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推理悬疑 >

追踪师 作者: 紫金陈

时间:2019-06-22 21:06标签: 悬疑推理
文案 卫星定位显示,一辆从主城区消失的汽车,却以高铁的速度穿越所有障碍物,直奔目的地? 犯罪团伙猖狂作案,却从未被天罗地网的监控探头拍到过,是运气还是背后有高人指点? 这个城市的安防系统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而警方分析后发现,犯罪团伙的目
文案
  卫星定位显示,一辆从主城区消失的汽车,却以高铁的速度穿越所有障碍物,直奔目的地?
  犯罪团伙猖狂作案,却从未被天罗地网的监控探头拍到过,是运气还是背后有高人指点?
  这个城市的安防系统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而警方分析后发现,犯罪团伙的目的只是为了把案件闹大?
 
 
楔子
  最近十年中国的安防产业拔地而起,监控探头早已成为城市标配,信号追踪、网络监控等新技术的运用,彻底改变了警察的办案方法。中国公安打击犯罪的历史,全面进入了电子刑侦的时代。杭州作为中国安防产业之都,国内最大的几家安防企业均落户其中。这座城市无论是安防硬件,还是警察的电子刑侦水平,在国内都首屈一指。2016年,杭州承办了云集各国领导人的G20峰会,可就在峰会召开的半年前,几起案件的发生却让整座城市的安防遭遇难题。一个接连在高档小区作案的入室抢劫团伙,却从来没被天罗地网般的监控拍到过。一辆安装卫星定位的汽车从主城区失踪了,最后出现在十多公里外的市郊。沿路监控都没拍到该车行踪,而卫星定位显示,车子是以近三百迈的时速一路狂奔到了目的地,高铁的速度!
 
 
第一章 
  早上八点半,沈研离开家,坐上汽车,驶向城西留下镇。
  汽车下了绕城高速,沿着天目山路继续向前行驶。上方巍峨的高架桥隔绝了天光,投下整段y-in影,将道路和车辆都覆盖其中。
  沈研双手握着方向盘,鼻梁上架了一副墨镜,深色镜片底下掩盖不了的是愁眉不展。
  他过去曾在大康公司工作,大康是中国最大的安防企业,是市值几千亿的A股上市公司,他是从事产品研发的高级工程师,自身拥有多项专利。四年前,他放弃了六十万的年薪,带着专利开始了创业。
  为了创业梦,沈研几乎把全部身家投入其中,又拉来风投,经过两年研发,产品成功落地,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就能顺利卖出去。
  他的产品主要针对警察办案,并非民用,订单完全指望政府的招投标。杭州作为中国安防行业之都,大康、海华等国内最大的几家安防企业均落户其中,整片华东地区的政府招标,几乎都被几家巨头瓜分,像他这种小公司步履维艰。
  去年几个城市的招标,他一个单都没拿到,如今公司资金已到了清盘警戒线,如果这几个月再拿不到订单,那么他的专利就要抵押给投资人,这些年的心血都将付诸东流。
  当务之急,是再融一笔钱,只要后面拿到订单,公司就能起死回生。
  于是,他想到了岳父。
  岳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留过学,后来回国办了外贸公司,这些年下来,攒了不少身家。他希望从岳父那儿借三千万,来渡过难关——不过并不乐观,女婿终归是外人,家里还有个小舅子。岳父一开始就不赞成他辞职创业,说他性格只适合当个上班的工程师,年初时得知他公司资金紧张就说了,早点儿折腾完回去上班。而且岳父在投资上吃过亏,十年前大江东新区开发时,岳父买了一排店面和一栋独立大别墅,结果政府开发迟迟未能推进,至今那片区域依然荒置。那时上千万的投资可是一笔巨款。自此以后,岳父在投资方面变得极其谨慎,更何况是投他这个濒临倒闭的公司。
  可事到如今,他也只好硬着头皮试试了。
  今天他是一个人来找岳父的,按妻子夏梦飞的说法,他先去谈,如果拒绝,夫妻俩再一同去,好歹多一次机会。岳父也不至于完全见死不救,总归能借到一些钱。
  岳父通常下午才去公司,所以他早上过去,有充裕的时间来说服对方。
  沈研转动方向盘,车子驶出主干道,拐进一条支路,没多久,进入一个别墅小区,来到一座独栋别墅前,蓝牙感应的大门收到车上信号自动打开,一座法式建筑出现在面前。
  这是一栋地上四层、地下两层的别墅,总计七百多平方米,室内置有别墅专用电梯,这几年流行电梯入户。
  车子拐弯到了房子背后,驶入地下二层的停车库,沈研刚下车,就停下了脚步。
  岳父的车不在,难道他已经出门了?
  沈研不死心,来到电梯前,掏出感应钥匙卡,在刷卡器上晃过,步入电梯,上到一楼,出了电梯门就是别墅客厅。此时,客厅也没人,整栋房子寂静无声。
  “爸……妈?”沈研朝楼梯口喊了几声,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他掏出手机,拨打岳父的电话,等待中,心里重温起准备好的说辞,可还没等到开口的机会,就听到对方手机已关机的提示,他又拨了一次,还是如此。
  沈研不甘心,又打到岳父公司。电话是岳父的助理接的,对方告诉他老板今天还没来过公司。他只好给岳母打电话,跟她说一声他来过,谁知岳母的手机也关了。
  看来今天是白跑一趟了,沈研准备已久的勇气和说辞,通通落空,只好回去。他穿过客厅,朝电梯走去,走了几步突然停下脚步,心中一股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
  停顿了几秒后,他霍然转身,重新朝客厅张望,很快,他明白了问题出在哪里。茶几上留着一副眼镜,这是岳父的眼镜,岳父有散光,常年戴眼镜。
  沈研皱起眉,联想到了空旷的车库,家里没请司机,岳父自己开车,一个常年戴眼镜的人出门开车怎么会忘了眼镜?
  岳父没在公司,和岳母两人手机都关了,眼镜落在家里,车子却开走了。沈研抬起头,目光笔直朝楼梯投去,空荡的房子让他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一步步走上楼梯。
  当他来到三楼岳父母的卧室时,只看了一秒,就意识到出事了。
  一个枕头掉在地上,床铺凌乱,窗户大开着,窗帘随风晃动。
  随后,他的目光转到了装饰台上,那里的烟灰缸下压着一张巴掌大的纸条。
  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指挥室里,大队长林奇瞥了眼桌上的照片,上面是一张纸条,写着:“NO.5,人在我手里,报警即撕票。”
  林奇抬起头,问站在他对面的年轻刑警:“现在什么情况?”
  “昨晚十二点,小区门口的监控拍到业主家的奔驰车驶出去,绑匪驾车时戴了口罩和帽子,无法辨认长相。我们跟汽车厂商调取了车辆的GPS数据,发现车子停在北面十公里外的一处空地上,车已经找到了,上面没人,但是……”年轻刑警欲言又止。
  “直接说!”林奇不耐烦地咆哮。
  刑警咽了下唾沫,因为接下去的话连他自己都没法相信:“GPS显示,车辆离开小区后,是以接近三百迈的速度一口气奔到了目的地。”
  “三百迈?高铁啊!”林奇冷笑一声,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就是再好的车,市区道路也开不到三百迈!”
  刑警尴尬道:“而且车子的运动轨迹是直线。”
  “那又怎么样?”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道路都是纵横交错的,运动轨迹是直线,意味着车子穿越了所有建筑物,直线奔到了终点。”
  “这不可能,GPS数据错了。”林奇很肯定地下结论,电脑数据出错是常有的事。就像有时候手机导航,明明身在这条街,却被定位到了另一条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