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玄幻奇幻 >

拯救世界后前男友找我复合[综](上)作者:喻清夏

时间:2019-06-15 19:21标签: 综漫 网王
简介: 立花绘梨作为审神者,平生只做了一件错事跟某个把国家当成了恋人的男人谈恋爱,然后以被甩而告终。 在怒怼溯行军六年之后,她又接到了一纸公文,美其名曰上级审评,请重新就读高中拿到文凭。 然而二十四岁装什么高中生啊!当初没毕业把她揪来,现在又
简介:
  立花绘梨作为审神者,平生只做了一件错事——跟某个把国家当成了恋人的男人谈恋爱,然后以被甩而告终。
  在怒怼溯行军六年之后,她又接到了一纸公文,美其名曰上级审评,请重新就读高中拿到文凭。
  然而……二十四岁装什么高中生啊!当初没毕业把她揪来,现在又搞文凭歧视是什么意思!岂可修!
  读高中就算了,她又碰到了那个把她甩了的男人。
  这时候立花绘梨表示保持微笑。
  前男友什么的让他去死吧。你的恋人是国家,那老娘的恋人就是世界!
  立花绘梨:每天都在打死不承认身份和作死的边缘试探。
  透子:每天都在黑化的边缘强行拉回理智。
  内容标签: 网王 综漫 少女漫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立花绘梨,透(降谷零) ┃ 配角:我的恋人是这个世界 ┃ 其它:
 
 
第1章 
  立花绘梨碰到了人生中的第二道坎——
  她刚刚率领自家刀剑男士们同时间溯行军战斗胜利归来,就接到了来自于时之政府的加急文件,说是最近上级审查资料,要求审神者至少拿到高中文凭,或者高中在读。
  然而……
  立花绘梨,审神者在任六年,今年二十四岁,不巧,十八岁高中没有毕业就被时之政府拐到了本丸,然后再也没有回去过。
  她现在有一句mmp要说。
  审神者是拥有让历史上有名的刀剑以人身现世,并且率领他们击败妄图篡改历史的历史修正主义者——时间溯行军的灵力者。
  跟文凭有一毛钱的关系啊!混蛋!
  作为六年连续获选时之政府消灭时间溯行军数量排名前五的审神者,她把手上的笔摔在了桌子上。
  差一点滚落到桌下的笔,被一只带着白手套的手捡了起来。
  “主,注意形象。”
  “长谷部……!”
  立花绘梨一把抱住了忽然出现的人的腰,把脸埋在了他的胸口:“我现在去宰了那个脑抽的管理层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
  压切长谷部拍了拍她的背,轻叹了一声:“认命吧,主。”
  “我拒绝!”
  立花绘梨咬了咬牙,仰起脸一本正经道:“我都二十四岁了,才不要回去读高中!”
  而且那个世界,有一个她绝对不想要再碰到的混蛋。
  “可是……”
  狐之助的声音从外面响了起来,下一秒就叼着一份公文走进来,跳到办公桌上把它放下,然后仰起了头:“审神者大人,你的资料时之政府那边已经处理好,并且也已经为你办理好了入学手续。”
  “……入学手续?”
  立花绘梨松开了压切长谷部,扯过桌上的文件看了起来,越看脸色越差,最后强忍住了要把它撕掉的冲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知道了。”
  她一巴掌把文件拍在了桌子上:“上学就上学,好歹老娘当年还是一个学霸呢!”
  看着她妥协,狐之助在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样子是不用把背包里面,因为担心她会撕了文件而准备的备份给拿出来了。
  它看着立花绘梨气呼呼的模样,忍不住想起了六年前第一次见到对方的时候。
  那是她还是一个文文静静的姑娘,温柔的跟大和抚子似的,谁知道六年过去性格就变得这么暴躁容易炸毛……
  狐之助有时候都担心立花绘梨是不是压力太大,毕竟像她这种从就任开始就不间断的接任务的审神者真的是并不多见。
  想到这,它就抬起头跟压切长谷部对视了一眼。
  嘛,这样子当做是给她放一个假其实也不错……
  ……
  在狐之助把决定的文件和时之政府做好的虚拟资料带回来之后没过几天,现世的入学通知书和学校的制服就被送到了立花绘梨房间的桌子上。
  她看了看那套蓝色的西装制服瘪了瘪嘴,都有一些记不清自己六年前穿制服的模样,不过还是乖乖的拆开换上,然后走到了那面全身镜的面前。
  那头张扬了六年的金色长发在昨天被立花绘梨染回了原本的黑色,看在她的眼里显得有一些苍白,但是却格外的学生气息。
  晨起之后就只是做了简单护肤的脸上也没有再像往日那样上妆,让她本来就不符合年纪的脸看上去更稚嫩了一些。
  就仿佛她就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什么都没有经历过。
  立花绘梨不由伸手扯了扯垂落在胸前的头发,看着镜子里素面朝天的自己,心里莫名的不爽。
  这样子的形象让她想起了六年前那个煞笔一样的自己,更让她想起了人生之中的第一道坎——
  立花绘梨十八岁之前的人生,大概就只能够用人生赢家来形容。
  不管是学习还是样貌,她全部都是一等一,完全是属于人人口中别人家的孩子的那种类型,被所有人羡慕着。
  甚至就连她交的男朋友也是,相貌和性格都堪称是完美的,而且对她十分的宠溺,让立花绘梨一度陷入了恋爱的漩涡无法自拔。
  而就在她天真的为他们的未来做着编织,为对方的生日做好了一切的准备的时候,现实给了立花绘梨一个沉重的打击。
  她被那个男人给甩了。
  原因是他说他的心里有着其他能够当做是恋人的存在……
  “砰——!”
  立花绘梨一拳打在了镜子上,玻璃从中间裂开碎了一地,“噼里啪啦”的声音吓到了在屋子外面等待着她换衣服的烛台切光忠,也不顾礼节拉开了门:“主公,你没事吧!”
  “没事。”
  鲜红的血液顺着立花绘梨垂在身侧的手滴落在地上,混在了榻榻米和玻璃碎片之间,她扬着灿烂的笑容向烛台切光忠看过去,刚才的y-in霾仿佛从来都没有存在过:“只不过是手滑了而已。”
  “……”
  他沉默了一会,避开地上的玻璃走到了立花绘梨的身边,然后拦腰把她抱了起来:“我失礼了。”
  烛台切光忠把自己的主人抱到了一边的沙发上,看着她流血的手皱起了眉头,并且熟练的翻出了柜子里的医药箱给她做简单的消毒和止血。
  他一言不发的做着手头的工作,立花绘梨也知道他是生气了,就小声的嘟囔了起来:“光忠,很痛诶……”
  “是嘛?”
  烛台切光忠手上的动作却不像是听到了,反而更用力了一点,疼的立花绘梨直接叫了出来:“好痛啦!”
  “打破镜子的时候就不痛了?”
  “……那是个意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