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侯府嫡妻+番外(十四)作者:三昧水忏

时间:2019-05-15 12:25标签: 种田文 宠文
官爷行行好。牡孤白见依云上城一脸木讷、都不说话的,赶紧回答。 那侍卫长看着转头看向牡孤白,见牡孤白虽然人娇小,但貌似还有几分姿色,忍不住的歹心升起。 牡孤白淡笑着,如果要杀掉这些人进城,花的时间应该不到一炷香时间,但,如果惊动了整座城的侍卫
官爷行行好。”牡孤白见依云上城一脸木讷、都不说话的,赶紧回答。
  那侍卫长看着转头看向牡孤白,见牡孤白虽然人娇小,但貌似还有几分姿色,忍不住的歹心升起。
  牡孤白淡笑着,如果要杀掉这些人进城,花的时间应该不到一炷香时间,但,如果惊动了整座城的侍卫,那就不好脱身出城了。
  “官爷,这是奴家的一点小心意,请笑纳。”牡孤白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块玉佩,然会递给了那位为首的侍卫长。
  顿时,那侍卫长看得眼睛都瞪直了。
  而依云上城却盯着那玉佩,瞬间杀气上身!那玉佩,是牡孤白随身带的牡丹羊脂玉佩,这些低贱的狗奴也配抚摸她的玉佩!
  牡孤白感觉到了他的杀气,惊了,赶紧抬头看依云上城。
 
 
第385章 番外之再生缘030 测量他的尺寸
  她赶紧地扯了扯依云上城的袖子,“夫君,你说,我们好不容易进城里来一趟,怎地貌似变得不太平了呢?”
  依云上城听着她的那一声“夫君”,整个人都怔了一下,他垂眸看她,面上本来毫无表情,到慢慢地,他的嘴角弯起一个小弧度。
  牡孤白知道,他笑了。
  是因为听到她的那一声“夫君”笑的。
  她伸手,拉了一下他站在一边,而依云上城像是笑傻了一般,都忘了这是什么地方了,就是盯着她,嘴角淡淡笑着,仿佛整个世界与他无关。
  牡孤白脸上有些尴尬,她一边拽着依云上城生怕他发疯杀人——毕竟他的杀气刚刚太明显,但是现在她又怕他变傻被这几个官爷欺负了!
  “这个,官爷,求您行行好。”牡孤白不得不低头笑呵呵的,还拂了一下自己的脸,特别“不经意地”露出被刘海遮住、事先刻意伪造的大黑疤。
  侍卫长看着瞬间就反胃,没想到这个女的竟然是用刘海遮住难看的大黑疤,真是恶心!
  “走走走!一个傻子,一个丑八怪!”侍卫长厌恶开口,挥手让牡孤白和依云上城离开,另外一手倒是捏着牡孤白给的牡丹羊脂玉佩,心中掂量着到底能够卖多少钱。
  牡孤白低头道谢,然后拉着依云上城就离开。殊不知的,依云上城浓眉一拧,在被牡孤白拉走之际,狠狠地刮了那侍卫长一眼。
  牡孤白拉着他走了很远的路之后,找了一条小巷,然后躲进去,她看着四下无人,才转头看向他。
  见他还是傻笑的样子,牡孤白冷冷白了他一眼,“笑什么,一路笑过来还不够?”
  “再叫声‘夫君’,我很喜欢听。”依云上城收住了笑声,倒是认真了。
  “你自己叫吧!”牡孤白小声嘀咕,“刚才差点就露陷了,真是的!”
  “玉佩是一对的?”依云上城已经转变了话题,从他的怀中取出另外一块牡丹羊脂玉佩。
  牡孤白看着微微一愣,“这是我之前给你说要当路费的玉佩——你给回给我。”现在都已经跟他一起走了,不存在给他路费问题。牡孤白说着就要伸手去拿。
  可是依云上城已经将玉佩攥在手中,“已经给了我的东西,休想再拿回去。”他说着将玉佩放在贴心的衣服里,然后牵着她的手,“我们是要立即穿过这边城吗?”
  “不是。”见无法收回自己的玉佩,牡孤白也就作罢,她看了一下前后巷口,“我们从东门进,要从西门出,但是西门要等到每个月的十五、城外祭祀的时候才会开西门。我们要在这里等上两天。”
  “城外祭祀,西门?”他看向她,“我不太明白。”
  “西门外全都是目的,可以说西门是鬼门,为保护城中百姓安全,一般不开。但是每逢十五是祭祀鬼神之日,所以,一定会开。到时候我们趁着机会离开便是。”牡孤白抬头看他,“你还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嗯。”他点头。
  牡孤白没好气,“我们找家客栈暂且住下。”他的伤势估计还没有完全好,还是要多休养一下。
  依云上城听着也点了一下头。
  牡孤白已经带着他走出了这巷子。
  客栈。
  “二位是打尖还是住店?”店小二看了一眼牡孤白,然后又看向依云上城。
  依云上城此时那淳朴又衣衫破烂的形象,简直跟个傻大个差不多,店小二没少给白眼。
  “住店,给……”
  “咱们夫妻,自然是一间客房。”没等牡孤白说完,依云上城已经拉着她的手,抢先一步说了。
  牡孤白一愣,但随即释然,既然开头就说了假扮夫妻,而且的确夫妻两人不会很容易引起别人注意,那也只能这样。
  店小二听着往依云上城伸手,“嗯?”
  依云上城浓眉一拧,“什么?”
  “你傻的,住店不需要银子啊!”店小二白了他一眼。
  依云上城一愣。这卑贱之人竟然敢说他傻?活腻了!
  牡孤白赶紧一手拉住依云上城,另外一手往身上摸了一点碎银,放到店小二手中,“我们住两天。”
  店小二掂量了一下手中的碎银,轻哼了一声,转身才去做事。
  依云上城浓眉拧紧,紫眸深沉又y-in森。
  牡孤白看他这反应,心中忐忑,拉着他跟着那店小二上楼。
  一关上门,牡孤白立即看向依云上城,道,“依云上城,你不要冲动坏我计划!”一定要压制住他的冲动才行,不然,都还没出城,就惹事了。
  他还有内伤没有全好,她的手臂又还没完全好,如果动起刀剑,肯定吃力,何不能避免就避免?
  不然,到头来,又是要各种照顾他。
  依云上城浓眉紧拧,他盯着牡孤白,张口想说话,而是话到了嘴里,他咽了进去,改口低声说,“我不坏你计划。”他说着已经进到里面。
  牡孤白看他衣服很脏,想了下,“我出去会儿,你在这里不要走开。”
  “去哪里?”依云上城立即问,“我也去。”
  牡孤白原本想着拒绝,可想着放他在这里一个人更容易惹事,所以点头,“那你看着我的意思说话行事。”
  他点头。
  依云上城没想到,牡孤白带着他就是去买衣服,而且又是给他量身材尺寸。
  他黑沉着脸,浑身散发着紫黑的冰冷气息,那气势直逼众人——周围的人都不敢靠近,而那老裁缝,硬撑着头皮给依云上城量多尺寸。
  可才刚刚量好了手臂,那老裁缝已经手抖得不行,冷汗直流,他擦了一下额上的冷汗,依云上城冷眉一下子就扫过去。
  老裁缝手一抖,尺子都掉在地上。
  “很怕我?”依云上城低沉问道。
  老裁缝听着心跳都慢了半拍,“不,不是……”他哆嗦着捡起地上的皮尺子,不要命似的跑了出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