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挽住时光不许动(下)作者:卿白衣

时间:2019-06-23 12:29标签: 天之骄子 欢喜冤家
细小的声音,听的更清楚了一点儿。 从男生卫生间那里传来奇奇怪怪的声音,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风声小了一点儿。 时浅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容泠的。 躲着我?嗯?容泠的声音似乎有些不太耐烦。 没有 你当初勾.引我的时候,可没这么纯
 
  细小的声音,听的更清楚了一点儿。
  从男生卫生间那里传来奇奇怪怪的声音,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风声小了一点儿。
  时浅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容泠的。
  “躲着我?嗯?”容泠的声音似乎有些不太耐烦。
  “没有……”
  “你当初勾.引我的时候,可没这么纯啊。”
  另一个声音应该是楚烟。
  时浅垂着眼皮子,贴着墙,不知道走还是不走,容泠讲话很不客气,完全不像平时,丝毫不留情面。
  孙菲菲还有没出来,时浅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等下去。
  声音还在继续,说话声断断续续的。
  “嗯……”
  “泠泠……”
  “泠……泠……”
  时浅听得耳根子发热,脚尖点着地面不安地摩挲了一下,那丁点儿声音,像极了她和晏辞。
  画面感十足。
  咬着嘴唇,时浅羞耻感涌起。
  她和晏辞那个的时候,不会也是这样吧……
  那天容泠从冬青办公室回来,很平静,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
  表面上,确实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切都在照常进行着。
  没人知道一班除了容泠,还有一对。
  大家都在写试卷,讲试卷,再写试卷。
  和铺天盖地的试卷一样,暗地里的流言蜚语也是铺天盖地。
  一夜之间,发酵,然后砰的一下,再爆炸。
  所有学生都在议论,但碍于学校并没有表态,老冬什么都没有,所有的议论都和下水道里的老鼠一样,上不得台面。
  什么都有,楚烟脖颈上有被人吮出来的吻痕,楚烟和容泠真上过床了,容泠父亲已经知道了……
  漩涡中央是容泠和楚烟,漩涡边缘是她。
  流言蜚语,有真有假。
  偶尔还会冒出关于她的,虽然是编的,但又是那么真。
  “嘶——”容泠似乎是抽了一口气。
  隔了会,又是一声压抑的,“亲这里,别咬。”
  “浅——”孙菲菲出来,刚喊了一声,被时浅一把捂住了嘴巴。
  动静有些大。
  时浅有些慌,拉着孙菲菲就要跑。
  没走刚才上来的楼梯,时浅也没敢走卫生间附近的楼梯,拉着孙菲菲小跑着过了回廊,急急地往楼下走。
  “浅浅?”孙菲菲还没洗手,被时浅的举动搞的一头雾水。
  “怎么了?”
  时浅一口气拉着孙菲菲跑到了楼下。
  松开了孙菲菲,时浅喘的有些快,额头甚至出了汗。
  胸腔在剧烈的震动着,靠着墙平复了会呼吸,时浅余光瞥见跟着下来的人,微张着的嘴又紧紧地闭了上去。
  “你见鬼了啊?小浅浅?”孙菲菲闲了心思,开了个玩笑。
  时浅:“……”
  比见鬼还可怕。
  你醒醒啊,孙菲菲。
  “班长?”容泠开口喊了一声,从最后一阶台阶走了下来,“一起走?”
  “容泠?”孙菲菲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甚至问了一句:“你也去上厕所?”
  时浅:“……”
  容泠:“不是。”
  “泠泠,那我先走啦。”
  听到声音,时浅仰头望了望趴在栏杆上向下看的楚烟。
  大冷天的,楚烟没穿校服,穿的很少,薄薄的一层衣服,此刻正笑眯眯地看着她。
  楚烟见时浅也在看自己,笑着对她挥了挥手,“小姐姐,你不会说出去的吧?”
  当着容泠的面,时浅只能点了点头。
  孙菲菲知道容泠和楚烟的关系,没太惊讶,她只是听的云里雾里,不知道时浅为什么要跑,也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起走?”容泠又问了一遍。
  “快上课了,你们先走,我去洗个手!”孙菲菲后知后觉地又想起自己手还没洗,又火急火燎地往卫生间跑。
  时浅跟在容泠身后,一前一后地往班级走。
  “班长,你还有这爱好的吗?”容泠冷不丁地开口。
  一开始时浅的注意力完全不在容泠的话上,慢吞吞地嗯了一声,反应过来,又迅速否认。
  “没有!”
  容泠似乎是笑了一声,往后看了一眼时浅,“你这样,晏辞能忍住?”
  时浅抿了抿唇。
  “和他相处这么久,他没告诉你,他们家是做什么的?”
  做什么的?
  不知道。
  但那并不重要。
  时浅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她只知道大喵的大姨是年级主任,哥哥是温言,寄住在这边,父母都在外面工作,平时很忙,没什么时间管他。
  “他没好到哪里去吧,回国之后还抽烟喝酒打架,谁知道他在国外又干了什么?”容泠又问。
  “没有。”时浅再次反驳,又为大喵辩解了一句,“他很好。”
  
 
  第72章 第七十一天
 
  Chapter.71晏少牛逼
  走廊上几乎没什么学生,风声呜呜咽咽的,寒风透过衣衫,冰冷刺骨。
  太冷了。
  时浅冻得有些受不了,很想弯下身子,背对着风口。
  楼道里的灯,不太明。
  你当初勾.引我的时候,可没这么纯啊。
  脑海中突然想起容泠刚才说的话,时浅忍不住打了个颤,但仍然坚持在容泠面前挺直着脊背。
  容泠一点儿都不像看上去的那样,也不是一个好招惹的人。
  光影打在容泠脸上,衬得少年有片刻的寡淡。
  他给人的感觉和周梒江有点儿像,但又不完全是。
  最大的不同就是,周梒江哪怕不开口,也绝对是不容忽视的那个。而容泠,他在班里的存在感很低,低到时浅从基本没接触过他,更不知道他是这种性格。
  那种很不客气,又强势的性格。
  有些y-in暗。
  又是一阵劲风袭过。
  容泠看着倔强地盯着她的时浅,缓缓地舒了一口气,脑袋往后一仰,片刻,又低下,开口说:“那些话不是我说的。”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
  时浅愣了一下,不明白容泠突然提这个干嘛。
  容泠见时浅那副模样,怕她听不懂,又补了几个字:“我的意思是,你和晏辞的事,与我和楚烟没有关系,懂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