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侯府嫡妻+番外(十二)作者:三昧水忏

时间:2019-05-15 12:23标签: 种田文 宠文
才在美人榻上小憩了一会。 清晨的时候,北宫珉豪洗了个脸,简单用膳之后就上朝了。 北宫珉豪有意无意地躲着阿瑾,让她不至于太依赖自己。 阿瑾心中不是特别愉快,但北宫珉豪倒是时不时地也给她一些意外和弥补,所以,日子也就这样过了。 时间竟然眨眼就到了
才在美人榻上小憩了一会。
  清晨的时候,北宫珉豪洗了个脸,简单用膳之后就上朝了。
  北宫珉豪有意无意地躲着阿瑾,让她不至于太依赖自己。
  阿瑾心中不是特别愉快,但北宫珉豪倒是时不时地也给她一些意外和弥补,所以,日子也就这样过了。
  时间竟然眨眼就到了阿瑾的七岁。
  阿瑾上了学堂,也时常到皇宫中跟皇甫麟和皇甫馥雅一起玩,倒是不像以前那般的胆怯了。
  皇甫麟倒是挺照顾阿瑾的,时不时地摆起太子姿态,护着阿瑾,阿瑾心中甚是感激这个哥哥。倒是皇甫馥雅,看着阿瑾这样被皇甫麟护着,倒是有时候嘟着嘴,到马如意那边去告状。
  马如意笑笑,并不放在心上。
  他们这些做长辈的就是有意要将阿瑾嫁给太子皇甫麟做太子妃的,皇甫馥雅是公主呢,吃哥哥的醋么?小孩子啊!
  北宫珉豪已经二十九,双鬓发白,他未曾留胡子,因此似是四年前那般的英俊,当然,多了一份成年男人独有的成熟魅力。
  北宫珉豪坐在床榻上,然后看着面前为自己诊治的李御医,“怎么样?”
  “王爷,您的身体好多了。若是这样调理,慢慢地,就可以根治了,那药方真是好啊!”
  呵呵,四年了,四年才说若是慢慢弄可以根治,这样的词啊,真是够懂得安慰他北宫珉豪啊!
  “好,你下去吧!”北宫珉豪放下自己的袖子,然后起身。
  “是。”李御医说着就下去。
  北宫珉豪慢慢走出去,到了院子里,阿瑾和皇甫麟还有皇甫馥雅正在他的院子里玩,还有纪天逵的儿子纪纯、秦夫人与纪定北最小的女儿纪兰熙,五个小孩在他的院子里甚是热闹地玩。
  纪天逵在那边看着笑了笑,而眼尖地看着北宫珉豪,遂立即就走过来。
  “珉豪。”纪天逵道。
  “嗯。”北宫珉豪点头。
  “怎么样?”纪天逵看着他,“你脸色不太好。”
  “没事。”北宫珉豪叹了一口气。
  “来,喝杯酒。”纪天逵道,“就让他们在那里玩着吧,我们去九月楼小喝几杯,你很久没有跟我喝酒了!”
  “是么?”北宫珉豪道,“那就走吧!”喝酒!看淡了一切都不是什么话了。其实也是,单身一人,死了就死了,也没有什么挂念。而只有阿瑾啊,算算日子,只要看到阿瑾幸福嫁人,已经足够了。
  九月楼中,北宫珉豪带起一身的华丽,与纪天逵进入到四楼的雅间中,拿了上等百花酿,遂两人一起对面坐了。
  “珉豪,其实有时候你不说,你的一切都是会写在你的脸上。”纪天逵叹道,给他倒酒,“我刚刚看到李御医从你院子出来了。”
  “嗯。”北宫珉豪点头,将酒喝掉,“还有十八年。用十八年时光看尽这天下繁华,其实这苍天对我还是薄的。”
  十八年。
  纪天逵沉默,将酒也喝了,“很多事情都是不定的,你不必这么悲观。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是吗?”
  “也许吧!其实我也看淡了,这些年不就是这样就过了么?阿瑾已经七岁,这日子就是这样过来了啊!”北宫珉豪叹道。
  纪天逵点头,“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你放心,我们都一直关心着阿瑾,不会让她受到半点伤害的。”
  “嗯。”北宫珉豪点了点头。
  和纪天逵有这句没这句地就说开了,然后过了一个下午。
  两人回到镇北王府中,各自领了自己府上的孩子回去。
  皇甫麟和皇甫馥雅由侍卫护送着回了宫。
  北宫珉豪走入了那落英花园。
  十一年,这十一年里,落英花园总是开得如此灿烂。
  他很久没有进入这花园中了。
  那年十八岁,他看到她闯入落英花园中,原本想着要阻拦,却来不及。她已经先遇见了坐在轮椅上的南旭琮。
  自己就躲在那花丛外,屏息着像是个偷窥的人,看着他们的对白和动作。
  北宫珉豪啊北宫珉豪,你为何又想起曾经的事情呢?不是忘记得很好了么?
  “爹爹,你在看什么?”阿瑾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身后,然后问道。
  北宫珉豪一怔,自己是太入神了么?竟然不知道阿瑾到了这里来。
  “爹爹在看落花,阿瑾,你喜欢这落花吗?”北宫珉豪回神道。
  “阿瑾好喜欢,可是为什么爹爹,之前阿瑾在这里玩耍的时候,不见你进来这里看看?”阿瑾说着就踩入这里来,然后捧着地上的落花,这落花啊粉色粉色的,煞是好看。
  “爹爹没有想过为什么,阿瑾,有时候很多事情不需要理由的。”北宫珉豪道,然后走入这落花林子里。
  曾经他也在清昭的无忧花园中等着她,等着她从风中而入,踏着无忧花而来到自己的身边。那日,他忍不住拥着她,为她擦掉眼角的泪水,可是,也在那日,他亲耳听到她撕心裂肺的哭喊与绝望。
  虽然时光已过,而那个男人或者曾经带给她一丝的疼痛,可是,她终究是幸福了。
  北宫珉豪薄唇一笑,捧起一把的落花,微微呆愣。
  怔愣的时候,阿瑾将手中的落花就朝着他一撒,“爹爹!落花啦!”
  北宫珉豪回神,笑,看着她在落英花园中玩,喊了一声,“阿瑾!”
  阿瑾将花捧起,然后或是洒在自己的身上,或是往他身上洒。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北宫珉豪看着阿瑾的背影,似乎是看到她在风中越跑越远。
  “无殇……”北宫珉豪喊出来才怔了怔。
  他曾经道,自己不会再念再想这个名字了。
  他转身,走了出去。
  阿瑾以为他会跟着上来的,但是一转身,却是看不到北宫珉豪的身影,“爹爹!”她大声喊道。
  “为什么爹爹突然离开了呢?”见没有回应,阿瑾只好是摇头叹息,“那阿瑾自己玩吧!”
  眨眼的竟然是到了五月二十,这日,是北宫珉豪三十岁的寿辰。
  阿瑾一早就打扮得漂亮的,她要送上寿礼给他,这是她的心愿!
  她手中摸了摸放在膝盖上的浅蓝色袍子。
  那日在落英花园离开之后,无意间就听到了几个丫鬟在那里讨论,说的是三个月后北宫珉豪的寿辰。
  自己一定要送爹爹寿礼!让爹爹开心一回。
  从那以后,阿瑾不贪玩,一有空就坐在自己的院子里,由安嬷嬷请来的绣娘教着学习刺绣,绣袍子等等。
  阿瑾看着这密密缝缝的针线,心中少有成就感。
  八岁的娃其实没有什么心思,就是简单地想着要给他一个惊喜而已。
  阿瑾找来了一张纸,然后写上几个字,“祝福爹爹福寿安康,爹爹是阿瑾的好爹爹。”写完然后塞到袍子里,认真地叠好袍子,装入一个大箱子里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