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天降麟儿之天公作美 作者:烟雨江南

时间:2020-05-19 13:27标签: 古代言情
【内文简介】 他,本该是新上任的知县, 可惜天生的温和善良,使他不适合官场的争斗, 连县太爷的位置都没有坐稳,他就被来了个即行革职、永不叙用。 好吧,他承认他不适合做官,那他去游历江湖总可以了吧。 可是为什么,本该陪他游玩的好友,游着游着却游到
 
 
 
【内文简介】 
 
他,本该是新上任的知县, 
可惜天生的温和善良,使他不适合官场的争斗, 
连县太爷的位置都没有坐稳,他就被来了个即行革职、永不叙用。 
好吧,他承认他不适合做官,那他去游历江湖总可以了吧。 
可是为什么,本该陪他游玩的好友,游着游着却游到了他的床上, 
最后还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个『瘤子』。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三年前的一次邂逅,注定了他们的缘分。 
上天都那么客气了,让他再次遇到了这个小探花, 
他怎么能不照单全收呢。 
罢官免职? 
正好,可以让他拐人带拐心。 
人好、心好、脾气好、外加还有一个特异功能, 
这次啊,他绝对是赚到了。宝贝,你就等着老公来疼你吧! 
 




 
 本站已更换域名,旧域名可能出现断章、缺章无法阅读等现象,
看全本免费小说请点击进入新域名阅读:天降麟儿之天公作美 作者:烟雨江南 ☜☜☜

 本站已更换域名,旧域名可能出现断章、缺章无法阅读等现象,
看全本免费小说请点击进入新域名阅读:天降麟儿之天公作美 作者:烟雨江南 ☜☜☜
「闭上你的乌鸦嘴。」书生斜眼一瞥少年,重又抬头看山:「前面不远处就是宁化镇,日落前咱们足可赶到那儿打尖休息,短短一段路,哪里就会遇到强人。」 
「翼儿,小乐说得有道理,快些赶路要紧。」车帘一掀,一位老妇探出头,慈爱说道。 
「是,娘。」书生对着娘亲一点头,催动马儿,加快了脚程。 
正急急赶路,忽听一声哨响,前方路上现出几骑,书生心一沉,莫非真被那乌鸦嘴说中了,有强人打劫? 
「小子,留下钱和女人。」强人简短截说,干sjakd@#$@%FGJJXJFR@#$!$!#@FJS#$$%$REW%#$%#$@$#@$@#$@@@WREW@%#$@#TERW%$#W#W$#%REW%#$W脆得很。 
「小乐,你看着我娘。」书生抽出佩剑,仗着有几分武功底子,冲了上去。 
叮叮当当十数声后,书生脖子sjakd@#$@%FGJJXJFR@#$!$!#@FJS#$$%$REW%#$%#$@$#@$@#$@@@WREW@%#$@#TERW%$#W#W$#%REW%#$W上一把刀横着,动弹不得,只能睁着一双俏眼,急怒交加,暗悔大意,自己死伤不足惜,但娘亲…… 
「原来是一个老女人。」掀了车帘,强人不由失望,为首一人吩咐道:「丢了这女人,把这小孩带上,给老大做小厮,这书生嘛……」他用刀柄挑了挑书生下巴,轻佻道:「长得还真不赖,可惜是个公的,罢了,带回去给兄弟们解解闷也好。」 
众强人大笑,一人突然挥刀,向妇人颈上砍去。 
「娘!」书生大惊,极力挣扎sjakd@#$@%FGJJXJFR@#$!$!#@FJS#$$%$REW%#$%#$@$#@$@#$@@@WREW@%#$@#TERW%$#W#W$#%REW%#$W,颈上鲜血迸流。小乐举鞭一挡,只将刀势阻了一阻,大刀仍落下,砍在妇人肩上。妇人一声惊叫滚落车下,那人见一刀不成,便一脚踢开小乐,又上一步,欲结果了妇人。 
「娘!」书生一声狂吼,便要冲过去,但强人哪里容他乱动,一把扯住。正在危急之际,两颗石子忽破空而至,打落了横在书生颈间的长刀和那强人堪堪砍到妇人颈上的刀。 
变故陡生,众强人惊怒,书生大喜,转头望向石子来处,只见两骑奔来,为首一人尖嘴猴腮,偏生身材甚是槐梧,看着说不出的别扭,此人飞骑而来,叫道:「光天化日,竟有人强抢民男,看老子收拾你们。」乒乓几响后,众强人四散奔逃,大汉犹自叫嚷,嫌不过瘾。 
「无忧,住口。」后面那人慢悠悠开了口,一句便制住大汉的叫嚷。书生一时有些无措,后面这位显然是主子,但赶跑贼人的是仆人,这该如何谢法?他只得抱拳做了两个揖:「二位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请受在下一拜。」 
「无妨,举手之劳。」那人身量挺拔,面貌端正,看定书生如玉面庞,淡淡一笑,示意那叫无忧的汉子帮小乐处理妇人伤口。书生更为感激,又道:「学生杨翼,如今蒙圣恩授宁化知县,正携母赴任,没想到遇上贼人,幸而壮士相救,请问恩公姓名,在下好铭记于心。」 
无忧心道,其实也不必谢sjakd@#$@%FGJJXJFR@#$!$!#@FJS#$$%$REW%#$%#$@$#@$@#$@@@WREW@%#$@#TERW%$#W#W$#%REW%#$W,你若不是美人儿,主人可不会叫我救你。果然他便听主子说道:「你生得这样美,我怎会舍得不救呢。」 
杨翼瞪大眼,一时不能适应这种由救命恩人到登徒子的转变,但对方忽又转成正经样子,拱手说道:「你如此年纪就当了县太爷,在下佩服得紧,也罢,我好人做到底,就送你到任如何?」 
杨翼又瞪大眼,sjakd@#$@%FGJJXJFR@#$!$!#@FJS#$$%$REW%#$%#$@$#@$@#$@@@WREW@%#$@#TERW%$#W#W$#%REW%#$W清凌凌的黑眼睛睁得煞是sjakd@#$@%FGJJXJFR@#$!$!#@FJS#$$%$REW%#$%#$@$#@$@#$@@@WREW@%#$@#TERW%$#W#W$#%REW%#$W可爱,那人不由又笑,说道:「我叫林良栋,江湖人士,四海为家,若杨兄弟不嫌弃,便让我送你到宁化县罢。」 
一个如此美貌的弱质书生,只带着老母和一个小仆孤身行走,在福建这等男风炽盛之地,甚至比女流之辈还要危险,他林良栋既爱英雄救美,又向来怜香惜玉,只得好人做到底了。 
杨翼闻言大喜,杨母和小乐自也无异议,一行人重又上路。林良栋走南闯北,见闻广博,游戏人间之态中却又成熟有礼,十分风趣,杨翼对他感激之余,又增了诸多好感,言谈之间十分亲近,俨然把他当做了大哥。林良栋越发咧着嘴嘻嘻不已,这小书生美貌却不酸腐,更无一般读书人对江湖人的轻慢疏远之态,真是难得,于是他一口一个杨兄弟叫得亲热,不时还拍拍肩膀,拉拉小手,对杨翼当真十分喜爱。 
 
天黑后,几人才到宁化镇,找了客栈住下,第二日,杨翼方到宁化县衙,递上委任书等必要文书,那宁化县主簿和师爷等见杨翼年轻,又腼腆温柔,言谈之间便有些轻视之意。林良栋见状,不由暗叹。 
其实他也很奇怪以杨翼这等人品样貌,如何能当得了县太爷的,昨日与小乐和杨母闲聊方知,他原在长宁县当县令,之所以能得平安无事,全靠京里恩师照拂,还有就是赖几位好友帮他打点,加之杨翼人虽温和,但很聪明,勤勉清廉,如此不但捱过了一年,还得了一个青天小老爷的美誉,只不过人若清廉了,对上司和身边办事之人有时就有些怠慢,不久前天子一纸令下,调他任宁化知县。 
宁化地处深山,县小而贫,甚至尚有未开化之属与长宁相差甚远,小乐评价,照他家公子这样做官做下去,最后做到牢里也未可知。林良栋大笑,拍他肩道:「莫担心,你家公子命好,到哪里都有贵人相助。」言下之意,自己便是杨翼到宁化遇到的贵人。 
此时他见县衙上下对杨翼怠慢,便咳了sjakd@#$@%FGJJXJFR@#$!$!#@FJS#$$%$REW%#$%#$@$#@$@#$@@@WREW@%#$@#TERW%$#W#W$#%REW%#$W一声,两手交握,两眼向天,说道:「杨兄弟,这官厅简陋,如此怎不把知府陈大人和礼部尚书张大人送的字画挂上,这两位都是书法名家,画也好,挂上了可是又装点厅堂,又有体面。」说着便吩咐无忧回客栈取字画来,无忧飞也似地去了,不一刻便拿来一包裹,打开,拣出两幅字画挂到了县衙后堂。那张主簿和李师爷张大眼,看字画笔意落款,转过脸来已是一脸谄媚。 
林良栋暗笑,杨翼一双黑眼睛则注目林良栋,万分感激,虽不知他从何处得来那两位大人真迹字画,但林大哥为人正派,断不会是不法途径得来。他却不知林良栋本人出身世家,交游广阔,别说两个官吏的字,就是皇帝老子的亲笔他亦有办法弄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