许多她的活计去作,裁衣裳做鞋子,她一个未嫁的姑娘半点也不害臊,往她屋里来一回,捎手就把东西带回去了,做了再斯斯艾艾的把东西送到郑衍面前。
    这上头绣的鸳鸯成双,莲花并蒂,郑衍见着这番示意,哪有不懂的,可他也不曾放到心上,这位杨家姑娘,姿色是有的,可比之明潼却不及多矣。
    郑衍没放在心上,却也不曾拒绝,还夸一句她的绣活儿好,实则那东西进得门就叫丫头收了去,一府人都拿杨家母女当笑话看,偏她两个还不在意。
    明潼顺势必往郑衍怀里靠了靠,她是不打算留这个杨姑娘了,可要怎么赶,却不急在这一天半天的,打定了主意,拿眼儿一溜郑衍,这一个倒是枉自多情了。
    纪氏早早就在堂屋里头等着,郑衍跟明潼明了门先拜过颜连章跟纪氏,接着便是郑衍留在前头,纪氏拉女儿往后头去说话。
    明潼见着母亲,看她面上带笑,眉间却带愁,伸手握住她,再去看姐妹们,一个个都立住了,看她很是陌生的模样儿。
    出门的时候是闺中女儿,这会儿盘了妇人头,又怎么一样,明潼一笑:“怎么,今儿倒哑巴了?”
    明沅先是一笑:“有些不敢认,见着三姐姐,太太就放心了。”说的纪氏嗔她一眼:“又混说,我怎么不放心,我最放心就是你三姐姐了。”
    这是假话,真话该倒过来,最放心不下的自然是亲生女,明潼由着母亲打量一回,见她脸上粉团团的,看着这三日没受磨搓,还自问她:“今儿早上,郑家人可满意?”
    新妇三日下厨房,这规矩在民间很是盛行,便到天家也是一样,只没那么多讲究,亲手捧得一碗甜汤,也算是敬过了翁姑了。
    到得郑家,明潼却不欲叫人说嘴,她身上有银子傍身,厨房上便把各个主家爱吃什么俱报了上来,里头掌管着郑衍院里小厨房的管事婆子,原还当明潼伸手就要接过去管家了,听见她只是问,半点儿没有要接手的意思,倒放下一半儿心,连着郑衍爱吃硬米饭还是软米饭都说了。
    明潼身边的小篆立时就记了下来,一家子两种吃口,郑侯爷跟郑衍两个男人吃的是软米饭,郑夫人跟郑辰吃的就是硬米饭。
    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明潼当成笑话说给纪氏听,纪氏一面想赞女儿懂事,一面又心酸不已,当着掌珠一般捧在手心里头看大的女儿,在家娇养了这许多年,半点儿苦不曾叫她吃过,进得婆家才三日,连这些个都要过问了,在颜家,别个喜欢吃什么,干她什么事。
    明潼见着母亲酸楚的样子,冲她一笑:“这有什么,娘不是这样过来?妹妹们也要这样过来的。”这些小事怎么好同过去相比,她这苦已经受过一次了,进得宫去,先还带着一身傲气的,吃得几回小亏就知道宫里头行止跟外头不同,太子太子妃爱吃什么不算,连着太子妃身边的老姑姑爱吃什么爱用什么,她也记得清楚。
    姐妹几个闲话几句,哪个都知道纪氏定有私房话要跟明潼说的,俱都寻了由头出去,纪氏看着她们出得小院,叹出一口气来:“他待你,好不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