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弃妃绝爱(二)作者:吕颜

时间:2019-05-15 11:57标签: 重生
门的凌舞蝶撞了了个正着。 一阵清脆的破裂声响了起来。 啊,我的汤。惊呼着,看着刚刚熬制好却全都洒掉的汤,凌舞蝶难受的垂下目光,她熬了一夜的,知道轩辕公子他们连夜在看账,所以才想送过来给他们做夜宵的,却不曾想被沐颜给撞翻了。 还管什么汤,你的手
门的凌舞蝶撞了了个正着。
  一阵清脆的破裂声响了起来。
  “啊,我的汤。”惊呼着,看着刚刚熬制好却全都洒掉的汤,凌舞蝶难受的垂下目光,她熬了一夜的,知道轩辕公子他们连夜在看账,所以才想送过来给他们做夜宵的,却不曾想被沐颜给撞翻了。
  “还管什么汤,你的手都烫到了。”沐颜惊恐的开口,视线落在凌舞蝶那被热汤烫到的手背上,红成了一片,甚至起了水泡。
  “别用手绢擦。”轩辕冷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快速的握住凌舞蝶的手,用刚刚杯子的温茶水冲洗着,冷峻的面容在看到手背上烫伤后深深的皱在一起,“阿绝,有烫伤药吗?”
  “我去李管家那里问问。”司徒绝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凌舞蝶,拉过一旁失神的沐颜,催促道:“走吧,还不和我一起找药去。”
  “哦,好。”回过神来,沐颜回望了一眼站在屋子里的轩辕冷和凌舞蝶,刚刚开门的瞬间,她身子还没有出去,即使惊吓了凌舞蝶,也不至于撞上她手里端的托盘。
  “看来轩辕对凌姑娘还是很关心的。”笑着开口,司徒绝拉过沐颜回望的身子,“走路看着前面,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好,还准备再跌一回吗?”
  “你拿药不就行了,干嘛把我也拉出来。”回过神,沐颜斜睨着司徒绝开口,却依旧同他一起拿了药,再次向着书房走了去,神色复杂的看着门槛前的碎片:“我来打扫。”
  蹲下身子,沐颜小心翼翼的捡着地上的碎片,如果汤是被自己给撞翻的,那四周都洒了汤和碎片。
  如果是凌舞蝶自己故意将汤回倒在自己手上,那汤应该向凌舞蝶那边洒的多一些,也就是门槛外洒的多一些。
  沐颜一片一片捡着破碎的碎片,回想着刚刚的一幕,她才拉开门,凌舞蝶站在门口,而放眼看去,大都分的汤都洒在了门槛外,看的出是凌舞蝶自己倒的,用热汤烫伤了自己的双手,可为什么要这样做?
  沐颜深思的抬起目光,一旁的椅子上,轩辕冷正轻柔的帮着她上着药,难道是为了故意引起轩辕冷的注意。
  “发什么呆呢?”看着盯着轩辕冷不眨眼的沐颜,司徒绝突然的开口道。
  “没什么!”猛的回过神,沐颜惊吓的一怔,手指迅速的滑过锋利的碎片,刹那鲜血从指尖溢了出来。
  “别动,手流血了。”看着还要收拾碎片的沐颜,司徒绝快速的蹲下身子,握住她的手,“别收拾了,流血了你不知道吗?”
  “没事,我拿扫帚去。”音调低低的,沐颜挣脱了司徒绝的手,再次望了一眼凌舞蝶,却和轩辕冷投过来的视线撞在了一起,别过目光,沐颜迅速的走了出去,片刻后拿着扫帚走了过来,可惜还没有开始扫,却被司徒绝一把夺了过去。
  “我来吧,免得等会又割伤了。”语调闷闷的开口,看着神色有些恍惚的沐颜,司徒绝知道从刚刚一开始到现在她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的看向轩辕。
  看着扫地的司徒绝,沐颜目光一怔,恍惚间似乎回到了紫莨山的那一夜,她第一次学缝衣裳,却被师哥阻止了,到最后不知道是谁先吻上了谁,那个时候沐颜只知道自己是世界间最幸福的人。
  那一次,却是送饭的青柔姐打翻了碗碟,师哥也是夺过她手中的扫帚,收拾着眼前的狼藉。
  多么相似的一幕,沐颜眼眶微微的s-hi润着,想起司徒家那一夜的喜烛红帐,想起紫莨山巅将自己推下山崖的亲人。
  一时间百感交集,沐颜迅速的转过身,快速的向这屋子外跑去,再待在那里,她怕自己会压抑不住的咆哮出声。
  青柔姐,她当初在狼口下救下的人,却将她毫不心软的推下了山崖,甚至如今小鸟依人的依靠在师哥身边。
  凌舞蝶,也是她在马公子的强暴下救下的姑娘,看着今夜的一幕,沐颜忽然想,是否有一天,她也会同青柔姐一样,狠狠的在背后刺上她一刀,冷酷无情。
  瞄到忽然跑出去的身影,轩辕冷上药的手忽然一顿,随后继续着轻柔的动作,低声关切的开口,“这两天手不要碰到水,否则伤口不容易收疤。”
  “谢谢轩辕公子。”低低的应下话,凌舞蝶倾慕的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面容,随即又羞赧的垂下目光,任由他在手背上涂抹着药膏。
  第二日,却是雾气蒙蒙的清晨,司徒绝一大早就忙碌了,听轩辕水凝说,似乎阳洲之北的所有商铺的东家都要来见司徒绝,同他一起商讨最近打击司徒家生意的事情。
  因为多了对凌舞蝶的防备,所以沐颜无聊的从别庄的后门闲晃了出去,沿着巷子慢慢的走着。
  片刻后,忽然背后有着身影跟了过来,沐颜怔了征,继续向前走着,到了偏僻的角落,只见眼前身影一闪,一抹黑色身影从身后掠了过来。
  “小姐。”黑衣人沉声的开口,依旧是黑色的布巾蒙住了面容,只余下一双森冷无情的眼眸,如死人一般看着眼前的沐颜。
  果真是穆忠天派来的人,沐颜停下脚步,冷冷的看着拦在一旁的黑衣人,“说吧,爹又派你来找我做什么?”
  “主子说了,让小姐打听司徒家生意的消息。”黑衣人冷声的开口,冷漠的目光似乎看透了沐颜而望向未知的某个地方,冷酷而冰冷:“小姐不需要将账簿偷出来,只需要将赢利的商铺账簿名单抄下来就可以了。”
  司徒家的生意遍布大江南北,穆忠天想拿到司徒家商铺的名单,势必是想找出那些盈利的商铺,各个击破,好打击司徒家的势力。
  沐颜沉思着,这几日司徒绝和轩辕冷都在核算着账册,看来最近打击司徒家生意的人肯定是穆忠天派来的,打击司徒家,同时打击了轩辕冷和轩辕琅月,看来穆忠天计谋不小。
  “小姐,主子说了要小姐势必完成主子交代的事情,否则二夫人如同这束断发。”黑衣人冷声的说着,将掌心里一缕发丝交到了沐颜手中,随后一个纵身,消失在四周。
  姨娘的发丝!沐颜看着手中的一缕黑发,沉默的向着来时的路慢慢的走去,不动声色的拿到名单倒不难,毕竟她轻动了得,而且还带了丑颜的人皮面具。
  可拿到之后,到底要如何做?真的交给穆忠天任由他打击司徒家的势力,那毕竟是师哥的家人。
  思虑着,转眼已经回到了别庄,大厅里前来议事的人还不曾回去,沐颜遥遥的看了一眼,心事重重的走回自己住的院子。
  叹息一声,沐颜足尖点地,飞身跃上了寂寥一旁的假山,斜靠着,眯眼看着渐渐东升而起的日头,温暖的感觉吹散了冬日的清冷。
  大厅里,轩辕冷因为不方便出面,所以就坐在一旁的里间里,而端坐在大厅里的众东家都屏息的等待着司徒绝的决策。
  虽然是半年才一次的重要集合,司徒绝依旧是一脸的懒散模样,可那目光里的犀利和j-i,ng明却是不容小觑。
  “查了最近一月的账册,基本上我们盈利的铺子都受到了或大或小的打击。”司徒绝笑着开口,端起热茶轻轻的抿了一口,扫了一眼所有人,朗声道:“虽然司徒家的铺子都有特殊的标记,可我们真正盈利的铺子却是在暗处的,我就奇怪为什么对方就那么j-i,ng确的找到了我们所有赢利最多的铺子,然后从各种手段打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