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侯府嫡妻+番外(十三)作者:三昧水忏

时间:2019-05-15 12:24标签: 种田文 宠文
走到那床边去,扶着她到了那床榻上。 他看着她,她的眸也看向他。 他不再看她,只上前扶着她到了榻上,然后让她睡下,好好休息,别的都不要想,也不要念,懂得了? 阿瑾点头。 他看了看她,想了想,将她的腿帮忙放好在床榻上,盖上锦被。 爹爹走了。北宫珉豪
走到那床边去,扶着她到了那床榻上。
  他看着她,她的眸也看向他。
  他不再看她,只上前扶着她到了榻上,然后让她睡下,“好好休息,别的都不要想,也不要念,懂得了?”
  阿瑾点头。
  他看了看她,想了想,将她的腿帮忙放好在床榻上,盖上锦被。
  “爹爹走了。”北宫珉豪背对着阿瑾,说完,就直接走了出去。
  阿瑾看着他。
  但,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却是停了下来,“要不要灭灯?”他转身,再次看向阿瑾。
  阿瑾摇头。
  北宫珉豪点头,“嗯。”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这,是从大半年前第二次坐在这屋顶上,一个人看着头顶上的明月,一个人,拿着的,不是酒,而是茶。
  想想自己,已经戒了很久的酒,多想的再喝一口,可是,自己却不能再喝,自己需要的是清醒的头脑和敏锐的判断能力。
  即使不为自己,不为这东南沿海的安定,不为这大夏周朝的江山,那也要,为的阿瑾。
  他要撑下去。
  北宫珉豪叹了一口气,想起第一次在这里坐着。
  那是刚刚来到这里,脑海里,全都是阿瑾,阿瑾。终究的,他就是需要这样的一种割舍,无论,心中愿意不愿意。
  所以,他要断的,是阿瑾心中那念想,是想着要让时日来冲淡着所有的一切。父女之情,是绝对不会逾越半步!即使,不是真正的父女!
  心中只能够有这样的一个念想,别的,都不可以!
  北宫珉豪喝了一口茶。
  唇触碰的那一刹那,却是迟疑。
  那海底唇边相印,是孽。
  孽。
  不。
  是为救阿瑾才无意轻薄她的。
  北宫珉豪仰头看了一眼明月,低头,喝了一口茶。
  为何,不是酒?
  北宫珉豪有些懊恼地看着面前的茶,一手扬起就要摔了,可是,又落下。
  心,有时候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矛盾。
  北宫珉豪看着对面那烛火慢慢燃烧的屋子。
  那灯火摇曳,仿佛只要有一股强一点的风,就会将那灯火吹灭。
  北宫珉豪心中一怔。
  这宛若的是他的性命,还是宛若的,是阿瑾的性命?
  那日他在睡梦当中,听到阿瑾在呼唤,在大喊“救命!爹爹!救命!”若不是这般的梦见,是不是,他不会醒来?也不会立即乘船北上寻找阿瑾?
  若是那一日自己晚一些到,若是自己迟疑一些,若是不跳入那冰冷的海水当中,若,自己并未曾将口中的口气夺给她,是不是,她永远就如此的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如果,当真的消失了?
  北宫珉豪胸口猛地一窒。
  不,绝对不可以!
  他想起当初她三岁,她八岁,她十三岁……她每每生一个小病,每每打一个喷嚏,自己的心都已经痛了!何况,她若是……
  北宫珉豪看着手中的茶。
  茶甘苦,而令人回味无穷。酒,有时候够裂,才能麻醉自己。
  北宫珉豪忽而一笑。
  笑自己这人生,味道与他人果真的不一样。
  但,此时脑海中显现的是阿瑾那张脸,可是,她的左脸,那烧伤……容貌对于一个女子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啊!但是,她一丁点都没有提及……
  北宫珉豪怔愣。
  他跳下这屋顶,施展轻功就到了阿瑾的院落当中。隔着窗子,他听着里面的一切。
  夜色多的是静谧,却静谧有时候能够令人心碎,令人害怕。
  阿瑾此时正是安静地睡在床榻上,可是没想到,自己又进了一处梦中。
  有无数的人正围着自己!他们无不在嘲笑自己,大声骂,“丑八怪!丑八怪!”
  那一声声“丑八怪”不断袭来!纵使阿瑾的心理承受能力很强,但也终究会恐惧!她惊恐向后退去,她想着辩驳,想着说“不是”,可就是说不出话来!
  所有人都围着上前来!
  阿瑾整个人惊恐又奔溃,她要跑,要推开他们,可是,他们就是永远都无法推开!无数的人,无数不认识的人,都来嘲笑自己!
  不!阿瑾要反抗,拳打脚踢,但没想到的,都是无效!
  他们围上来,要掐着阿瑾的脖子!
  不!阿瑾在梦魇当中猛地摇头,惊恐得眼泪都崩了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那些所有的人都消失,阿瑾怔愣之际,却出现了那个倭寇将军莫苏!
  阿瑾怔鄂,瞪大了眼睛!
  “你这个女人,是你令我蒙受无尽的损失,是你让我受到天皇陛下的责罚!我会让你承受无尽的痛苦滋味!你,就等着吧!”莫苏面色狰狞,上前就要抓住阿瑾!
  阿瑾惊恐向后退去,但是无路可退,后面是那些突然出现的人群!无不在逼迫自己!
  啊!爹爹!阿瑾想着要呼喊,可是,就是沉陷在这梦魇当中!无人知道她的这恶梦!
  北宫珉豪立在那窗口处,侧耳听着里面的一切,希望能够听到一些东西,但是没有。正想着要不要离去的时候,却是听到一些踢打的声音,是踢被子,动作,胡乱!情绪,是慌张!惊恐!
  北宫珉豪惊了惊,直接飞身从窗口而入!
  进了内室,看到阿瑾正是在不断地拳打脚踢,她神色惊恐,双眸紧闭,口中张开想着要呼喊,可是,什么都不能呼喊出来!
  北宫珉豪立即坐上她的床边,一手握上她的手腕,“阿瑾!阿瑾?”
  梦中,阿瑾正被莫苏狠狠地揪着自己的左手腕,阿瑾大惊,立即用右手去捶打那紧握自己手腕的大手!
  北宫珉豪惊了惊,看着她捶打着自己的手,赶紧另外一手就握上她的肩膀,“阿瑾,阿瑾醒醒!阿瑾,醒一醒!”
  阿瑾梦中只见的那莫苏的狰狞的脸!她急得泪水都崩了出来,她就是要挣脱他的手!
  北宫珉豪眉头紧皱,“我是北宫珉豪,北宫珉豪!”
  阿瑾一怔。
  爹爹?爹爹!
  “阿瑾,醒过来!”北宫珉豪摇了摇她的身子,“我是北宫珉豪!”
  阿瑾整个人怔鄂,刹那间睁开双眸。
  她呆呆地看着面前那抓着自己手腕的男人,他此时也是看向自己,那眼神,深邃不见底。
  阿瑾泪水猛地就掉下来,一下子扑倒在他怀中,泪水已经无声落下,打s-hi了他的胸膛。
  心,似是被人狠狠撞了,又似是被人狠狠地割了一刀。
  只是这般割心的感觉,许久未曾有过!
  北宫珉豪动作僵硬,没有动,也没有再说什么话,只是安静地做了一根木柱。
  阿瑾伏在他的胸膛处,放肆地哭着,她的手腕从他手中挣脱来,然后就抱上他那强劲有力的腰。
  他那手依然放在半空中,他看着怀中的阿瑾,等她哭。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