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反穿回来我成了满级大佬(下)作者:林织梦

时间:2019-07-06 18:04标签: 爽文 因缘邂逅
庭湖地区巴蛇之祸,一转眼,又闹出了尧山老祖血祭之事,绑架了秦家嫡脉之事。特事科大部分人刚在岳市地区给巴蛇祸事扫尾巴,转头又被上头指挥去清缴尧山老祖据点,若不是人手这般不足用,理论上顾一诺一行人这时候应该被相关部门请去喝茶,了解事情真相中。
庭湖地区巴蛇之祸,一转眼,又闹出了尧山老祖血祭之事,绑架了秦家嫡脉之事。特事科大部分人刚在岳市地区给巴蛇祸事扫尾巴,转头又被上头指挥去清缴尧山老祖据点,若不是人手这般不足用,理论上顾一诺一行人这时候应该被相关部门请去喝茶,了解事情真相中。
  不过也正是这两日接连发生的大事件,让顾一诺彻底进入了现世修行界的大众视野,再不如之前一般,只是在部分范围里传播的小道消息中获得柳家传承之人了。
  倒是大师兄凌沧海,他来历成谜,加上两次事件中他出手的痕迹还没有为人所知,知道这两次事件的大多把功劳算到了顾一诺头上,除了龙虎山正一派、妖管局青源与先前在尧山老祖根据地见过他的三位元婴真人之外,还真没多少人知晓他的存在。
  提到顾一诺是柳家传承之人的这个消息,顾一诺估摸着这事是萧家传出来的,本来萧家以前做过什么,她不想知道,也没兴趣追究,说她是柳家后人,实际上顾一诺对柳家也并没有感情,一个家族的风云与消散自有其命运轨迹,顾一诺不会因为柳家与自己有那么几分关系而特别在乎。
  如果被算计的是她师门玄心宗就会不一样,特别护短的顾一诺会让对方知道光是想想谋害玄心宗之事都是天大的罪过。
  可如今萧家得寸进尺,因为柳家之事算计到她头上来了,顾一诺就在心底掠过把对方全家端了之事,至于其他各方的反应,只要有足够的利益,都不成问题。
  许是白日里休息过一阵了,入夜后,按照惯例打坐修行完的顾一诺毫无睡意。
  新月如勾,北方夜里的天空还算明朗,顾一诺坐在阳台栏杆上。分配房间的时候,她自然是占据了二楼面积最大视野最好的主卧,主卧侧面,联通了最大的一个露天阳台。
  而顾一诺房间隔壁,便是凌沧海的房间。顾一诺有心想和大师兄相隔一些距离,但凌沧海选定的房间位置,又有谁人敢抢,即使顾一诺猛给秦羽墨打眼色,在小命不保的威胁下,秦羽墨还是乖乖的选择了离二人最远的房间。
  秦羽墨OS:开玩笑,我才不想卷进入当炮灰呢_(:зゝ∠)_
  剩下的王宜安就更不会破坏高人好事了,钉钉倒是想捣乱,但他一个人,即使人小鬼大也只能住一间房,最终选了顾一诺左边那间,至于最新来的阿布,十分乖巧不惹事,最后都住到秦羽墨隔壁去了。
  到了顾一诺与凌沧海这个层次,整个别墅区、整栋别墅里的一举一动,都不会瞒过他们的耳目,就更别说只是相邻的隔壁了,几乎是顾一诺刚坐到阳台上的瞬间,本来在休息的凌沧海也是一动,站到了隔壁阳台的落地窗后。
  “大师兄……你这个样子,真像以前抓我宵禁的时候啊。”
  顾一诺望着半空中浅浅的月亮,喃喃道。
  仿佛一阵清风拂过,凌沧海已打开落地窗飘到了顾一诺身边,静默半晌,方道:“是吗?可惜我不记得了……”
  顾一诺笑道:“那时候我半夜溜出来,门派里的守卫谁都注意不到,没想到最后却栽在了大师兄你手中。”
  顾一诺抬头望着月亮,那时候夜黑风高,根本看不到月亮,因为口腹之欲去后苑偷师尊仙鹤的她被大师兄人赃俱获的堵在门口,妄想逃脱罪责的她是怎么说的?今晚的月色……
  “今晚月色真美啊,你也出来看月亮……?”
  顾一诺心怦然一跳,完全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从大师兄口中听到这句话。
  四舍五入的话,这也是一句告白了,据说日语里是没有我爱你的,要告白的时候,想告白的人就会诗意的说一句“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凌沧海对这句话的潜藏含义一无所知,他回想道:“当时,你好像是这么说的……”
  “大师兄,你记起来了?”顾一诺惊喜的问道。
  “刚刚你说起宵禁之事的时候,脑中闪过了一些画面,”其实自从之前神识交融获得顾一诺一些记忆碎片开始,尤其是大多数是有关自己的事情,凌沧海脑中就开始回闪过一些以前之事,只是就和从顾一诺那获得的记忆碎片一样,特别的零散,而且没有特殊的刺激也无法连贯起来变成真正的回忆,“我看到你,掐着一只仙鹤的脖子,藏在身后……?”
  “啊啊啊!不要提!”
  顾一诺激动之下就想捂住大师兄的嘴,想起什么不好,非要想起这个黑历史,说得她好像小馋猫一样。
  没想到凌沧海坐在她身边根本就没有丝毫防备,顾一诺激动下动作过大,推搡下两个人直接倒栽葱的往窗台外倒去。
  事情发生的极快,即使是两个修真大佬都没反应过来,凌沧海反s,he性地抱住顾一诺,直接用后背着陆的姿势砸在了别墅草坪上。
  凌沧海抱着师妹,就好像抱着什么失而复得,珍之重之的珍宝。维持着这个姿势,两人一时静默无声。
  “……大师兄,你没事吧?”顾一诺头埋在凌沧海胸口,声音闷闷的。
  “没事,这下面是软的。”
  这是耿直的完全不会装可怜装受伤的凌沧海的回答。
  听到这个回答的一刹那,顾一诺突然想到了网上那些调侃凭本事单身的钢铁直男的段子,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大师兄你想说幸好下面不是硬水泥地,否则会被你砸出一个坑吗哈哈!”
  凌沧海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虽然不知道师妹说的水泥是何物,但下面若真是比较坚硬的物质,应该会……“真的可能被我砸坏。”
  “哈哈哈!我不行了……”顾一诺一边笑一边撑着身体爬起来,自身站直以后再伸手把大师兄拉起来。
  虽然不是水泥地被砸出一地粉末,但草坪上的泥土草屑也沾染了凌沧海一身,顾一诺垫着脚尖将草屑与泥土一点一滴的摘出来,两个人一时都忘记了似乎有清洁身体让灰尘不能近身的术法,单凭手工劳动在清理。
  顾一诺最后将凌沧海的发带拆下来,重新绑好了一遍,上下扫视,见人变得整洁了才满意的点点头。
  她认真帮他绑发带的时候,以凌沧海的角度,他低头刚好能看到顾一诺微微发红的面庞,自然也看到了她耳坠上那个空无一物的小孔。
  凌沧海连忙拿出他醒来时,身上唯一带着的那样物品,“这个,是诺儿你的吧。”
  顾一诺眼前一亮,“红绫石!是我的红绫石耳坠!”
  躺在凌沧海手心的,正是一只红艳艳的红绫石耳坠。
  “我以为,我以为在那次天雷中,红绫石耳坠早就随着我的身体灰飞烟灭了!”
  激动之下,顾一诺不小心说出了一直在隐藏的事实,凌沧海听得“灰飞烟灭”四个字,心头就是一跳,整个元神都感觉到剧烈疼痛,从来身姿笔挺之人,竟也忍不住捂头倒了下去。
  “大师兄,大师兄你怎么了?”
 
 
第四十九章 
  看到凌沧海莫名倒了下去, 顾一诺心中若五内俱焚, 当初战场上与魔尊对垒,她都没有这么担心过。
  大师兄凌沧海在她心目中,犹如定海神针一般,永远不会垮, 不会倒。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