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郡主娘子猛如虎 作者:绿旧衫

时间:2019-03-14 23:45标签: 甜文 强强
================= 书名:郡主娘子猛如虎 作者:绿旧衫 文案: 赵从愿死在了新婚丈夫的手上,醒来后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和亲的队伍中。 赵从愿想哭,和亲必定玩完,这条铁律是至理名言。 上辈子汲汲营营,最后也不得好死。所以这辈子赵从愿只想活的恣意放纵。那
=================
书名:郡主娘子猛如虎
作者:绿旧衫
 
文案:
 
赵从愿死在了新婚丈夫的手上,醒来后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和亲的队伍中。
 
赵从愿想哭,和亲必定玩完,这条铁律是至理名言。
 
上辈子汲汲营营,最后也不得好死。所以这辈子赵从愿只想活的恣意放纵。那应该从哪里开始呢?
 
就先逃个婚吧,远离渣男远离毒酒!
 
只是没想到的是,做了两世郡主的她一不小心混成了山大王,还成了十里八乡有名的小富婆。只是,这鸟不拉屎的破山头为什么有这么白嫩嫩的小伙子?
 
赵从愿两眼放光,顿觉人生诸多乐趣,直接将人叼回了窝。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从愿,崔显安 ┃ 配角:临衫,赵又清,魏璟 ┃ 其它:古言甜文1v1
==================
 
  ☆、重生归来
 
  “你真的不愿?”
  冰冷的瓷砖上跪着个身形单薄的少女,梳好的发髻凌乱不堪,面上带着泪痕,身上崭新的宫装被扯得满是褶皱。
  她低着头,被发丝遮住的大眼里盛满了惊惧,却还是看着面前的地板,颤抖着开口:“臣女不愿。”话音飘落在这寒冬腊月里,轻的寻不到一丝痕迹。
  皇帝抬起头,看着面前不识好歹的人,冷笑一声,手中的茶盏直接扔了出去,直中面门。半晌终是松了一口气,无力的挥了挥手:“罢了,你先退下吧。”
  地上跪着的少女如蒙大赦,颤颤巍巍的爬起来,向上首的皇帝行了一礼:“臣女告退。”
  等在御书房外的临衫正来回踱着步子,焦急的盯着门内的动静。看见主子出来,连忙迎了上来,“郡主!”
  赵从愿冲她安抚的笑了笑,示意她不要声张,苍白的小脸满是痕迹,额顶裂开的皮r_ou_有些瘆人,上面还带着红彤彤的巴掌印,瘦弱的像能被风刮走似的。
  临衫扶住她的身子,将手中的薄袄给她披上,慢慢的朝昭华殿走去。
  殿内烧着上等的兽金碳,火烧的旺旺的,一点儿烟味都没有,还带着一丝丝松枝清气。
  临衫挥退殿内随侍的众人,拿出药箱给主子上药。
  “嘶——”
  赵从愿看着皱眉不展的小丫头,抬手抹掉她脸上的泪珠子,轻笑出声:“傻丫头,哭什么。”
  临衫闻言,眼圈一红,再也憋不住了,抽抽搭搭的:“奴婢心疼主子,要是老爷还在的话,郡主哪用受这么多的苦……”
  赵从愿无奈,看着面前的小丫鬟,蛾眉微蹙,颇为自嘲的开口:“要是爹爹还在,我哪还当得成这个郡主。”
  合宫上下的人都知道,赵从愿虽背着郡主的名号,却是个最不中用的。太平盛世久了,英雄都能被淡忘,更何况她这个英雄的遗孤。
  京城赵氏,满门忠烈,一路追随先祖,曾帮先祖打下半壁江山,赵从愿的祖父战死沙场时,她的父亲正是舞勺之年,放下了手中的笔墨,毅然拿起了□□。
  她的父亲是怀凉的护国大将军,一生戎马,打过无数场胜仗,不知受多少怀凉的百姓敬重。她虽未见过,却一直引以为豪。
  15年前,北方鞳鞑率大军攻打怀凉,是她的父亲将他们驱逐出境,余威震慑边关,多年再不敢踏入怀凉半步。那场仗打得十分惨烈,无数边关将士战死沙场,她的父亲,威名赫赫的护国大将军,也将尸骨留在了那里。
  赵从愿的母亲得到消息,直接晕倒在地。拼着一口气生下丈夫唯一的血脉,当场血崩而亡。
  本该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贵女,坐在深闺里刺绣养花,却从出生就没了爹娘。皇家怜惜,带着对护国大将军的愧疚,追封护国大将军忠勇候,将军夫人为一品诰命,赵从愿为正一品淮阳郡主,接进皇宫由皇后亲自教养。
  为着皇家的体面,皇后尽心尽力的教养她,但兴许是早产的缘故,赵从愿3岁还不会开口说话,小小的人儿也痴痴呆呆的,皇后渐渐的也没了耐心,拨了丫鬟好生的看顾着。宫里的奴才,最会看碟下菜,小郡主不过是个没爹没娘的孩子,如今圣上和皇后都不在意,下人们更不会把她当回事。
  赵从愿从记事起,就是和奶娘相依为命,后来奶娘也死了,奶娘的女儿就被接进宫来陪她。
  临衫她老子娘是赵家的家生子,从小她娘就告诉她做人不能忘本,当年夫人救了她一家子,当牛做马也得好好伺候小姐,现在看着小姐受这么大的委屈,临衫气的牙帮子咬的死紧,顾不得规矩体统,语气硬邦邦,满是怨愤:
  “奴婢就知道皇上安得没什么好心,突然给咱们好吃好喝的,竟是存着这般龌龊的心思……”
  “闭嘴!”赵从愿低声斥她,面上带着薄怒,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她的脑袋,“在宫里也敢说这样的话,你的脑袋真不想要了?”
  临衫自知失言,低下头不说话了,只专注的看着小姐通红的膝盖。
  赵从愿叹了口气,将她扶起来,轻声说道:“我倒没什么,只连累你又要跟着你家主子过苦日子了。”
  临衫这才抬头,通红的双眼看着她,眼神倔强:“奴婢不怕,奴婢还是喜欢跟郡主过以前那样的日子,那样郡主就只有我伺候,没人能抢走郡主的芳心了!”
  赵从愿噗嗤一声笑出来:“放心,你家郡主的芳心可没人要!”
  “谁说的,自从咱们搬到这,不知道有多少人来讨好主子,巴巴地想见主子一面!”
  淮阳郡主在宫里低调了15年,谁曾想得了圣上的青眼,一朝成了陛下身边一等一的得意人,不仅珍宝字画一箱一箱的赏,更是让她住进了清平公主出嫁前的昭华宫。那些以前狗眼看人低的,都诚惶诚恐的来表忠心,生怕哪天小郡主一个不高兴,拿他们开刀呢。
  风平浪静的过了大半个月,赵从愿渐渐的放下了提防,毕竟皇上后宫三千,新鲜劲儿过去了,哪还有空记得她是谁。
  用完午膳,赵从愿正和几个小丫鬟玩编绳,门口的小太监高喊:“圣旨到--”
  赵从愿面上的笑一顿,顾不得更衣,带着一帮子宫人赶到院子里跪下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忠勇候之女淮阳郡主赵氏从愿,兰质蕙心,淑德含章,……,今继其父之风,与大锦朝新皇实为良配,择下月初三完婚,一切事宜交予礼部,钦此!”
  和亲!
  赵从愿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
  她的父亲为国捐躯,赵家世代忠良,辅佐萧氏皇族尽心尽力,到头来,她却要被送出去和亲?她爹若是泉下有知,不知可会后悔?
  “郡主,您还是接了罢,”宣旨的公公叹了口气,也有些不落忍。要说这人呐,就得识时务,和亲的人选早就定下了,是宗室里的一位郡主,这怎么轮,也不该落在赵从愿身上,赵家虽无实权,这一代也没有一个能撑住门庭的人,但这可是护国将军遗孤,稍有不慎,可是要让天下武将寒心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