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毁容王妃重生了(上)作者:甄道简

时间:2019-06-22 21:26标签: 甜文 宫斗
文案: 卫倾城姿容绝世、倾国倾城,为了拒婚楚王,不惜自毁容颜。为免全家获罪,又不得不编造谎言、戴上面具嫁入楚王府。 十几年后,她与心上人谋反,原以为大仇得报,可夫君却替她挡剑而死。 她擦干泪水,与心上人大婚,却在洞房之夜,被活活毒死。 重活一
 文案:
  卫倾城姿容绝世、倾国倾城,为了拒婚楚王,不惜自毁容颜。为免全家获罪,又不得不编造谎言、戴上面具嫁入楚王府。
  十几年后,她与心上人谋反,原以为大仇得报,可夫君却替她挡剑而死。
  她擦干泪水,与心上人大婚,却在洞房之夜,被活活毒死。
  重活一世,她要选对心上人。
  可同样重生了的夫君,却已经不在原地。
  卫倾城:这一世,我已将美貌和真心尽情与你,为何你变得如此高冷?
  楚王:再不能像前世那样,任她揉捏在掌心。
  PS:男女主双重生,狂虐各路反派,逐渐化解前世冰团,最终过上了撒糖的小日子。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宫斗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倾城、施藤 ┃ 配角:施乾、凌云志、 ┃ 其它:重生、甜文、宫斗、喜剧
 
第1章 
  四月春深。
  皇家园林怡清园内天香亭前的牡丹开得十分热闹,姚黄、魏紫、豆绿、赵粉,蕊颤房鲜、朵大如盘,只惹得争香的蜂蝶儿嘤嘤嗡嗡、翩跹而舞,不惜劳损了翅须。
  倾城在亭上,一头墨染青丝绾成垂鬟分肖髻,上c-h-a一支赤金凤钗,展翅欲飞;上身穿一件金色缎刺绣折枝牡丹圆领袍子,下着一条同色织金妆花马面裙,明媚鲜妍,光彩照人,竟将亭前的花王姚黄也给比了下去。
  贴身大丫环侍香摊开一段鹅溪绢,倾城柔荑提笔,屏气凝神,一气呵成了一幅《国色天香》图。
  “小姐,您画的牡丹艳而不俗,娇而不妖,比真花还要美,皇后娘娘若是见了,必然喜欢。”贴身大丫环伴芳在一旁清喉宛转道。
  怡清园即将迎来皇后寿典,倾城作为京城闻名的闺阁女画工,被令至此间作画。
  倾城一双水杏眼审视着画上的牡丹,唇边蕴了一抹温润的笑意,这样滴水不露的画作,即便金贵如皇后,也是挑不出错缝来的。
  倾城将狼毫搁在玉雕海浪笔架之上,抬螓首向亭前看去,赫然发现亭前立着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穿着一身侍卫衣裳,身姿修长,剑眉星目,有邻女窥墙之姿,正痴痴地看着倾城,其状如一只呆雁。
  “哪里来的狂徒!竟敢窥视我家小姐!”侍香一壁冲过去,用身子遮挡住倾城,一壁骂道。
  那少年方醒过神儿来,口中犹自语道:“一貌倾城,般般入画。”
  伴芳倒竖了水弯眉,骂道:“胆大狂徒,竟敢轻辱我家小姐,快打出去!”说着,作势要打。
  倾城见那少年一身正气,不似那等狂蜂浪蝶,便止道:“慢。”
  少年面上暖阳一片,施了一礼,道:“在下是后宫侍卫亲军司的人,听闻卫家小姐在此为皇后娘娘作画,特来献上家传之宝石青颜料,以表对皇后娘娘的敬意。”说着,自沈腰之上解下一个石青色刻丝荷包来。
  倾城一听是自己青梅竹马凌云志的手下,便命取了来。
  伴芳到亭前接了荷包,眸子里含了玫瑰刺,“东西搁下了,您请便吧。”
  那沈腰潘鬓的少年方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地去了。
  见他走远了,伴芳这才回到亭上,将荷包奉给倾城。
  倾城接过,掏出里面的物件一看,唬得花容失色,那物件连同荷包一起自柔荑脱落。
  哪里是什么石青颜料,分明是一块充作男女定情信物的和田羊脂白玉同心结!
  那玉质如截肪,浑厚凝重,白如烟雾,莹润无暇,一看便知价值连城。
  倾城气得倒蹙了小山眉,圆瞪了杏子眼,啐道:“何人如此大胆,竟敢调戏武德将军府千金!”
  话音刚落,忽听亭前有人唤了一声:“倾城!”
  倾城抬螓首看去,见自甬路之上来了一个少年,身姿雄健,眉目阔朗,虽然不及刚刚那男子俊美,可也算得上一流人物。
  倾城一见,“梨颊生微涡,霞光荡漾”,来的正是自己的青梅竹马凌云志。
  凌云志健步如飞地上了亭子,一见倾城,心花飞上双眸,“倾城,我原是来巡查皇后寿典的护卫事宜的,听说你在此作画,特意过来瞧瞧。”
  “云志哥哥,你来得正好,如此这般!”倾城遂将方才所发生的事情告之。
  凌云志一听火冒三丈,“哪个混账东西,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调戏本都指挥使的未婚妻!”急急拿了那荷包向亭外追去。
  终于在龙泉湖畔追上了那少年,凌云志一见,顿觉气焰矮了大半截,跪倒在地,“微臣凌云志给楚王请安!”
  楚王施藤本是来游园的,因听说京城第一美人,武德将军卫如海之女卫倾城在天香亭作画,便想着去瞧瞧,于是换上侍卫衣裳,只身前往。谁知这一瞧不打紧,生生的就给迷住了,这才留下了选妃所用的和田羊脂白玉同心结。
  “起来吧。”楚王言辞爽利道。因刚见过美人,还是一脸春风。
  凌云志站起,思忖了下,道:“王爷,微臣刚从未婚妻子卫倾城处经过,因王爷遗落了东西在她那,所以急着赶来还给王爷。”
  说着,将荷包双手奉上,恭谨而又坚定。
  “什么?未婚妻子?”楚王惊诧道,凌云志刚刚的话语似惊雷般响在头顶,一脸和煦春风不见了,转而为y-in云密布,郁郁欲雨。
  “是的,王爷,微臣与卫倾城青梅竹马,自幼订亲,近期即将完婚的。”凌云志清晰而又坚定地吐出这句话,如一条赤烈烈的火龙,将楚王一片春心焚为灰烬。
  楚王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幸亏两旁随侍及时搀住。
  凌云志依旧不放心,愈加恭谨地奉着荷包道:“王爷,这玉同心结,乃是皇上赐给王爷选妃所用定情之物,断然失落不得的,还请王爷收好。”神情是锦里藏针般的柔中带刚。
  楚王接了,却觉手软如绵,一任那荷包脱落开去,在青石甬路上摔出破碎的声响……
  楚王这一回去,便一病不起,日里夜里只念着“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竟真的数日水米不沾,直把一张小脸儿饿得蜡黄蜡黄的,像敷了层金纸般,束发之年却露出下世的光景来。
  可把皇后吓坏了,这小儿子是她命根子,寿典也没心思办了,终日里愁得凤眉不展。
  终于,懿旨下,称已故太后托梦,因皇上所造杀业太多,使其不得超生,今需一嫡亲孙女为其诵经超度。因本宫无女,故认卫如海之女卫倾城为义女,舍身到皇恩寺带发出家,为太后祈福。
  倾城无奈只得到皇恩寺带发修行,与凌家婚事就此耽搁下来。
  一月后,皇后口谕称太后托梦已然超生,很快便会为倾城赎身出来。
  倾城岂会不知皇后心思,早听说楚王为自己得了相思病,皇后此举,分明唱的是明皇夺太真。等赎了她出去,定是要许给楚王为妃的。将此事与凌云志一说,凌云志本已对倾城出家一事心急如焚,如今又听这话,更是焦火上升,“既然要赎身,我赎了你便是!”
  倾城道:“皇后早有防备,所以在我出家之时,已舍下整座楚王府,如今你哪里去淘这么一大笔银子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