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小说 >

昭华未央+番外(五)作者:阿幂

时间:2017-12-17 11:35标签: 宫廷侯爵 宫斗 怅然若失 恩怨情仇
第282章 肯定 又说徐清小产,高贵妃往乾元帝那里哭诉,以乞乾元帝与她母子们一个公道,乾元帝未置可否,只使人将高贵妃送了回来。饶是高贵妃知道乾元帝薄情,待看得他连着嫡亲孙子也不放在心上,哪能不心灰,迷迷瞪瞪回了昭阳殿,却看着柳海候在殿前,见着她
第282章 肯定
  
  又说徐清小产,高贵妃往乾元帝那里哭诉,以乞乾元帝与她母子们一个公道,乾元帝未置可否,只使人将高贵妃送了回来。饶是高贵妃知道乾元帝薄情,待看得他连着嫡亲孙子也不放在心上,哪能不心灰,迷迷瞪瞪回了昭阳殿,却看着柳海候在殿前,见着她回来,立时过来相接,扶着高贵妃下肩舆,又道是:“殿下方才使珊瑚女官来过了,听着您不在,就回去了。”
  高贵妃听见玉娘,想起乾元帝对玉娘的种种关爱来,鼻尖一酸,不由把袖子举了起来盖在脸上,只道:“知道了。”柳海一面扶着高贵妃进去,一面又说:“陈婕妤亲身来过,倒是哭得眼红鼻肿,听着您不在,略坐了会也就回去了。”
  听着柳海这话,高贵妃立时将遮脸的袖子拿开,若是玉娘,高贵妃倒还信着玉娘是出自好意,到底自家母子与玉娘来说已全无威胁,若是善待了他们,倒还好为她博个心胸宽大的名头。而陈婕妤那个贱人,她们二人之间的仇怨生死难解,若陈氏不是来瞧她的好戏,她高姓与她倒过来写!因此瞪眼瞅着柳海,咬牙切齿地道:“你们与她说了甚!”
  柳海叫高贵妃这一眼瞪得遍体生寒,不由将头低了下去,轻声道:“陈婕妤问奴婢等您去哪里了,奴婢照实回了。”高贵妃听了这话,略想了想,脸上慢慢地缓了下来,竟是道:“你去承明殿,见着陈婕妤就说我回来了,听见她去过,特遣你致谢。她若是问圣上说了甚,你告诉她,叫她来问我!旁的不用你多嘴。”柳海答应了,将高贵妃送进昭阳殿,便出来承明殿去了。
  柳海进得承明殿,与陈婕妤请了安,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来,恭恭敬敬地道:“婕妤,您才走,咱们娘娘便回来了。听着您去过,特遣奴婢来致谢。”陈婕妤将柳海打量了眼,瞧不出柳海脸上有甚异色,便叹息道:“你们娘娘还好么?圣上可说什么了?”柳海听说,脸上就收了些笑容,叹气道:“娘娘甚也没说哩。奴婢又是什么人?哪里就敢问的。若是婕妤关切,不妨亲自请问我们娘娘。”
  陈婕妤听着这几句,便端个惋惜的面容与柳海道:“罢了,你们娘娘这会子想也不太乐意见人呢。你回去与你们贵妃娘娘说,晋王与晋王妃还年轻着呢又夫妇恩爱,举案齐眉的,来日方长,日后三男五女也能有呢,贵妃娘娘到时只怕愁的是抱不过来。”柳海恭声答应。
  瞧着柳海退出承明殿,陈婕妤脸上就Yin了下来。
  在陈婕妤心上椒房殿那一胎,才是心腹大患。陈婕妤深知若是叫玉娘得着儿子,储位便是她们母子的囊中物,哪个也越不过去。可玉娘从前就行事谨慎,如今更是小心,连个扎针的缝也寻不见,陈婕妤恨得咬牙,暗地又埋怨景和妇人之仁,不早些将玉娘除去,痘症能叫景明没命,也一样能害了玉娘去。便是不能要她Xing命,脸上落下几个麻点来,瞧乾元帝那个好色的还能瞧得上她不!偏一味放纵,致有今日,偏他还有脸责怪她这个亲娘胡闹!
  而高贵妃这个贱人,从前得宠时便是目中无人,如今就是失宠,也仗着位份在她智商屡屡作威作福,十分的可厌。在陈婕妤看来,乾元帝早不把景淳看在眼中,便是叫他得个儿子又能如何呢?只是晋王妃小产落下了个已成型的男胎,也算是桩喜事了,依着景淳那个脾Xing,再想要,还不知到什么时候呢,因此便做个关切的模样往昭阳殿走了回,要看高贵妃笑话,不想却是扑了个空。
  不想高贵妃回来之后,立时遣了人过来。尤其那句叫“若是婕妤关切,不妨亲自请问我们娘娘”,不是高贵妃授意,那柳海再不敢自家擅作主张。而高贵妃不该是伤心欲绝的时候吗?如何这般强硬,竟还叫她亲自去问她?莫不是,乾元帝与她说了甚?
  看着晋王妃出事经过,陈婕妤也觉着似乎是景和手笔,可又不敢去信询问景和。
  在陈婕妤看来,椒房殿那位素来爱做个好人,这会子扮慈母都不及,且自家又七灾八难的,为着这个,饶是知道晋王妃母子危殆,乾元帝也不肯将御医署中千金科上最出色的楚御医给晋王妃用。她何必出这样的险招。等一等,椒房殿才动了胎气,急召的楚御医。莫不是椒房殿那位知道自家孩子未必保得住,所以不想叫高贵妃得个皇长孙去?陈婕妤想在这里,竟就有些坐卧不宁,便命备轿,亲自赶到了昭阳殿。
  高贵妃听着陈婕妤在外求见,脸上不禁带出了诧异之色,将柳海看了看,柳海轻声道:“奴婢是照着娘娘的吩咐与婕妤说的,并不敢擅自添加一字半句。”高贵妃想了片刻,点头道:“请。”
  陈婕妤也料着高贵妃肯见她,进得昭阳殿第一桩事便是与高贵妃请安,又把帕子遮了眼道:“妾听着娘娘回来了,特来道恼。也不知是哪个心狠的,竟是连未出世的孩子也不肯放过去!”高贵妃饶是知道陈婕妤来者不善,多半是来瞧自家笑话的,可听着陈婕妤这几句,还是落下泪来。
  陈婕妤一面拿着帕子拭泪,一面偷眼把高贵妃观看,见她珠泪滚滚而落,心上就笃定了些,又抹了回泪,将手放下,又与高贵妃道:“妾听着娘娘方才是去见了圣上,不知圣上可查到了甚?”不待高贵妃说话,又叹息了声道。“若是圣上有旨不能外传,就是妾鲁莽了。”
  高贵妃听了陈婕妤这几句,将头抬了起来,慢慢地道:“圣上言道你们真当朕糊涂了吗?”
  陈婕妤听了这几句,心上一跳,不由自主地抬头瞧了眼高贵妃,正巧高贵妃也看过来,两人目光一接,陈婕妤手上将帕子攥紧,镇定地道:“圣上明见万里,哪个能瞒得过圣上去呢。”高贵妃目光在陈婕妤身上转了转,便转了开去。
  陈婕妤听着高贵妃依旧是一副矜持的模样,便有些坐不住,只一想着来意,到底忍耐下来,斟酌了词句叹道:“说起圣上,妾听着殿下得知晋王妃小产,唬得也动了胎气,亏得是一直静养着,这才是一场虚惊,不然可怎么好呢?圣上的脾气,贵妃娘娘的领教过的,怎么肯善罢甘休,到时要折多少人进去。”
  这话说得刁钻无比,一面儿点着暗示了高贵妃,你也是知道乾元帝待他心爱的人极好的,若是乾元帝不肯回护你们母子,不肯速速查出哪个害了你孙子,自是不放你们母子在眼中的关系。另有一层,皇后这一胎虽是不大稳当,可也一直静养着,可一听着晋王妃小产就动胎气,焉知背后没有缘由。
  高贵妃并不是个七窍玲珑心,听着陈婕妤的话,只叫前头半段引了过去,想及乾元帝待他们母子今非昔比的模样,脸上就有些挂不住,半红半青的。可瞧在陈婕妤眼中,却是以为是后半段话起了效用,当时鬼使神差地又补了句道:“娘娘也不必忧心。待殿下生下太子也就好了。”
  这话说得,不独高贵妃明白了,就是一旁伺候的柳海也明白了过来,陈婕妤这是借着晋王妃这回的小产离间皇后与贵妃呢,待要上前劝解几句,可一眼瞅着高贵妃铁青的脸色,到了唇边的话就不敢出口,悄悄地往后挪了几步,只听高贵妃咬牙切齿地道:“婕妤这话是甚意思?”
  陈婕妤见着高贵妃脸色变得厉害,又叹息道:“若是殿下平安得着太子,圣上喜欢了,可不是什么都好了吗?”这话说得高贵妃脸上挂了下来,她在乾元帝跟前受的那些冷待,再与乾元帝将玉娘如珠如宝地捧在手上疼惜一比,可不是叫人意难平!
  高贵妃胸口起伏了几回,再对着陈婕妤,脸上竟是露出一丝冷笑来,指了陈婕妤道:“你当我不知道你的心吗?好一个离间计!来人!将陈婕妤与我请出去!”说了,将手边的茶盏也拂落在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