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坏”女人职业素养/做个坏女人+番外(下)作者:米粥清淡

时间:2018-12-16 12:16标签: 悬疑推理 娱乐圈
吩咐,让他们以为我是个只有脸没有脑子的花痴。 言朗轻晃杯子,里面的液体随着他的动作上下滑动:我早说了,你是个聪明人,不会让我失望。 钟汐假笑:言总一直这么夸我,我可要骄傲的。 言朗笑而不语,只是盯着杯子里的酒看,没有喝的打算。 两人沉默片刻,
吩咐,让他们以为我是个只有脸没有脑子的花痴。”
  言朗轻晃杯子,里面的液体随着他的动作上下滑动:“我早说了,你是个聪明人,不会让我失望。”
  钟汐假笑:“言总一直这么夸我,我可要骄傲的。”
  言朗笑而不语,只是盯着杯子里的酒看,没有喝的打算。
  两人沉默片刻,钟汐忍不住开口问道:“我有个疑问,言总能不能给我答案?”
  “说来听听。”
  “为什么选择我演这个角色?”钟汐不避讳她已经知道了关于他家庭的一些事情,“有很多选择的,我只是……”
  看杯子看够了,言朗浅浅抿了口酒,盯着钟汐的眼睛,缓慢说道:“没有很多选择,让他们觉得你是个花瓶,但你不能真的是花瓶,这是两码事。”
  说完,有人来请言朗过去,言朗把酒杯放到一边,压低声音道:“宴席结束后我送你回家,等我。”
  
 
☆、情妇11
 
  将近半夜,宴会来宾慢慢散去,钟汐坐在后花园的椅子上,她两个哥哥走之前问她要不要一起走,钟汐拒绝了。
  既然答应言朗,由他送她回去,她就不会食言。
  哎,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钟汐已经心中有数了,捏了捏小挎包,钟汐抿住嘴,不出意外的话,就是今天了。
  “你果然在这里。”言朗出来,在钟汐身边坐下,扯下领结呼气,“总算结束了。”
  钟汐:“言总让我等,我就在这等你。”
  “不错,言而守信。”言朗看腕表,“现在很晚了,走吧。”
  言朗喝了酒不能开车,和钟汐一起坐在后座,钟汐使劲吸鼻子,酒气不重:“我看你一直在喝酒,没醉?”
  “举着酒杯只是个样子,跟人碰杯后浅尝一口意思,不需要全部喝下去。”言朗嘲笑钟汐的天真,“这种场合谁会没命喝?”
  钟汐惊讶;“这样吗?长见识了。”黑乎乎的车厢,很好的起着遮掩钟汐表情的作用。
  深更半夜,再热闹的城市也已是万般俱静,钟汐靠在车窗上朝往看,她极少半夜还不回家,没发现深夜的城市别有一番景致。
  “去你那,还是我那?”言朗开口。
  钟汐飞快答道:“当然是言总那。”
  意识到自己回答的太急促,钟汐解释道:“我很想到言总家里去看看。”偷偷瞄驾驶座方向,司机专心开车,仿佛车里只有他一个人。
  和钟汐预料的一样,司机把他们载到一个高档公寓楼下就离开了,钟汐站在楼下仰头看,一脸羡慕:“这里很贵吧?”
  “还行。”言朗揽住钟汐的腰,“跟我上来。”
  钟汐强忍住j-i皮疙瘩冒出来的不适感,快走几步去按电梯,不着痕迹的从言朗胳膊下脱离开:“这里真漂亮。”
  言朗的房子面积不小,反正对一个人来说绝对够大,完全冷色调的装修,干净清淡,但屋里装修简单的令人发指,除了必有的家电和用品,什么多余的东西都没有。
  装修高档,从沙发和家电的品牌就能看出来,但整个屋子冷冰冰的,更像酒店公寓,而非长居的家。
  “有两个洗手间,我去洗澡,你也可以去洗,没衣服换可以穿我的。”言朗把西装脱下来随手扔到沙发上,“冰箱有饮料,你自己拿。”
  言朗进房,钟汐打开冰箱看,果汁和啤酒,今天晚上已经喝的够多了,再说,这些东西不适合今晚。
  到厨房翻找一番,在柜子里找到一个崭新到能当镜子照的电水壶,钟汐抿嘴笑,不错,正需要这个。
  洗完澡套了件T恤,言朗回到客厅,发现钟汐还是盛装打扮,坐在沙发上看手机,走过去坐到她对面:“你没洗澡?”
  “有点事,马上去。”钟汐从茶几上捧起一个茶杯,“言总,喝点水。”
  言朗接过去,发现是热的,颇意外的看她:“你烧的?”
  钟汐点头。
  “你会烧水?”
  钟汐在心里翻白眼,傻子才不会烧水吧,到底把她看成多弱智的花瓶:“喝了酒,晚上再喝凉的不好,你喝点热水吧。”
  言朗的眼睛扫过钟汐的脸,钟汐自己也捧起杯子喝水,言朗其实不渴,而且即便是冬天,他也喜欢喝凉水,但钟汐特意烧水,言朗觉得得给点面子。
  水温正好是可以入嘴而不会烫的程度,言朗把整杯水喝下,钟汐看着他把杯子喝了个见底,眼中浮现笑意:“那我去洗澡,言总您稍等。”
  言朗点头,靠在沙发上,随手拿过一旁的杂志翻起来。
  次日,言朗醒来的时候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毯子,他爬起来,嘶,头疼,可是昨天晚上他明明没喝醉。
  “你醒啦?”
  言朗抬头看,钟汐站在跟前,妆面j-i,ng致,衣服也换上了自己的,看样子比他早起不少时间。
  接触到言朗打量的眼神,钟汐立刻垂下眼:“别这样看我嘛,我去楼下买了早餐,你吃吗?”
  言朗不关心什么早饭,反问道:“你的衣服是哪来的?”
  “昨天带来的呀。”钟汐指着沙发旁一个大袋子,“参加宴会我都带着自己的衣服。”
  “是吗?”昨天大概没注意到,言朗仔细回忆了一下,不但没有关于这个袋子的记忆,他们俩发生的事,脑中都没任何画面,“昨天晚上……”
  钟汐立刻捂住脸喊道:“言总你别说了好吗?我都要钻进洞里去了。”
  说实话,言朗觉得钟汐的表现有些夸张,昨天她跟自己回来之前就一定知道会发生什么,为什么这么害羞,他们俩虽不是正儿八经的情侣,可也是两厢情愿。
  而且,情妇之类的,会这么娇羞吗?
  意识到言朗打量自己,钟汐把自己被半高领毛衣挡住的脖子露出一小截给言朗看,洁白的肌肤上,有一个非常清晰的粉红色印记。
  言朗盯着那个印记瞧,钟汐把领子放好,朝餐厅走去:“就是这样,言总,该吃早饭了。”
  到洗手间刷牙洗脸的言朗在镜子里发现自己脸上有一小块伤口,从形状深度来看,应该是被人抓伤的,当然不会是他自己干的,那么,只可能是钟汐干的。
  啧。
  “做情妇的感觉怎么样?”吃早饭的时候,言朗问钟汐。
  钟汐本想夸夸其谈,但想到言朗家里的状况,钟汐含蓄的说了一句:“每个人的想法不同。”
  “那你的想法是什么?你年纪轻,也漂亮,工作挺好,做情妇的出发点是什么?”言朗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
  钟汐认真思考一番,说道:“就我个人而言,是因为钱,没错,我工作挺好工资不低,可您看我的衣服和包,工资哪里够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