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娇笙(八)作者:南墨离

时间:2019-04-01 12:24标签: 重生 宠文
的未婚妻。 哦对了,她还是普云大师的俗家弟子,普云大师肯做这场法会,肯定跟那姑娘拖不了关系。 他们一家真不知道是上辈子修了什么德,今生才有这样的福气! 福哥儿父母的到来,果真又引起了一场小s_ao动。 因为,普云大师叫人将他们夫妻请进大殿去了。 这
的未婚妻。
  哦对了,她还是普云大师的俗家弟子,普云大师肯做这场法会,肯定跟那姑娘拖不了关系。
  他们一家真不知道是上辈子修了什么德,今生才有这样的福气!
  福哥儿父母的到来,果真又引起了一场小s_ao动。
  因为,普云大师叫人将他们夫妻请进大殿去了。
  这是多么无上的荣光啊,那大殿里头,除了普云大师那个俗家弟子之外,做得可都是弘济寺内的得道高僧,他们这些人,却是没有一个能进去的,可现在,福哥儿的父母竟然被请了进去!
  但仔细想想,这倒也并不是很奇怪。
  这场法会原就是为福哥儿而坐,现在,福哥儿的父母出现在这里,进到会场去倒也说得过去。
  这样一想,他们没进去倒也实在正常。
  气死他们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吧,没看见脸护国公夫人都没被请进去吗?他们还有什么好可惜的呢?
  有些事情一旦想开,好像就不觉得那么难以接受了。
  殿前再次毫无人声,只有梵音空鸣,缭绕不绝。
  经过了最初的惊慌后,福哥儿的父母很快就被这梵音所感染了,这一刻,他们几乎忘却了所有,耳边只有空灵安然的梵音,不似人间喧嚣。
  ……
  辰时过半,早朝退了。
  陆铮跟没等任何人,径自匆匆往宫门外走去。
  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今日心跳的有些快,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似的。
  可是,能出什么事呢?他想不透。
  因为想不透,所以更加着急,因而一下朝,便急着出宫。
  他不过领了个闲职,倒也不必每日坐职,只需去点个卯就行了。
  他已经决定了,待会儿点个卯就赶紧先回府一趟,看看是否出了什么事。
  陆铮走得太急了,不由引起了其他朝臣的怀疑。
  大皇子一派的官员才在殿上被陆铮攫了锋芒,这会儿心里正不忿呢,见陆铮走得这么快,不由酸道:“陆将军这是多着急,简直是行走如飞,难不成,是什么事情没安排好,怕叫御史抓了把柄,赶着回去安排么!”
  这话说的可有些无中生有了,这不过是个小官,大事没做过,全靠着拍马逢迎才站到了大皇子一派,平日里做的最多的,就是看着大皇子的眼色说话。
  譬如大皇子不喜欢陆铮,他便那些无关紧要的,捕风捉影般的话来挤兑陆铮。
  可他也不看看,他是个什么东西?
  这话今日若是大皇子,或者汪德蒲等人说出来,也许不会有人太过反驳,可是,他一个连实权都没有的小官,竟也敢污蔑陆铮。
  这不是找死么!
  正好她提到了御史,右相之子杜海峰,督察员左都御史便站出来说:“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说,这位大人看来对我朝律例不太清楚,还是回家去好好学学再来说话吧,无中生有污蔑朝中大员,可是要吃板子的!”
  那小官被杜海峰一呛,顿时收了声,畏畏缩缩地不敢去看杜海峰,犹如所投的乌龟一般。
  大皇子和汪德蒲见他这副德行,心里不由更加不顺,懒得再看,遂都大步走了。
  他二人的主要用泵见状,也纷纷快步离开,只留下那小官一个人面对太子一派的敌视,倒好像有几分可怜似的!
 
 
第784章 信仰的力量
  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话显然还是很有道理的。
  没人会去同情这样一个人,大皇子一派的中心官员是不屑,太子一派的则本就是对立面,自然不会去同情一个无中生有中伤陆铮的小官。
  那小官也不是时时都有机会上朝,本想趁着大朝会的机会,在大皇子面前表现表现自己的忠诚,博得大皇子几分青眼,给往后升迁打下些许基础,却不想偷j-i不成蚀把米,如今可是够后悔的了。
  不过,他是后悔还是如何并没有人关心。
  其实,不光他们觉得陆铮奇怪,就是太子等也觉得陆铮有些不对劲。
  按说,朝堂上的事情已经解决了,陆铮下了朝也不该急成这个样子才对,可看陆铮急匆匆的模样,分明就是着急出宫的。
  陆铮急着出宫,是为了去见谁?还是为了什么事?
  大家带着满腹疑惑追到了宫门外,便都知道,陆铮所急为何了。
  他们虽在朝堂上,不能立刻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但是,各家都有传递消息的人,外面发生了什么大事,他们一下朝,自有家里人会送消息过来。
  几乎同一时刻,各个官员便都接到了自家仆从送来的消息。
  这个时候,大皇子等人和太子等人的反应,就完全不同了。
  大皇子和汪德蒲,还有德郡王的脸色都十分难看,而太子,右相和文国公等则眼中闪过喜色。
  当下情势对谁有利,他们几乎立刻就能分辨出来。
  原本,太子等你就在担心大皇子一派还有后手,如今看来,即便是真有后手,他们也不怕了。
  而事实上,他们方才在朝堂上的猜测也是真的,所谓御史告状不过是个引子,大皇子他们的后手,怕才是最重要的。
  原来,这就是他们打的主意,搞臭陆铮的名声,重创太子一派的要员,这算盘打的还真是j-i,ng细啊!
  可惜,没想到却叫这一出出“意外”给搅和了。
  瞧大皇子几人的脸色难看的,怕是也不会想到,才不过一两个时辰的工夫,外面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吧。
  “殿下可要上山去看看?”右相捋着胡须问太子。
  太子想了想,道:“本宫便不去了,这个时候去,怕是法会也要结束了,大师虽慈悲为怀,但一向不喜世俗纷扰,倘或本宫去了,定要扰大师清净,再者,百姓们善心所致,齐聚紫霞山,本宫若去了,反倒叫他们不自在,这次便不去了吧。”
  “也好,”右相点点头,“殿下所言极是,殿下心怀百姓,仁善知礼,实乃我朝之幸啊。”
  太子笑呵呵的,谦逊道:“相爷谬赞了,本宫不过秉持着父皇的教导行事罢了,本宫向善之心,远远不及父皇,这等善事,本宫觉得应先报与父皇知道。”
  “殿下所言极是,那老臣便托大,向殿下讨个机会,亲自面见陛下,向陛下报告此事,殿下以为如何?”右相说着,便拱手去拜。
  太子见状,虚扶了右相一把,笑说:“相爷愿意劳动一趟,本宫自然愿意,那就劳烦相爷了。”
  右相也客气回了两句,便要准备重新入宫。
  大皇子和汪德蒲见这二人一来一往地在宫门口做起戏来,只觉得虚伪至极,心内更加不忿。
  但是,事情发展到了现在,已然对他们十分不利,他们现在要做的,是如何将原本的计划如常进行下去,而不是在这里跟太子等人斗气。
  思及此,汪德蒲便低声劝了大皇子一句,“王爷,大局为重。”
  大皇子,也就是瑞王听到汪德蒲这话,方才y-in着脸甩袖走了。
  汪德蒲和德郡王见状,自然是赶紧跟上。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是他们始料未及的,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那对夫妻会亲自去护国公府道谢,更加不会想到,普云大师会给那个孩子做祈福法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