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重生之高门嫡女+番外(五)作者:秦简

时间:2018-08-11 11:09标签: 重生 嫡女
.一下子多那么多冷面守门神也实在是怪可怕的,每次都把人家掌柜吓得半死.她总觉得.肖重华或许是紧张了些。哪家都有贵夫人出门.却从未见过这么大阵仗的。 金玉堂是一家布置十分豪华的店铺.店面上的东西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柜台上坐着一个j-i,ng明能干的
.一下子多那么多冷面守门神也实在是怪可怕的,每次都把人家掌柜吓得半死.她总觉得.肖重华或许是紧张了些。哪家都有贵夫人出门.却从未见过这么大阵仗的。 金玉堂是一家布置十分豪华的店铺.店面上的东西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柜台上坐着一个j-i,ng明能干的中年掌柜.一看到欧阳暖.立刻在不动声色之间打量了她的穿着打扮,然后迅速堆起满脸的笑容:“这位夫人.不知要买些什么?” 平日里要添置什么东西.自然有各家掌柜送了最好的亲自去府上,欧阳暖是从不理会这些事的.可这次,若是招人去府上,难免惊动董妃.还不如她亲自出来看一看。欧阳暖看了看柜台上的东西.摇了摇头,随后抬起头道:“还有些别的吗?” 掌柜只顾盯着欧阳暖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红玉在一旁轻声道:“我家主子是明郡王妃,站在这里看首饰像什么样子。” 掌柜一惊,这才反应过来,看着欧阳暖的脸色立刻变得诚惶诚恐,忙道:“是,是.郡王妃请到雅间坐坐,我马上命人送最好的珠宝首饰去给您挑选。” 欧阳暖早已见惯了别人诚惶诚恐的模样.见这掌柜如此表现,也就没有深想.只是点了点头。 等别人将她们带走后,掌柜的笑脸立刻沉了下来,对一旁的伙计吩咐道:“去告诉主子,他等的人到了。” “是。” 雅间里.掌柜亲自捧了茶送到欧阳暖的面前,欧阳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白瓷杯中淡绿色的液休流淌着温润的光,纯净透明.喝一口.只觉得香气馥郁.清甜可。,回味悠长。 掌柜赔笑道:“知道夫人定喝不惯那些俗茶,这种茶是我们专门为最尊贵的客人准备的.不知郡王妃可合心意?” 欧阳暖笑了笑.又喝了一口,才道:“这不是普通的花茶,。感甜中带着一丝清香.温馨芬芳。倒是很难得……,
 
  掌柜笑道:“只要郡王妃满意就好。”说着.他挥挥手.示意旁边的伙计把货品都拿出来。 红色的纱巾一揭开.一时屋子里满堂华彩,红玉和菖蒲都不由得睁大眼睛.她们跟着小姐这么多年.什么宝物没见过,可这家金玉堂的货物,还真是些好东西呢! 欧阳暖随手拿过一个奉在红绒锦盒里的赤金镶嵌玉环,见那玉环环环相连,玉色温润光泽.莹然光泽令人不禁侧目,欧阳暖点点头.的确是珍品,难怪这金玉堂在京都的名头越来越响了。 掌柜笑道:“郡王妃好眼光.这玉环持意用金镶嵌.做金主阳气,可缓玉之y-in气.金玉相间乃富贵祥和之兆。” 欧阳暖点点头,此物虽然贵重了些,毕竟不是宫中之物,没那么打眼.便决定要买下。红玉道:“小姐.是不是还得给郡主挑些礼物。” 欧阳暖想了想,的确如此,自己这个做姐姐的,也要给弟媳妇送点礼物,想到弟媳妇这个称呼,她心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来,好像有点高兴,又有点酸酸的.唉,家有少年初长成,这心思......也复杂得很啊。爵儿竟然也到了要娶媳妇的年纪了,欧阳暖不由失笑。转头拿起一对鎏金掐丝点翠转珠凤步摇.步摇满饰镂空金银花,以珍珠青金石蝙蝠点翠为华盖.镶着j-i,ng琢玉串珠.长长垂下.十分j-i,ng致美丽。 掌柜一直情悄观察着欧阳暖.又不时抬起头看看窗外,不知在等些什么,神色之间有一丝焦虑。 不多时.欧阳暖便挑好了红宝石、蓝宝石、碧玉翡翠的头面各一套.还有金黎红珊瑚福字钗一对,天保磐宜誓一对.红宝石串誓子一对,点翠嵌珊瑚松石葫芦头花一对,方壶集瑞玉簪一对。红玉道:“这些都包起来,回头送去燕王府找咱们取银子就成。” 说着,欧阳暖已经站了起来.掌柜连忙出声道:“等等......” 红玉狐疑地盯着掌柜,菖蒲也道:“等什么!难不成你还有什么稀罕货色没拿出来不成!” 掌柜知道自己失态,不由伸出手擦了一把脸上的汗,陪笑道:“是,姑娘说的对.还有不少好东西呢!” 欧阳暖失笑.道:“这些就够了。” 掌柜笑道:“哎,可不成啊,郡王妃是要送礼物给嫣然郡主.这可马虎不得!” 欧阳暖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淡下去:“哦.你也知道嫣然郡主么?” 掌柜额头上冒出一丝冷汗,心中暗道这女子果然敏锐,只是他毕竟经验老到.连忙笑道:“我们是生意人,京都最轰动的事如今就是嫣然郡主和欧阳将军的婚事了.这可是大喜事.也是做生意的好时机.大家都在买东西送礼呢!” 这番话说的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欧阳暖还是觉得有哪里怪怪的.她将心头的疑惑压下.笑道:“那就请掌柜把你说的好东西拿出来巴。” 掌柜笑了笑.立刻命人又送来了不少东西.欧阳暖一一看过.却都是和柜面上那些东西相似的物品,并不是什么珍品,甚至连刚才的那一批都比不上.不由似笑非笑道:“你说的珍品,就是这些?” 掌柜脸色顿时有些忐忑.脸上闪过一丝犹豫.刚要说话,就在这时候.有一个伙计进了门.对掌柜道:“掌柜.咱们不还有一副珍宝吗?” 掌柜脸上不知为何,突然涌现出喜色,忙道:“是,是,瞧我.都糊涂了,那昏头面十分珍贵,我一直都存着,也没能出手,不知道郡王妃可想看一看?” 欧阳暖喝了一口茶,越发好奇这掌拒究竟在想些什么了。 掌柜擦了一把头上的汗.对一旁的伙计使了个眼色.那伙计立刻应声去了.过了大半天的功夫.才端来一个j-i,ng致的红漆楠木匣子。掌柜小心翼翼地打开,随后奉到欧阳暖面前。 红玉瞪了这故弄玄虚的掌柜一眼.素手一掀.打开了盒子。 欧阳暖看了盒子里的东西一眼,在那个瞬间,猛地抬起了眼睛,盯着掌柜。红玉和菖蒲也下意识地向匣子里看了一眼.一时之间都惊得目瞪口呆。 红玉怒道:“掌柜,你是疯了不成.什么破了的东西也敢拿来给郡王妃看?你这铺子不想开了!” 匣子里根本不是什么稀世珍宝,更不是什么美丽的金玉首饰,而是一块四分五裂的碧玺.像是一个人破碎的心.孤零零地躺在匣子里。
 
  “这是我家主人送给您的.他说.便是碎了.您也必须收下。” 欧阳暖深深一震。不过片刻.她的目光变得坚定而强韧:“碎了就是碎了.收下又有什么用?请转告你家主子.不必多费心了。” 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又何必带了情绪拘束自己。她淡淡一笑,起身道:“告辞了。” 然而掌柜却突然挡在了她的面前.跪下道:“郡王妃.这句话.请您自己对我家主子说吧。” 一下子,屋子里变得一片死寂。空气的清冷逼得欧阳暖头脑中的记忆清醒而深刻.她深深吸一口气,似乎连空气中的清甜冷冽也是过去的气味.不曾有丝毫改变。命运的料缠.是这样无法逃离。 未等她说话,掌柜已经吩咐伙计守到门外,自己走到墙边的一个巨大的书架前.往一个不起眼的位置轻轻一雅.那里竟是一道小门!推开的窄缝仅能容一人过,掌柜道:“我家主子已经到了.就在里面等您。” 红玉和菖蒲对视一眼,眼睛里都流露出深深的警惕.红玉第一次后悔.她不该让那些侍卫留在外头的。其实也不怪她,这京都谁敢在人来人往的金铺做什么手脚呢? 欧阳暖慢慢地.闭了闭眼睛.他既然来了.如果见不到她.他是不会走的。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道:“红玉,你和菖蒲在外面守着吧。” 红玉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然而欧阳暖却没有犹豫.一只脚跨进小门时,心中莫名的不安,身后的那道暗门无声的关上。走在秘道里,无需火炬,两旁镶嵌的夜明珠将伸手不见五指的秘道耀得灿亮通明。穿过这条密道.前面一下子豁然开朗,却是一座小小的庭院.院子里竟然还种了一株红梅.只是因为照不到阳光,梅花一朵也无.颇为孤单寂察。 就在这时,门吱呀一声打开,他向她一步步走来.只穿着家常浅紫色平金缎团龙的衣裳,益发衬得面若冠玉,仿佛寻常富贵人家的公子,唯有腰际的明黄织锦白玉扣带.方显出天家本色。他似乎在叫着她的名字.似乎在对她微笑着.一如往常。可是她什么也听不到.眼中只看到了那双眼睛.那双春水一般的眼睛,却始终蒙着一层薄如蝉翼的y-in霾,熟悉而陌生。 他站在她面前不远处,静静地.凝然不动。仿佛是等待,等了漫长的一段时光.等那个姗姗来迟的女子。 “暖儿。” 欧阳暖看着他.慢慢却肯定地道:“你是和南诏的使臣一起来的。” 肖天烨笑了笑.目光灼灼地盯住了欧阳暖。那眼神她是知道的,像她曾经见过的.在水榭亭台旁潜泳的锦鲤.伏在荷叶之下.盯上了浅栖的蜻蜓。 莫名的.她觉得他和以前不一样.却说不出有哪里不一样,做了南诏皇帝.他应该开心才对的,不是吗?为什么他的身上,却让人感觉到一种大厦将倾的绝望之感。 是错觉吗?她应该是看错了,欧阳暖这样对自己说。 他看着她,眼神没有移动过半分,只说:“是,你猜得不错。” 足足有半年的时间没有见面,但她依然是他记忆中的那个人,并无一点、改变。他看着看着.莫名就勾起了嘴角,眼底划过一丝彻骨的冰寒。 “你过得很好。”他说出这句话.却是肯定的语气。欧阳暖微微低头,复又举眸微笑.眼中一片清淡:“是,我过得很好。 肖天烨却是冷冷地笑开了.他走到院子里的梅村下.坐在一旁的石凳上.”坐吧。” 那语气.就像是多日不见的朋友。可是欧阳暖却知道.他绝不会只是为了叙旧而来。南诏的帝王,千里迢迢赶到这里来,怎么可能是为了跟她谈她过得好不好?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我现在.是不是该叫您陛下?”欧阳暖这样道。 肖天烨却是淡淡地一笑:“陛下?这可真是个讽刺的称呼。” 欧阳暖知道,肖天烨如今已经是南诏的皇帝了,只是南诏不少人还是效忠于原先的主子.这样一来.他的日子.想必也不太平。更何况新帝登基,宜用怀柔之策,可偏偏肖天桦戾气太重.对于反抗者一概处死.半点情面也不留,欧阳暖担心长此以往.会招来更可怕的后果。然而.心高气傲的肖天烨比以前更加y-in沉,让她那些关怀的话,就再也说不出口。即便是这样静静坐着,即便是他什么话也没说.她也能感受到.他眼中强自压抑的恨意。 他恨她.纵然他的面色再平静.这样的恨意.也无法躲避。 没有人说话,两人便陷入了一阵沉默中。 良久,是欧阳暖打断了沉默:“那把古琴,我不可以收下。” 肖天烨冷笑一声:“我倒忘了.你现在是明郡王妃,怎么.连一把小小、的古琴,都不敢收下吗?” 他终究是这样任性妄为的一个人.纵然她从不曾怀疑他的真心.可他并未替她考虑过一丝一毫,他只懂得表达他的感情,却没有考虑过她会有多为难.会有多难做。的确,爱也好,恨也好,他都表现的那么彻底,让她无法忽略。但这样任性妄为的感情.实在是没有人能够承受。就像是那一株梅花,勉强它在这里栽植.却没办法开出花朵。 “是.我是明郡王妃,所以请你不要再送这样的礼物。”欧阳暖平静地.一个字一个字地道.让他听个清清楚楚。 肖天烨隐忍着的怒气终于爆发.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像是要捏断一般,眼睛里隐隐跳动的.是可怕的怒气。 欧阳暖望着他:“肖天烨.放手!” “终于叫我的名字了吗?你对我这般客气.客气到连陌生人都不如.我还以为,你已经不知道我是谁了!”肖天烨盯着她,眼中尽是冷酷的神色.”欧阳暖,我为什么来这里.你不知道吗?半年来,你高高兴兴地做你的郡王妃,可曾想起我一天半天?你可知道.我过着什么样的日子,以前的日日夜夜,我是用一种怎样的心情在想你?你现在坐在这里,还对着我说这样的话.我真想剖开你的心,看看究竟是不是黑的!” 他比以前更加暴戾.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在那夜夜目不交睫,枕戈待旦的半年里.耗尽的似乎不是他的冷静.而是他的寿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