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现代都市 >

其实,我也喜欢你+番外 作者:东篱君

时间:2018-07-26 09:58标签: 欢喜冤家 甜文
文案: 陆酒酒第一次见到任平生就毫不矜持的说要追他。 任平生表示拒绝! 陆酒酒约他吃饭,他刚从食堂回来。 陆酒酒请他看演奏会,他在手术台上。 陆酒酒约他周末爬山,他在去前女友家的路上 陆酒酒被打击到,决定不追了! 任平生:小姑娘做事果然不靠谱,三
 
文案:
陆酒酒第一次见到任平生就毫不矜持的说要追他。
任平生表示拒绝!
陆酒酒约他吃饭,他刚从食堂回来。
陆酒酒请他看演奏会,他在手术台上。
陆酒酒约他周末爬山,他在去前女友家的路上……
陆酒酒被打击到,决定不追了!
任平生:“小姑娘做事果然不靠谱,三分钟热度,半途而废!”
于是某个深夜,任医生暗戳戳地在网上发了条匿名求助帖:《追我的人追一半不追了怎么办?》
网友A:撩完就跑是不文明行为,楼主节哀,就当遇到个流氓!
网友B:肯定是楼主姿态端太高,不作不死,玩脱了吧?
网友C:我就幸灾乐祸的看着楼主,不说话!
 
食用指南:
1.轻松甜宠文。
2.男主表面高冷,内心闷骚,作天作地!
3.女主古琴老师,男主骨科医生!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酒酒,任平生 ┃ 配角:不重要 ┃ 其它:谈恋爱
 
 
 
第1章 
  陆酒酒背着琴从人群里挤出来又出了一身的汗,她把手里的矿泉水拧开,咕咚咕咚连喝了好几口,然后仰起头闭着眼睛,直接将剩下的水朝脸上冲。
  冲完抽出纸巾擦了把脸,才有力气小声咒骂了句:“真他妈的热!”
  做完一系列动作,她在离考场不远的一处凉亭里坐下休息,将后背用棉布袋子装着的那把古琴卸下横在腿上,然后掏出手机给左岚发了条语音:“西洋乐那边开始考了吗?民乐这边的考生已经进考场了。”
  不一会儿,那边就回了一条,吵吵嚷嚷的环境里,左岚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这边也刚进考场,我去,送到楼梯口就不让老师进,我那队里还有蘑菇大的小不点儿呢,可别出什么岔子。”
  陆酒酒听完无奈的笑了下,按着屏幕下方又回了条,安慰她:“每年考级不都这样,这人山人海的都让老师上去不乱套嘛,有带队老师,小蘑菇们能被照顾好,放心吧。”
  左岚想想她说的也对,暂时安心了,也寻了个背阴的地方躲躲毒辣的太阳,又问她:“你那边顺利吧,今天还有考生忘了带琴吗?”
  陆酒酒满意的回:“没有,今天都很乖,早知道就不用把琴背过来了。”
  按在琴面上的手指无意识一下一下的叩着,她收起手机,看一眼不远处的教学楼,里面开始传来各类乐器发出的声音,下午最后一场考试已经开始了。
  这已经是她第四次带着‘余音琴行’的学生驰骋社会艺术水平考级现场了。
  四年了,时间真是快啊!
  仿佛左岚拿着营业执照对她说‘酒酒,不开心就离开那个圈子,跟着学姐干吧?’就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
  凉亭里有徐徐的微风吹过,驱散了几分暑气,也将即将漫上来的伤怀往事的情绪一并吹散了。轻风拂面,陆酒酒瞬间觉得自己已经满血复活,于是晃了晃脑袋,将腿上的古琴又竖起抱在怀里,惬意的靠在栏杆上打盹儿。
  结果刚眯眼没一会儿,人正睡得迷迷糊糊,一阵突兀的铃声响起——
  “大王叫我来巡山,我把人间转一转……”
  陆酒酒一个激灵被吵醒,瞬间睁眼掏手机,一看,来电署名:活祖宗!
  脸色变了变,不敢怠慢,立马划了接听,声音还带着点讨好:“姥姥,比赛怎么样了?”
  话音刚落,那边暴躁的吼声便传了过来,“比个屁哦,打起来了,我们在第二人民医院。”
  “啥?”
  陆酒酒一下子弹起来,慌了神:“什么情况?您受伤了?伤哪了?严不严重?”
  那边的争吵似乎还未休战,而她姥姥也只是在硝烟间隙抽空给她打了个电话,对于她一连串的提问姥姥只应付了一句:“哎呀,一两句话也跟你说不清楚。”转头又加入战争,在那边霸气侧漏的吼:“技不如人还动手,臭不要脸,有种尬舞啊?来啊!”
  陆酒酒:“……”
  一个七十八的小老太太,成天哪来的这么大火气?
  还尬舞,上医院尬舞?
  陆酒酒气得想笑,但那头还有力气吵架,声如洪钟的,看来暂时没出什么大事。
  不过战事仍在持续,都是一帮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太,这万一有个什么突发状况,事情可大可小。
  她想想还是不放心,挂了电话又给左岚拨了一个,交代了一下事情经过,把手上的考生名单交接给和她一起负责民乐这边的同事,人就往学校门口跑。
  岚又打电话过来问:“要不要我开车送你过去啊?”
  陆酒酒一边拦车一边急切的说:“不用不用,二院又不远,我直接打车过去,没什么事情我就立马回来。”
  左岚听到那边风风火火的开车门关车门的声音,知道她已经上了车,便跟她开起玩笑:“看来你已经成功登上你们那片广场舞扛把子的宝座,成了大爷大妈们的主心骨,这副业可比主业红火多了哈!”
  “左岚,人艰不拆我们还是朋友。”
  陆酒酒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调了下面前的空调出风扇,然后像条咸鱼一样瘫靠在座椅上。
  其实最开始,是因为她姥姥关节不好,她在家时间多,凭着那点所剩无几的舞蹈功底,突发奇想的编了几支简单舞蹈,拉着姥姥在小区楼下练,让她锻炼锻炼筋骨。
  万没想到几个月之后,跳舞的人数已经壮大成了几十人,连小区公园的空地都容不下他们这支庞大的队伍,于是他们把阵地转移到对面的星辉广场。
  队伍大了,舞台大了,吸引目光的能力也更强了,随着新成员不断加入,将近上百人的广场舞大队成功引起社区居委会的注意。
  最后被收编入伍,成了正规军,经常性参加个社区活动,表演比赛什么的。
  眼看着花费的时间越来越多,陆酒酒觉得是时候功成身退了,毕竟她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参合进平均年龄超五十的队伍里,怎么看怎么另类。
  只是让她受宠若惊的是,自己居然还挺受那帮大爷大妈的喜爱,纷纷表示坚决不同意她的退出。
  她一边痛苦,一边又觉得很爽,于是就这么不正不经的留了下来。
  和临区的比赛七月初就定好了,三首连跳,新曲牌,现编的新舞,大爷大妈们怀着一举夺冠的心情兴致勃勃苦练一个月,怎么最后竟是打进医院这么个结果?
  到了二院门口,她付钱下车,习惯了车里的空调,乍一出来,一股热浪迎面袭来,灼得她吸气都呛了一口。
  小跑着进了急诊大厅,往里一瞅,嚯,人山人海。
  电梯口也乌泱泱的挤了一堆人。
  她抬腕看了眼时间,已经下午四点多了,这边不知道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再回考场处理后续,这么算七点那节一对一的课程恐怕要推迟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