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宫斗专用表情包+番外(中)作者:月离争

时间:2017-12-06 09:05标签: 系统 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宫斗
第065章 虽说想预备怀孕了,颜欢欢能做的却不多。 她没有徐王妃那般的后台,可以有国公府的人脉找来各种养身体的秘方。 锻炼身体,能够提升分娩安全性和产后恢复速度,这点她一直都有保持,平时摒退下人在内室榻上独自练瑜珈,和丫鬟玩踢毽子,这些习惯都使
  第065章
    
    虽说想预备怀孕了,颜欢欢能做的却不多。
    她没有徐王妃那般的后台,可以有国公府的人脉找来各种养身体的秘方。
    锻炼身体,能够提升分娩安全性和产后恢复速度,这点她一直都有保持,平时摒退下人在内室榻上独自练瑜珈,和丫鬟玩踢毽子,这些习惯都使她比其他姑娘更结实一一锻炼带来的好处太多了,好气色是一点,床上运动时更需要精力来回应端亲王。
    要不是系统不提供,她都想在内室跳郑多燕。
    惟一比较科学的,就是故意在危险期行房了。
    王妃怀孕后,端亲王彷佛彻底从里头解脱出来了,只是去颜欢欢处的时日也不见比以前多很多,倒是更爱自己一个人在书房点灯至深夜才歇息,王妃以身体为由劝过数次,都不了了之。
    这个行房频率颜欢欢尚算满意,自然不去僭越正妻的责任,瞎劝了。
    端亲王压根不会听进去。
    ‘系统啊,你有没有什么神奇的药可以提供,吃了一发入魂,想要男的女的多少胎随便选,怀上了蹦极也不会流产的那种。’
    【没有。】
    颜欢欢非常遗憾:‘我以前看有系统的宫斗小说都会配备的,你这也太不全能了。’
    於是大开金手指的念头断了,只能从量来取胜。
    侧妃的合理要求,端亲王向来能满足的都不会拒绝一一在一次又一次的试探底线中,颜欢欢发现了,赵湛其实是个对女人异常地好说话的人,不是出於怜爱惜玉,而是他觉得无关要紧,能让就让,不坏了规矩,不影响他心情的事,都可以允许。
    或许,也有一半是出於他对她的喜爱吧,她谦虚地想。
    答应颜欢欢的事,赵湛记上了日程表,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他尽量将所有事情都办妥。以往下了朝,他还要到礼部办事,即使办完了,要走动来往的官员亦不在少数。太子有左相安排好了党羽,他本人除了勾搭来一起风花雪月的好友外,朝廷里能让他看上,觉得‘能帮得到自己’的人,还真不多。
    而这部份的人脉,就被赵湛悄无声色的收了过来。
    与时间赛跑,平时能用来放松娱乐的时间少得可怜,且他并非一个贪图逸乐的人,仗着年轻底子好,连在府里休息的时间都拿来办事,将每分每秒用到刀囗之上。
    街,赵湛是不觉得有什么好逛的。
    幼时,兄弟都曾经闹过要出宫玩耍,许是呆惯了金碧辉煌的宫殿,对皇帝尽捡好听的说,说是对父皇治理着的天下感兴趣,实在,就是好奇民间是什么样的。宫里有些太监懂事后才阉割进宫,主子问起,也能把民间的事说得头头是道,自然引起了皇子们的兴趣。
    惟一安静不闹的就是赵湛,往好了就是乖,在皇帝眼中就是这孩子呆,不讨喜。
    既然颜欢想逛,他就允了。
    依常见的思路来想,王妃怀孕是喜事,对后院其他女子却未必,他想她至少能在别的事上高兴起来。
    而颜欢欢就照着这个思路,占一波便宜。
    端亲王没说什么时候带她出去,她也做好了被放鸽子的预备,男人说的情话如果通通都兑现,上辈子她至少也是位能用神仙水洗澡,房子论区计的仙女一一是以端亲王在比平常早了整整一个时辰来到她院里的时候,她是一脸懵比的。
    第一个反应是,大意了,没化妆。
    “今日王爷怎会这个时辰就来了?”
    颜欢欢自言自语:“难道是因为上次我说想出去逛市集,他真安排了时间带我出去?”
    闻言,可把檀纹激动坏了:“主子你居然真的跟王爷提了这样的要求?规矩……规矩上虽然也不是说不过去,但以前连老爷都没带过娘娘出去逛呢!”作客倒是不少,但性质不一样:“太好了,奴婢还怕……王爷真宠娘娘!”
    比她本人都要高兴。
    颜欢欢这回没空调戏她了,直接往自己脸上用力拍了三下,将人拍清醒了一一以前通宵等戏份,她就经常用这种自虐的方式来提神:效果不错。这时候,仔细化妆显然是来不及了,只能仓促描上眉,往唇上一抿胭脂,就快步走出去迎接王爷。
    赵湛神色如常,将她扶起来,注意到了她素着一张脸:“今儿没化妆?”
    “来不及了,”颜欢欢羞赧垂眸:“没料到……王爷来的这么早。”
    “之前说要带你出去逛,晚了市集都该收摊了。”
    大晋宵禁得早,晚上还能经营的店家只有得到特定准许的区域,一般面向上层官僚或是富贵男性,深夜经营的,自然不会是卖菜之类的低回报行当,光是打点四方就该赔本了。甚至不需要将穷人平民赶出去,光是这消费水平,已经森严地将平民拒之门外。
    这种地方,不能带着女眷同行,赵湛只能榨出下午的时间回来带她出去逛。
    颜欢欢愕然抬眼,澄亮戳人的眼睛盛着不可思议。
    这时的惊讶,是真的。
    “王爷,你还记得。”
    “嗯,”
    换了太子,做了这么有情趣的事,早就作诗一首来感叹自己何等有情趣,怜惜美人了,赵湛就没想到,只吩咐:“去换件出门的衣服。”
    这副样子,要说是带她出门办事,也说得通。
    赵湛监督着她换衣服,非要往外面加上一件藏青镶领短袄才放人,天气是有凉风,可也没到要穿短祆的时节,走在街上,都怕是要招人目光了:“王爷是怕我让别人看了去吗?”将她包得像个粽子。
    “天气冷,”
    他瞥她一眼,包裹着‘孩子你在说什么傻话’的微妙神色:“怕什么,活着总要被人看的,又不是光着身子。”
    ……王爷您说得有理。
    既然是好意,颜欢欢就乖乖听话了,难得出去放回风,别说多穿件短祆了,让她包件被子走路出去,她也是愿意的。
    王爷侧妃出门,也讲究排场,马车齐备,两位侍卫同行。
    要在这环境之下感受到约会的粉红气氛,要有超乎常人的脸皮厚度,颜欢欢眼睛自带滤镜,过滤掉一切与王爷无关的人,到了集市更是高兴得不得了。
    每天在院子里,有再多的电视剧,都难免觉得闷。
    小时候向往古代,也是向往金庸小说里的武侠世界,刀光剑影,快意恩仇,一马一剑走天下,她从未向往过当一个妃子或是皇后,即使夫君再英俊,再完美,也比不上海阔天空的自由。
    可惜,就像每一个想每天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得手软的都市人,现实大都不得不成为清早起床挤地铁,加班加到腿软的社会底层一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