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言情 >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下)作者:扶华

时间:2017-12-16 21:58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穿越时空
☆、第 45 章 酒不醉人 ? 所谓的酒会,是什么样的呢?舒鱼第一反应就是一个灯火辉煌的大厅里面,一群穿着得体端着酒杯的大人们说说笑笑一边喝酒。虽然她不是很喜欢这种地方,但是浮望难得提出一个请求,舒鱼真的完全没法拒绝。 不过,等真的到了地方,舒鱼才
☆、第 45 章 酒不醉人
 
?  所谓的酒会,是什么样的呢?舒鱼第一反应就是一个灯火辉煌的大厅里面,一群穿着得体端着酒杯的大人们说说笑笑一边喝酒。虽然她不是很喜欢这种地方,但是浮望难得提出一个请求,舒鱼真的完全没法拒绝。
  不过,等真的到了地方,舒鱼才发现自己完全是多想了。妖族夜市里特有的酒会,和人类世界的那些酒会完全不一样啊,那就是一群酒鬼纯喝酒去的。不谈风月不谈俗世,只喝酒。
  接天的莲叶挨挨挤挤,偶尔露出其中粉色白色的荷花,如果能站在高处将这块地方尽收眼底,应该会很漂亮吧。舒鱼站在一片巨大荷叶的底下,仰头看着荷叶底下散发着荧光的叶脉,摸着有她小臂粗的荷叶梗感叹。
  和周围这些高高生长看不到边的荷花荷叶比起来,她现在大概也就和一个拇指姑娘差不多大小。走在这些大株荷花荷叶旁边,吸一口气就满是沁人心脾的荷香,还隐约夹杂着些酒香,单只闻着就让人觉得醺然欲醉了。
  舒鱼和浮望两人走上了一个断桥,桥下围聚着一群红色的锦鲤,不过这锦鲤的个头也和那些荷叶一样变成了特大号的,小汽车那么大的也有,巴士那么大的也有。浮望熟门熟路的掏出一把小碎石一样的鱼饵往水里撒去,那些锦鲤顿时卖力的从水中跳跃起来,一条接一条的溅起片片水花。
  浮望点了点其中一条稍小但是颜色鲜艳如火的锦鲤,那条锦鲤口吐人言道:“请客人上来。”它说完就吐出了一个巨大的泡泡推到了舒鱼和浮望面前,等到浮望拉着舒鱼走进那个泡泡之后,它又吐了一层泡泡包住了那个泡泡,接着就一把将泡泡推入了水中,用脑袋顶着潜进了水里。
  哇!妖界版观光潜艇吗这是!自从进了夜市后分分钟都在被开拓眼界的舒鱼对面前的一切都好奇极了,她从刚才就好想摸摸那条会说话的漂亮大锦鲤,可是担心这个行为万一算非礼,还是压下了心思。不过不能摸锦鲤,她摸摸这个包裹着他们的泡泡还是可以的。
  泡泡冰凉凉的,摸上去硬硬的,有些像是光滑的玻璃。舒鱼试探的摸了两下,见那玻璃牢固的很,没有破碎的意思,顿时放心的贴在那里去看外面的水底场景。
  虽然是黑夜,但是水底并不黑暗,反倒是比外面还要亮一些,微微的蓝绿色,水底长着招摇的水Cao,在水波的映照下折Shè 出淡黄色,偶尔有同样的红色锦鲤从旁边游过去。这些一群群的红锦鲤和推着他们泡泡的这种大锦鲤不一样,大群的红锦鲤是正常的尺寸,就他们的一个巴掌大小。一群小锦鲤绕着巨大的锦鲤游来游去,倒是相映成趣。
  水里还有浮游的光点,像散落在温柔水波里的星星,梦幻极了。荷叶梗一根根的在水里连接到水面,就像是一片水底的森林。他们在泡泡里面就和在平地上似得,并不会觉得颠簸,一会儿后锦鲤就将裹着他们的泡泡往上推,一直推到了水面。他们来到了巨型荷花池中间,一片贴在水面的嫩荷叶上。
  那块嫩荷叶大小大概和一个房间差不多,上面摆放着低矮的椅子和桌子,还有屏风和一些小东西。周围都是重叠的荷花荷叶,并不能看到其他人的身影。
  所以,说好的酒会呢?就他们两个人?舒鱼正在那转头四顾,浮望朝她招招手,“我和它说好了,可以让你摸一下。”
  那条将他们送到目的地的大锦鲤还没走,靠在荷叶旁边甩了甩尾巴,附和着浮望的话说:“是的,这位客人请不用客气~能得到客人的夸赞和喜爱,是我们的荣幸~”
  她明明没说,浮望又看出来了。舒鱼看到浮望站在那对她微笑,心里甜丝丝的,摸了几把那条锦鲤过了一下手瘾后就靠坐在浮望身边,紧挨着他。
  “大鱼,不是酒会吗,为什么就我们两个人在这里?”
  浮望将他们带来的参酒倒进一个个圆润的白瓷小酒杯里,嘴边含笑道:“狐族的酒会与这里不同,是在一片花林中,但情况也大同小异。这是约定俗成的规矩,每个带着好酒前来分享抑或是只是想来喝酒的人,都不会与他人同路,大多独自一人或带上一二至交,像这样互相看不见,只管自己自在喝酒。”
  “小鱼来看。”浮望将斟好的那一圈酒杯放在一块托盘上,就有刚才他们看到的小群红锦鲤在荷叶边上冒头了,它们将托盘顶在头上,顺着水流游往荷花深处。
  “它们会将酒送到其他酒会来客那里,然后换上其他客人带来的酒,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会喝到什么酒,如果有遇上喜欢的还能多交换一些带回去,此处开酒会的主人偶尔会带一些酒来分享给此间的客人。”他说着,给自己斟了酒。
  舒鱼托着下巴看他喝酒,他这个人看上去斯斯文文温温和和的,喝起酒来却有种青衫落拓的疏狂自在,是她从未见过的一面。就连她看过的那本原著里,也从未描写过浮望还有这一面。原著里他不是温柔善良的表象,就是疯狂狠辣的黑化,一面让人倾心,一面让人恐惧。
  他说他过去常去夜市喝酒,语气说不出的自在,可舒鱼看着他喝酒的模样,隐隐觉得他从前一定十分的孤独。倚在那抬腕斟酒,微微仰起脖子一饮而尽,再将偶尔带着水汽的狭长眼睛掠过她,竟然有种让她透不过气的感觉。
  有点潇洒不羁,有点肆意风流,但这些都禁不过那始终没有变过的含情双眼。舒鱼至今都觉得奇异,浮望怎么会爱上她呢?这样一个人,就算在文中,他对女主所谓的爱也是囚禁和伤害,更不要说对任何人有任何的慈悲之心,那些温柔和善良都不过是假象而已。
  可现在,他对她的爱是如此真实而热烈,他和陷入热恋的每一个人一样,喜欢和她亲昵,时常想要亲近她,对她怎样好都还觉得不够,也会感到不安还会嫉妒。如果这样都是虚假,那她就认了,谁叫她爱这个男人呢,不管他爱她是真是假,她都愿意去相信那是真的,并且努力回报给他同等的爱意。
  她想保护他,帮助他,让他不再孤独不再伤心。也许这个念头早在她还在现代,看到那本小说的时候,就存在了。所以她来到这里,才会挣扎着犹豫着,最后任由他变成了自己重要的爱人。
  舒鱼有些怔然的看着浮望在水边游回来的锦鲤脑袋上端酒品尝,薄唇带着淡淡水光,黑衣墨发融在一起,手腕和脸颊又泛着莹白。很好看,世上再没有比他还好的人了。舒鱼着魔了一般,轻轻依过去在他嘴角吻了一下。
  骤然遭袭,浮望手里的动作一顿,杯子里的酒洒了一半出来。滴在荷叶上滚成一颗圆润的水珠,滴溜溜的滑到了水中溅起一小朵水花。
  浮望躺倒在荷叶上,黑发铺陈衣襟散开,露出锁骨和小半胸膛。舒鱼坐在他身上,微红着脸去亲他。这么久了,她还是生涩的很,明明是她在主动,却连眼睛都不好意思睁开,睫毛不住颤抖。
  浮望微微启唇,任她在自己唇内摸索,他躺在那并没有过多的动作,只看着舒鱼,眼里的光令人心醉。舒鱼小心翼翼的亲了一会儿,就把脸埋在了浮望的胸膛上,浮望伸手搂住她,两人躺在那静静相拥。
  “小鱼,怎么了?突然这么热情?”过了好一会儿,浮望一个转身将舒鱼压在身下,手指轻抚了一下她脸上的胭脂色。
  舒鱼抬手包住他的手,眼里有些担忧,“你是不是不高兴?是我做了什么没法让你安心吗?”她总是感觉他的情绪有些不对,但又说不好。
  没有得到回答,舒鱼就一直拉着他的手。浮望慢慢散去身上的力气,覆在舒鱼身上,轻声呢喃:“我时常感到恐惧,如果有一天,我伤害了小鱼,该怎么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