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努书坊-完结小说在线阅读

努努书坊

当前位置:主页 > 重生小说 >

重生之一品侯夫人(下)作者:景言

时间:2019-06-22 21:09标签: 宠文 王妃
筋暴露,很快恢复下来,继续看着人来人往歌声笑语。 终于,过了两个时辰,**帝协同孙皇后入席,刚刚欢声笑语聒噪烦恼的大殿顿时收敛了不少,**帝给太后请安后吩咐歌舞,和发妻眼中对视满是恩爱和睦,说了些冠冕堂皇不失大国风度的话,喝了两杯酒。 不一会,
筋暴露,很快恢复下来,继续看着人来人往歌声笑语。
  终于,过了两个时辰,**帝协同孙皇后入席,刚刚欢声笑语聒噪烦恼的大殿顿时收敛了不少,**帝给太后请安后吩咐歌舞,和发妻眼中对视满是恩爱和睦,说了些冠冕堂皇不失大国风度的话,喝了两杯酒。
  不一会,明国荣和太子和蝶韵公主也入座,蝶韵公主一双灿烂美眸天真云云,倾国倾城的脸上透着几分无辜,那是一种灵动明媚和艳丽娇艳荣和的美丽,多一分显得太蠢,少一分便是狐媚子,不少自诩美貌的女子都看傻了眸子。
  蝶韵公主直接无视规矩丝毫不顾错愕的眼神做到了不属于贵宾的席位,即便不懂规矩**帝也为去追究,荣和太子倒是谦卑恭敬陪了两句不是。**帝心中冷笑,脸上还是说着不碍事的客套话。
  黎柳柳看着那蝶韵公主,倒是觉得??????
  “觉得比你美艳?”黎羲浅见状轻笑起来
  黎柳柳不否认,讥笑:“那公主明目张胆做了谢小侯爷的席位,看来是有备而来的。”
  高座的太后瘪瘪嘴,被常嬷嬷按住肩头,静悄悄道:“您什么时候见过小侯爷吃瘪的,这公主仗着是使者又是贡臣好不嚣张跋扈!
  这时候谢长语跟着景泽伯走了进来,二人出场吸引所有目光,一个惊艳绝绝,一个如同烈日艳阳都逼迫的人不敢移开眸光。
  谢长语看了眼自己席位,丛云流水直接做到石玉月的身边,一举一动都是优雅尊沃,对比之下那蝶韵公主脸上都是青了青。
  身为太子的景泽伯配着荣和太子,脸上微微一怔,随即淡淡道:“谢小侯爷乃是本太子侧妃表亲。”
  **帝看向那永远不受控制的谢长语朗笑起来:“刚刚不是配着公主逛园子吗,怎么分开来了?”
  谢长语自顾自到了杯酒水,刚刚抿了口,黑曜石的瞳孔轻轻缩起,随即风轻云淡挑唇:“走散了,又遇到太子殿下就结伴而来了。”顿了顿,姿态闲散撑着下巴,目光慵懒直s,he到蝶韵公主身上:“公主殿下这不是没有迷路完好无损吗?”
  哽的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大周的臣子素来知道这位小祖宗的性子,皆是低头自己吃着自己的毫无敢说哈,**帝被孙皇后扯了扯衣袖夹菜,若真要和他计较,这宴会岂不是让人看笑话了,倒是太后乐呵呵让歌舞上了算是缓解了气氛,又给了谢长语一个眼刀子,示意她安分。
  歌舞重淡人的视线,谢长语呸了口里难喝的东西:“看不出来你家人了口味也重了不少。”
  石玉月拿着清水漱口:“那还要多谢表哥身边的蒙古大夫了。”顿了顿,石玉月也学着谢长语托腮起来:“昨夜那太子就秘密见了太子。”她声音很小,还端着茶水掩住唇角,完全没有人注意这水火不容的两表兄妹。
  黎柳柳刚刚好坐在里蝶韵公主不愿的地方,淡淡都:“都说谢小侯爷和月妃娘娘从小的掐架不和,没想到都是传闻罢了。”
  蝶韵公主眼珠子都贴着谢长语身上,毫不夸张的告诉所有人,她就是为了嫁给这位青年才俊才跋山涉水而来,耳畔听着旁边艳丽女子的调笑,旁边的侍女道:“这是丞相府两个小姐,说话的如今是正得大周皇帝宠爱的柳妃,旁边拿筷子的就是和谢小侯爷桃花秘闻的草包庶女。”
  黎羲浅接过锦纹递来的什锦汤正喝着,猛然看着对面谢长语不依不饶打来的目光,本能的咳嗽两下,这倒是好直接呛住,吓得黎柳柳慌忙拿着孔雀团扇给她掩面,生怕让她也丢了脸面:“你搞什么,我可告诉你,敢让我出丑我不会让你好过。”她将手帕递过去直接捂住她的嘴巴。
  黎羲浅却是呛着,快速擦了擦嘴,端着茶水回了回神情,黎柳柳难得主动给她顺气拍背,抬眸看着和石玉月不知道说什么的人,两个人听说小时候关系还可以,都是一个先生辅导出来的才女才子,见着两个人都趁着腮帮子神色极其相似,冷不丁觉得好笑。
  谢长语看着那少女莞尔的笑容,微微侧眸,只是瞬间的含笑,随即恢复那冷淡的目光。
  蝶韵公主瞳孔微不可查缩了缩,余光看着夹着蟹黄糕吃着的人,放在桌案上的人忍不住捏紧了起来。
  荣和太子却是忽然开口起来:“不知道乐都的使者可有来访过大周啊?”
  此话一说,大殿中的空气似乎凝固,明国,大周,乐都三大国鼎力,明国大周国力几乎持平,倒是那乐都土地肥沃民风彪悍算是三个大国之中最强势的,不敢得罪却也有想要结交的心思荣和太子噙着笑意:“明年开春乐都便要来我明国朝贡,不知什么时候来大周啊?”
  简直就是当众狠狠大了**帝一个大巴掌,完全就是在示威,乐都并没有和大周建交的意思。
  **帝还未开口,黎行之沉稳的声音不咸不淡起来:“想不到荣和太子居然如此关系我大周国事,陛下到时候您可得在文书之中多多向大明陛下褒奖太子殿下。”
  这话带着客气,在深究的其中意思,大抵就是管的太多,你不怕你老子觉得你是来筹谋势力的?
  荣和太子倒也不疾不徐:“这位就是大周的黎丞相吧,我听闻你家两位小姐,二小姐倾国倾城那丹青在我大明也是人人向往,怎么没有听过大小姐的名声呢?”
  打脸**帝不成,反倒是另辟蹊径。
  孙皇后道:“哪里,丞相的大女儿在校检可是夺魁了的,离离还不打个招呼?”
  坐在黎行之旁边的黎远海简直窒息,不是黎行之压着他的肩头怕是要忤逆反上。
  而黎羲浅连着身子都没有起来,淡淡朝着荣和太子的方向点点头示意了自己的身份,随即继续夹着吃食。
  蝶韵公主放下筷子声音清细:“怎么妹妹如此好看,姐姐如此平淡,不过倒是柔和的很,大哥觉得如何啊?”
  石玉月拿着筷子的手微微打着颤抖,只是听着耳边冷冷的轻笑:“蝶韵公主似乎极其为你家太子殿下着想,手都伸到大周来了,怎么黎大小姐的模样,在你明国已经是顶尖拔萃的?要不要本侯送你几个美人洗一洗眼睛?”
  **帝责备了声音随即正色:“若是荣和你有这个打算,朕让伯儿给你甄选几位?”
  蝶韵丝毫不管荣和太子的处境,继续起来:“既然是夺魁了,必然是有看家本领的,反正这宴会无聊的很,不如玩玩投壶?”
  投壶的确是家家户户孩子都会的游戏,既然人家不想看歌舞,换个玩耍的也是正常,来者是客,**帝摆摆手,便是开口:“既然如此,太子??????”
  话音直接被站起来的蝶韵公主打断:“黎家小姐,你敢不敢和较量较量?”
 
 
  ☆、第223章:明国朝贡宴3
 
  大周的人不知道蝶韵嘴里的投壶到底是个什么意思,黎羲浅却是清楚的不能够,上一世在明国为人质的时,这位公主殿下便是时常扯着她玩那刀光剑影的投壶,用人做壶,利箭为投,手里捧着恰好能共箭头过去的大小,每次她都会被中伤,那伤势很浅薄,几乎一夜就能愈合,却是每日都如同凌迟处死一看阁这她的肌肤,而后再换她去,她为人质,哪里敢得罪那些明国公主皇子们,只能假装失手,连着他们的衣角都不敢沾染。
  谢长语自然知道蝶韵公主嘴里的投壶是个什么意思,还未开口,石玉月已经扯着她的腰带对他警告摇头,若是这种宴会他出头护着黎羲浅,才是将她推到风口浪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