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武侠修真 >

全球狂欢夜[无限](下)作者:从0

时间:2019-06-20 20:30标签: 爽文 无限流
,看牌之后问:还要牌吗? 老者老神在在地靠在椅背上,道:接着发。 一共发了三张,薛盛手里的牌是一个2一个5一个j。 j代表的数字是11,也就是说现在他总共有18点。 最高的点数不能超过21点,如果再往下发牌,他的牌就很可能会爆掉了。现在18点也已经很高了
,看牌之后问:“还要牌吗?”
  老者老神在在地靠在椅背上,道:“接着发。”
  一共发了三张,薛盛手里的牌是一个2一个5一个j。
  j代表的数字是11,也就是说现在他总共有18点。
  最高的点数不能超过21点,如果再往下发牌,他的牌就很可能会爆掉了。现在18点也已经很高了,没必要再冒险。
  老者这时候也没再要牌,伸手在自己的三张牌上摸了两下,盯着薛盛的眼睛说:“亮牌吧。”
  他说着,就把手里的牌摆到了桌面上——是3,7,9。
  刚刚好,只比薛盛大一点。
  薛盛愣了一下,瞪着他道:“你作弊!怎么可能刚好比我大一点?!”
  老者无辜地摊手:“牌是你洗的,也是你发的,我怎么作弊?”
  薛盛道:“你就是那些外星人弄出来的nc,它们连地球的天空都能完全罩住,改个牌面有什么奇怪的?”
  老者无奈摇头叹气:“年轻人怎么就这么输不起呢?你输了就是输了,说我作弊,也要有证据啊。”
  他说着,起身拿走薛盛手边放着的那把刀,笑说:“这东西就归我了啊,你要是想赢回去,可以继续拿别的东西跟我赌。”
  薛盛磨了几下牙,刚想说话,就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拍,抬头一看,只见史文走到了自己身边来坐下。
  史文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拿出一张道具卡来,对老者道:“我来跟你赌,这一次赌骰子。不过,得由我来摇盅,而且下注之后,还要把盅筒里的骰子从高处倒下来,然后再数点数,怎么样?”
  老者优哉游哉地起身把桌上的扑克牌收拢到一起,才笑说:“可以。”
  史文倾身从他面前拿走骰盅,将里面的骰子倒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再仔细看了看骰盅内部,才把骰子放到桌面上,然后迅速以骰盅扫过,将它们扫入其中,手臂飞快地摇动起来。
  骰子在里面发出清脆的碰撞声,他摇晃了大约十秒,才猛地将骰盅倒放到桌上,开口向上,并用手按住开口,盯着老者道:“你押什么?”
  老者笑了一声:“是你押。”
  “那我就押小。”史文说完,拿起骰盅站起来,高高将其倾斜下来,使里面的骰子纷纷落下。
  三颗骰子掉落出来,在桌面跳动了几下,慢慢停止。
  5点,3点,3点。十一点,大。
  老者呵呵一笑,朝史文伸出手来:“不好意思,你的道具卡,归我了。”
  史文皱起眉头,虽不情愿,却也只能将东西交给了他。
  按说骰子是没有扑克牌那么容易作弊的,因为扑克牌洗完之后其他人就看不到牌面了,就连发牌的人自己都不知道下一张到底是什么,在这时候就很方便作弊,随便怎么变化牌面都行。
  所以就算是有玩家站到老者身后去看牌也没用,因为早在洗牌之后就可以让牌面变得有利于他。
  而骰子则是在掉落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能看见的,如果作弊,那它们的跳动翻转就会表现得奇怪,应该可以看得出来。
  或者说……是他运气太差,自己押错了而已。
  严静上前来,盯着老者问:“如果我们抓到你作弊,是不是就能拿回东西,而且顺利通过这里?”
  老者笑着点头:“假如我真的出千了,你们又正好抓到,那我就随你们处置了。”
  这话听起来非常自信——他很确定自己作的弊玩家们肯定抓不到。
  严静将两人叫回去,五人一起走到了较远的地方去商量。
  但似乎除了赢过他和抓到他作弊这两种方法外,根本别无他法。
 
 
第62章 
  五人商量之后, 决定再上去赌一次, 其他人就在旁边仔细看, 一定要找出老者作弊的过程来。
  刚才史文和薛盛都已经用过他们的东西去赌,接下来就该轮到其他三人了。
  严静取下了耳朵上的耳钉,开口道:“先用我这个吧。”
  宋辛目前愿意拿出来的赌注是那把匕首和三根针, 如果这一次还不能成功, 下次就该轮到她去了。
  严静拿着耳钉走到中间的椅子坐下,将它放到桌面上, 盯着老者道:“这次我来。”
  其他人都走到了她后面, 目光则全部都盯着对面的老者。
  在五人的注目下, 老者微微一笑,从容说道:“当然可以,不过, 你要用这枚耳钉当赌注?它的价值可不够让你赢回前面两样东西的。”
  “那就先赌一样吧。”严静指了指他面前那张道具卡。
  老者哈哈大笑:“你倒是会选价值高的, 不过, 你的东西, 的确值这个价。”
  严静白了他一眼:“你废话可真够多的,直接说可以不就完事了?”
  老者笑容僵了僵, 捂嘴低咳一声,道:“好了,说正事, 你这次要赌什么?”
  严静按照他们刚才商量好的, 回答道:“还是骰子, 就按照刚才的规则。”
  老者点点头, 便将骰盅推了过来。
  严静明显不会玩这个,不能像史文那样熟练得像个经常坐庄的人。她只把骰子倒出来看了看,再放进去,然后用手掌盖住开口,用力地摇晃起来。
  大约十秒之后,她将骰盅放到桌上,却对老者说道:“我现在押小。”
  老者笑了笑,对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严静回头看了其他人一眼,见他们都微微皱着眉头,心里便往下沉了沉。
  可到了这个地步,也只能继续下去了。
  她咬咬牙,慢慢将骰盅倾倒,要将里面的骰子倒出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宋辛忽然出声道:“等等!”
  严静动作一顿,以为她已经发现了破绽,却又见她将一把匕首放到桌上,然后对老者道:“我押大!”
  老者愣了愣,一下子站起来,神色有点慌:“我可没说一次能让两个人赌!”
  宋辛笑了一下:“可你也没说不可以啊,这种特殊规定,得在一开始就说清楚才对吧?既然没说不可以,那就是可以了。
  而且,不管我们去哪家赌场,都没有一次只能让一个人下注的规矩吧?要真是这样,那些赌场早就开不下去了,不是吗?所以凡是赌博的地方,就不该一次只能让一个人下注才对。
  最重要的一点是——在一开始你告诉我们规则的时候,其中一句话是‘只要手里还有东西可以当赌注,随便你们赌多少次都行’。”
  她将“你们”两个字咬得很重,在说出这两个字时,她明显看到老者的嘴角抽搐了几下。
  这时候,站在后面的薛盛也走过来,拍下一串手链,笑说:“我押豹子。”
  老者脸上的肌r_ou_跳动着,站在那里有气无力断断续续的说:“你们……你们这是耍赖!不行,一次只能一个人!”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