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毁容王妃重生了(下)作者:甄道简

时间:2019-06-22 21:29标签: 甜文 宫斗
送给沈侧妃的,与王爷有什么相干。倾城嘴硬道。 霜儿一笑,既是这样,就请王妃堂上稍候。 说着,掀开软帘,将二人让进来。 在堂上坐了,有侍女献上茶来。 西暖阁里的筝声停了,沈侧妃的声音响起,王爷,您别再贪杯了,仔细身子。 王爷含混不清的声音响起,你
送给沈侧妃的,与王爷有什么相干。”倾城嘴硬道。
  霜儿一笑,“既是这样,就请王妃堂上稍候。”
  说着,掀开软帘,将二人让进来。
  在堂上坐了,有侍女献上茶来。
  西暖阁里的筝声停了,沈侧妃的声音响起,“王爷,您别再贪杯了,仔细身子。”
  王爷含混不清的声音响起,“你……怎么不弹了?本王还没让你停。”
  “王爷,您一个人喝闷酒,不过一首曲子,便已醉倒,妾身如何敢再弹?还是让人扶您到东暖阁歇着吧。”
  “本王没醉。”
  “王爷,妾身也看得出,如今您的心思,都在王妃身上,既是这么着,又何苦相互折磨?莫如妾身前去说合,请王妃前来服侍您可好?”
  “啪!”玉杯碎地的声音。
  “王妃……噢不,卫倾城有什么好的?值得本王向她低头?她不过是生了一张漂亮的面孔,再漂亮的脸蛋看久了,也会腻的,一点脑子都没有,向来不识真人假人,先前是凌云志,如今又有佘青君,这女人,就是贱!谁对她好,她欺负谁!”
  “王爷,话可不能这么说,妾身瞧着,王妃对您是一片真心实意,您是关心则乱,平白地非要庸人自扰罢了。”
  “大胆!你敢如此说本王?”
  “王爷恕罪,妾身是旁观者清。”
  “你懂什么,本王心思,无人能懂。”
  霜儿趁此机会,进去到沈侧妃身边耳语了几句。
  沈侧妃小月眉微蹙,听罢忖了忖,示意霜儿下去。
  王爷面红如绢,醉眼朦胧。
  “王爷,倘若王妃向您求合,不知您是否会答应?”
  王爷手指比画着,“不答应,她性子倔强,至多表面软下来,骨子里仗着本王宠爱,恃宠而骄,从不把本王真正放在眼里。”
  “王爷,如果此刻有一个同王妃长得一模一样的婢女来侍候您,有王妃的模样,却比王妃恭顺,您是否愿意?”
  王爷笑道:“竟有这样的人?好啊,若真有这样的女子,今夜就让她来陪本王。”
  “是。”沈侧妃答应着,“来人,扶王爷和新主子到东暖阁就寝。”
  霜儿并另一使女霞儿搀扶着王爷往东暖阁而来。
  顾庶妃早已识趣地回去了。
  倾城在东暖阁等候。
  王爷被搀进来,见床榻前跪着一个俯首帖耳的女奴,恭顺得像没了骨头一般,不禁来了兴致,“你,抬起头来。”
  倾城缓缓抬起头来,王爷一见,瞬间像被电击了一般,如今,也只有这张脸,能让他产生这种感觉。
  这张脸,实在美得摄人心魄。世间的男子,没人能抵御这种美丽。
  此刻,她将棱角掩藏,只柔情似水地等着服侍他。
  真的就是一个奴婢。
  王爷一把提起她,掷到床上,借着酒力扑上去……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高丽纸窗洒进来,月华色撒银桂花帐子里一片香软。
  王爷酒醒,看见身边躺着的国色天香的女人,骤然惊起,“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妾身有手有脚,自然是自己走来的。”倾城顽皮道。
  “你们,趁本王酒醉,算计本王!”
  霜儿、霞儿过来为王爷穿上衣服,王爷面冷似霜,狠狠瞪了一眼倾城,“哼!”一甩袖子出了东暖阁。
  沈侧妃在堂上迎上来,礼道:“给王爷请安。”
  王爷止住脚步,怒视着她,“是你干的好事?”
  “王爷息怒,这段日子以来,王爷虽然一直都在妾身这里,可您的心思,一直都在王妃心上,与其这样相互折磨,您和王妃为何不能破镜重圆?既然王妃主动送上门来,想必也是念着王爷,王爷如何能拒绝?妾身只是顺水推舟而已。”
  “自作聪明,多管闲事!”王爷斥责道,“本王的心思,你如何能知。”
  沈侧妃又福了福身,“王爷休要再自欺欺人了。妾身恭请王爷、王妃和好如初。”
  王爷玉面含冰,森森冒着冷气,“沈侧妃忤逆,即日起发往花房为奴,无事不得踏出楚王府半步。”
  沈侧妃目瞪口呆。
  楚王一甩袖子,离了枫香斋。
  沈侧妃素服来至花房,倾城福身一礼,“是我连累了妹妹,妹妹好心帮我,谁知我竟是个不争气的,不能得王爷欢心,反害妹妹也被贬到这里来。”
  沈侧妃连忙搀起倾城,“王妃,使不得,折煞妹妹了,谁都看得出,王爷不过一时气头上,等过了这阵子,定然会接王妃回去的。花房这地方,王妃都呆得,妹妹有何呆不得的,就当是跟随王妃在这里小住一阵即可。”
  自此,沈侧妃便也随倾城呆在花房。
  王爷依然没有到花房里来。
  去打听的人回来说,王爷这阵子一直呆在胡庶妃的一品坞。
  沈侧妃蹙紧了小月眉,“胡庶妃可是个邪魅货色,其颠狂程度,可在夏雨雪之上,如今王爷去了她那里,可不像是在妹妹房中,她必使尽浑身解数来勾引王爷,王爷即便一天两天心里想着王妃,能够自持,可日子久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个不s-hi鞋的?”
  倾城听了,花容变色。
  顾庶妃道:“姐姐也不必烦恼,胡庶妃的冶艳,一向不得王爷欢心的,这阵子去她那里,多半是因王爷在和王妃赌气,如今他的几个妃子,也只剩她一个没被贬了,不去她那里,还能去哪?”
  这日,胡庶妃房里的使女罂儿来到花房,跟花房管事何姑姑说,胡庶妃房里要一盆赵粉牡丹,一盆月季,一盆兰草,要花房里新来的几个侍女卫倾城、沈玉筝、顾清婉亲自送去。
  何姑姑跟几个妃子一说,倾城蹙紧远山眉。
  沈侧妃道:“果然是个浮浪之人,刚得了几分颜色,这就要开染房了。”
  顾庶妃道:“她若要花,妹妹一人送去便可,两个姐姐位份在她之上,如何能受此辱?”
  倾城突然开口,杏眼蓄了一抹笃定,“她要咱们几个同去,咱们去便可,也也探探她那里的虚实。我倒要看看,王爷这阵子是如何醉倒在她那温柔乡的。”
  就这样,倾城捧了一盆赵粉牡丹,沈侧妃捧了一盆月季,顾庶妃捧了一盆兰草,来到花房外面。
 
 
第54章 
  外面何姑姑准备了几乘青帏暖轿,谦恭道:“王妃、侧妃、庶妃,奴婢这里简陋,没有华丽的暖轿,只有这几乘小轿,还请凑和着用,别冻坏了身子要紧。”
  何姑姑想得周到,因一品坞在花园大后方,若是就这样捧着花儿去,妃子们原本该捧着手炉的纤纤玉手可怎么受得了。
  “有劳何姑姑了,不胜感激。”倾城说着,率领妃子们上了轿,直往后花园的一品坞而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