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弃妃绝爱(三)作者:吕颜

时间:2019-05-15 11:57标签: 重生
。沐颜幽幽的开口,有一瞬间,她想告诉师哥一切,可如今,她忽然感觉师哥好陌生,陌生的身份,陌生的背景。 他若忘记了你,怎么会在屋子里守了一夜。轩辕冷淡漠的一笑,勾勒起的嘴角里苦涩翻滚的溢了出来,他是男人,太了解一个男人的感情,当他亲近她时,风
。”沐颜幽幽的开口,有一瞬间,她想告诉师哥一切,可如今,她忽然感觉师哥好陌生,陌生的身份,陌生的背景。
  “他若忘记了你,怎么会在屋子里守了一夜。”轩辕冷淡漠的一笑,勾勒起的嘴角里苦涩翻滚的溢了出来,他是男人,太了解一个男人的感情,当他亲近她时,风无心那隐匿的眼神,和眼神里那一闪而过的愤怒,都明显的告诉着他,风无心对她有感情。
  放手了,至少她可以幸福,轩辕冷快速的向着书案边走了去,大手拿起一旁的毛笔,却反复如千斤般的压抑在手中,那份沉重,让他的手开始不停的颤抖,一张冷肃的面容此刻愈加的y-in郁而痛苦。
  目光一沉,想起清尘山的一幕一幕,那鲜血从她单薄的身子里蔓延出来,那苍白的失去了心智的眼眸,心一沉,大手迅速的落笔,白色的宣纸上,快速的勾勒出一行一行的草书大字,一个一个沉重的落在目光里,压抑在心头。
  “京城的事情我可以解决,你自由了。”当落下自己名字的那一瞬间,轩辕冷只感觉心头剧烈的一痛,抓着毛笔的手在那一瞬间差一点折断笔身。
  “爷,你?”看着递到眼前的休书,沐颜愣愣的看向神色紧绷的轩辕冷,他放她离开了?
  “拿着吧,是我亏欠了你。”握着她的手,将休书放进了沐颜的手中,往事如风,快速的自眼前浮现而过,她的笑,她的倔强,她痛苦时的面容,一切一切都在一纸休书上划了了结。
  “穆言,我可以最后抱你一次吗?在她接过休书的瞬间,轩辕冷忽然悲痛的开口,沙哑的嗓音里有着怯弱的卑微,不等沐颜答应,忽然长臂伸过,将坐在床上的身子快速的揽进了怀抱里,紧紧的拥住,似乎可以冲淡她离开的悲痛。
  从没有如此的后悔过,如果不是他,她还是他的王妃,他还可以自私的将她留在身边,不去想她眼中偶然的脆弱是为了谁,可如今,在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之后,轩辕冷知道一切都迟了,他再也没有资格将她留在身边,再也没有资格了。
  窗口,南亦风扫了一眼手中的药,再次将余光落进床铺上相拥在一起的身影,神色一冷,瞬间掠身离开,他在想什么,她是轩辕冷的王妃,而他怎么能这样背叛沐颜,对别的人心动失神。
  两天之后,当脚上的伤已经无碍了,沐颜再一次的看着手中的休书,回想起轩辕冷的话,她如今已经没有任何的顾忌和担忧了,她可以和师哥说明一切,有轩辕冷在,她甚至连董家都不用再担心了。
  思虑着,终于抓起一旁的衣服穿好,沐颜扫了一眼窗外的夜色,向着南亦风的屋子走了去。
  再有一日就是武林大会了,只要取得了盟主的位置,他就有了可以和朝廷抗衡的一股势力,也就可以将董家安置在安全的地方,也可以安心的去九泉之下陪伴着沐颜,可为什么在这一刻,他忽然想起一张哭得心碎的面容,想起她温顺的依靠在他怀抱里,抓着他双手的感觉。
  他不能,不能这样对不起沐颜,脸色凝重了几分,南亦风刚刚波动的心绪渐渐的恢复了平静,也将一张梨花带雨的面容从心底驱逐了出去。
  “风宫主,这么晚了还没有休息。”捧着茶,蓝英推门走了进来,目光温柔的看向桌边的南亦风,爹说过,他是最有可能夺得武林盟主的人选,所以只要她嫁给了他,日后武林就有蓝家堡的一份。
  “出去。”目光扫了一眼走过来的蓝英,南亦风沉声的开口,冷漠的语气里没有一丝怜香惜玉的温柔。
  “风宫主,百晓宫虽然势力雄厚,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出现在江湖,势必有很多需要蓝家堡的地方,风宫主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似乎不在乎南亦风的冷漠,蓝英朗声笑着,继续道:“其实如果百晓宫和蓝家堡结成一体,日后对双方都多有好处不是吗?而且放眼武林之中,也只有我可以配的上风宫主的身份和气势。”
  门没有关上,所以沐颜走过来时,便看见了屋子里的一幕,刚刚的勇气瞬间化为一股子的怒火,这么晚了,师哥居然还和那个江湖女侠在一起,孤男寡女,师哥也不知道避嫌吗?
  一只手落在了肩膀上,南亦风刚要拨开,忽然视线扫过门外那抹凝望的视线上,他不能对不起沐颜,不能对其他的人动心,拨开蓝英的手就这样放了下来。
  一见南亦风没有拒绝她的亲近,蓝英爽朗一笑,顺势依靠在南亦风的怀抱里,脆声笑了起来:“看来风宫主是答应了蓝英的提议了。”话没说完,樱红的唇就这样印上了南亦风的侧面。
  只感觉心忽然冷了,大风呼啸的吹过,刮走了手里的一纸休书,沐颜茫然的将视线从屋子里收了回来,第一次,师哥因为醉酒才和王青柔有了关系,第二次,不得已才娶八公主,却没有碰过她,可如今,他没有醉酒,也没有不得已的苦衷,却接受了另外一个女人的示爱。
  心痛得不能再呼吸,眼前的亲密的一幕将她的喜悦击的粉碎,沐颜茫然的看着在大风里飘摇的休书,快速的转过身向着外面跑了去。
  四周呼啸的刮着山风,鹅毛般的雪花从天空里飘落下来,大朵大朵的落在身上,脸上,让她干涸的眼中连一滴的泪水也落不下来。
  “你可以走了。”在她转身离开的瞬间,南亦风y-in寒的脸,一把推开身边的蓝英,为什么逼走了她,他不但没有感觉到轻松,似乎还感觉到了心痛和后悔。
  “风宫主?”猛地被推的一个踉跄,蓝英错愕的看着脸色不悦的南亦风,刚刚还好好的,为什么这一刻却如此的冷厉。
  “滚!”狂躁的情绪再一次的席卷而来,南亦风低吼了一声,身侧的拳头握的嘎吱声响,才能压抑住冲出去找她的动作。
  “你!”气恼的一愣,刚要开口,可看着南亦风那y-in郁的似乎要杀人的目光,蓝英挫败的转身向外走了去。
  门被大力的拉了开来,风声似乎更加的大,把卷在半空里的宣纸也吹进了屋子里,休书?南亦风大步走了过去,看着手中的宣纸,神色复杂的看向门外,她带着休书来找他?
  不管如何,她的事情和他无关,抓着休书的手一紧,可当南亦风再一次的回过神时,却已经顺着沐颜离开的方向走了过去。
  “不用走了,前面是断崖。”南亦风冷凝的嗓音响了起来,他不懂为什么她看到蓝英挑逗他的时候,她会那样的神情难堪,可他更不懂的是自己,为什么在她冲出院子后,竟然再也放心不下她,还是追了出来。
  脚步一顿,听到身后的熟悉的低沉嗓音,沐颜迎风站立在山崖边,泪水s-hi润的脸上有着痛苦的苦涩,“我生我死,与你无关吧,风宫主!”
  “够了,过来!”风刮的猛烈,大风凛冽下,她单薄的身影随风舞动着,似乎随时会从悬崖上坠落一般。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猛地转过身,沐颜昂起面容看向眼前的南亦风,身子却忍不住的一点一点的后退,明知道他和一切和自己无关了,可为什么她还是那么的难受,看着他不曾拒绝别的女人,她竟然悲哀的连死的心都有了。
  “不要退了!”接受者她指控的眼神,南亦风眸光一沉,身影骤然间掠过,一把抓住沐颜的胳膊,低声的吼道:“再退下去就是悬崖了,你不知道吗?”
  “你放开我,今日我就算从悬崖上跳下去,也和你无关!”歇斯底里的咆哮着,沐颜痛苦的挥开南亦风的胳膊,破碎般的脸上有着掩饰不了的痛和无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