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弃妃绝爱(一)作者:吕颜

时间:2019-05-15 11:43标签: 重生
文案 虐心,虐身。 古穿古,俗称灵魂附身。 新婚?大红的花轿,娶的是当朝的八公主。 亲人?却在她伤心欲绝的那一刻将她推落了悬崖。 生无可恋,活着亦是枉然,可幽幽转醒,不是森冷的阎罗殿, 却是面对着最暴戾的凶残,那冰霜般冷寒的男人,那仇恨中染血的
文案
虐心,虐身。 
古穿古,俗称灵魂附身。 
新婚?大红的花轿,娶的是当朝的八公主。 
亲人?却在她伤心欲绝的那一刻将她推落了悬崖。 
生无可恋,活着亦是枉然,可幽幽转醒,不是森冷的阎罗殿, 
却是面对着最暴戾的凶残,那冰霜般冷寒的男人,那仇恨中染血的目光。 
大红的嫁衣,绣着鸳鸯戏水的锦被上却触目惊心的鲜血, 
她茫然的看着身侧邪戾而狂暴的陌生面容,那眼中是可以燃烧一切的仇恨。 
心死,身残,再一次转醒,却是铜镜里一张陌生的面容, 
背负了一个已死女子的过去,忘却了曾经的自己。 
重生后,她又将何去何从?
弃妃绝爱·上部
内容简介:
  古穿古,俗称灵魂附身。
  新婚?大红的花轿,娶的是当朝的八公主。
  亲人?却在她伤心欲绝的那一刻将她推落了悬崖。
  生无可恋,活着亦是枉然,可幽幽转醒,不是森冷的阎罗殿,
  却是面对着最暴戾的凶残,那冰霜般冷寒的男人,那仇恨中染血的目光。
  大红的嫁衣,绣着鸳鸯戏水的锦被上却触目惊心的鲜血,
  她茫然的看着身侧邪戾而狂暴的陌生面容,那眼中是可以燃烧一切的仇恨。
  心死,身残,再一次转醒,却是铜镜里一张陌生的面容,
  背负了一个已死女子的过去,忘却了曾经的自己。
  重生后,她又将何去何从?
前记:朝朝暮暮
第一计:失败诱惑
  紫莨山。
  春日暖暖的阳光照s,he在半山腰的平坦处,一个绝美的女子依靠在身后的岩石上,闭着双眼,悠然的享受着深秋特有的温暖。
  “沐颜。”低沉的嗓音冷冷的响了起来,目光落在悬崖边那白色的身影上,英挺的眉宇不由的挑起,她又睡在悬崖边了。
  “师哥。”听到熟悉的嗓音,沐颜倏的从直起身子,白色的衣裙在悬崖畔随风舞动着,一个不察,掉下去,便是香消玉陨。“师哥,你回来了。”
  脆声喊着,沐颜笑眯起眼睛,看向站在阳光下的南亦风,微微的晕眩感席来,师哥长的还真是好看。
  “师傅找你。“南亦轩看着坐在石岩上的沐颜沉声开口,金色的阳光照s,he在他周身,却怎么也消融不了他散发出的冷漠气息。
  “哦,我还以为是师哥一天没见到我想我了呢。”原来是师傅找她,害她空欢喜一场,樱红的嘴唇失望的扁了扁,沐颜哀怨的瞅了一眼神色淡漠的南亦轩,眼中闪耀起顽劣的j-i,ng光,笑容愈加的诡秘。
  片刻后。
  “啊!”一声尖叫,响彻云霄,惊起了山间休憩的鸟儿,可知她的嗓音有多么的尖锐。
  “小心!”嗓音依旧低沉,可却听的出里面蕴涵的担忧,南亦风身影一个闪动,长臂快速的一拉,将跌向悬崖下的身子猛的拉回到自己怀抱里,深邃的眼中依旧冷漠,可冷漠之下多了份无奈。
  成功的被师哥抱住了,沐颜眯眼一笑,如无尾熊一般攀上了南亦风的身子,满足的叹谓一声:师哥身上好温暖。
  “胡闹!”察觉到她眼中的淘气,南亦风斥责一声,松开手,径自的向前走去,她每次都玩这一招,可该死的每次自己都会上当。看着离开的背影,挺立而僵直,看来真的生气了,沐颜暗自的吐了吐舌头,撒娇的开口:“师哥……”
  刚喊了一声,沐颜抬脚准备追赶南亦风的身影,可视线却落在石岩下一条青色的小蛇上,瞬间脸色大变,惨白下是惊恐的慌乱。
  “师哥,救命啊。”惊恐的大叫着,沐颜抬起的脚却在最惊险的一刻扭伤了,身子重重的跌坐在地上,握成拳头的手颤抖着,可惜那惊悚的感觉却清晰的传递到每一寸肌肤上。
  “师哥……”惨白的脸纠结在一起,娇小的身子也缩成了一团,只余下惊恐的嗓音带着哭腔凄楚的响了起来,自做孽不可活,这报应来的也太快了一点。
  三两步后,没有听到身后跟随而来的脚步声,而是一声高与一声的惨叫,南亦风无奈的停下步子,叹息一声,明知道她又在胡闹,可自己却怎么也狠不下心丢下她不管。
  “师哥。”话音已经不调,惊吓之下,沐颜颤抖着身子,瑟缩的偎在石岩旁,泪水磅礴的落下,s-hi润了一张小脸。
  忽然草丛一动,青蛇昂起头,一副胜利者的高傲姿态,青色蛇身扭动着,向着被它成功吓倒的人游了过去。
  “师哥!”尖叫声划破了山林,下一次,她绝对不会轻易的吓师哥了。
  “又胡闹……”低沉的话音猛的停顿住,南亦风神色一沉,手快速的一个扬起,流星镖随即s,he了出来,准确的打落在一旁游动的蛇身上。
  “师哥。”死了死了,哇的一声痛哭起来,如同看到了救星,沐颜蹭的跳起身子,一把扑在了南亦风的怀抱里,那蛇只差一点就要咬上她了。
  “别怕,已经死了。“抱住她身体的瞬间,南亦风掌心一动,被飞镳击中的青蛇已经被他的掌风推到了悬崖下。
  抽噎着,沐颜顶着红红的眼眶,红红的鼻子,平复着呼吸,努力的将刚刚的影象自脑海里驱除。
  可无论怎么想,那青蛇的样子依旧清晰的回放在眼前,恍然间,她似乎又回到了十多年前,那巨大的黑洞里,缠绕在周声的毒蛇,冰冷的裹在她身上,那红红的蛇杏子喷吐着,发出丝丝的声响,那巨大的蟒蛇盘旋的缠绕在她身侧,带来死一般的惊恐。
  如果不是师傅为了选找百年巨蟒,她会在惊吓里死去,可纵然被师傅带回紫莨山后,只要一看见蛇,那惊恐的过往会在瞬间放映在脑海里。
  感觉到怀抱里那颤抖的身子,南亦风目光一沉,轻柔的抱紧沐颜的身子,低声开口,“别怕沐颜,蛇已经死了,师哥在这里陪着你。”
  “师哥。”泪水从脸颊上滑下来,沐颜呜咽着,泪水朦胧的看着一旁的南亦风,怕倒不怕了,只不过委屈的成分多了些,“师哥,你下次不准丢下我一个人走。”
  大手带着特有的安定,轻柔的拍在了沐颜的背上,南亦风横抱起怀抱里哭泣的身躯,沉声道:“我们先回去。”
  点了点头,沐颜将头埋进了南亦风温暖的怀抱里,紧绷的情绪慢慢的放松下来,嘴角露出一抹j,i,an诈的笑容,其实蛇一死,她就什么都不怕了,不过师哥似乎很久没抱她了,看来老天对她还是不错的。
  “颜丫头,你又和亦风胡闹了。”看着被抱回来的沐颜,困山老人无奈的叹息着,他们师徒都被这丫头吃的死死的。
  “师傅,沐颜在山上被蛇吓倒了。”南亦风看着怀抱里已经睡熟的人,语气不由的轻了下来,“我先把她送回房去。”
  担忧染上困山老人的矍铄的双眼,低声叹息道:“这丫头,都十多年了,依旧走不出来当初的回忆。”
  轻柔的将谁下的沐颜放在床上,一抬头,目光却落在她依旧挂着泪水的脸颊上,南亦风轻轻叹息一声,修长的手指轻柔抹去残余的泪水,弯下腰,脱下沐颜的鞋子,忽然眉头一凝,视线落在她红肿的脚踝上,她扭伤了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